河北蔚縣對張順傑的迫害:爐鉤子燒紅燙手 煙頭燙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日】張順傑,男,40歲,河北省蔚縣蔚州鎮南關東人。99年7.20中共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張順傑因堅持信仰,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和營救同修遭受了殘酷的迫害。

2000年6月,張順傑進京證實大法,說明真相,在天安門廣場邊一路岩石上坐著休息時,被便衣惡警強行綁架到一悶罐車上,車上的惡警強迫張順傑舉起雙手,掀起他的上衣,在他的胸肋部用拳猛擊,連續打了四、五陣,打了足足20多分鐘。惡警打人,表面看不出傷痕,而身體內裏卻翻江搗海,痛苦不堪,造成內傷。因他堅決不說出姓名,惡警便將他攆下車來,張順傑回家後,壓水時胸部不敢用力,晚上還無緣無故的吐血,睡覺就在枕邊墊上衛生紙,之後幹不了重活,在建築工地上砌磚,(張是泥瓦匠)鼻子還經常淌血,只好改行幹輕一點的活,買了一輛舊摩托車跑生活。

2002年農曆正月十四晚上,張順傑在營救本地一名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時,被一夥人(後得知是蔚縣西合營西合大隊、蔚州鎮派出所、縣城西關村委會人員)追至家中,他們狠命的撞門,往院子裏扔石頭,後闖入家中,將張順傑強行綁架到西合營鎮西合大隊隊部。

西合營鎮僱用人員高德全對張順傑猛打耳光,西合大隊書記王綏拿掃帚柄往他的手背上猛打,威逼他承認是否營救大法弟子和說出被營救大法弟子的下落,接著他們又將他推到一間屋子裏,拉滅燈,一夥人圍著毒打,打倒了拉起來再打。如此直打到深夜2時,這伙惡徒打累了,又將張順傑劫持到西合營鎮內一間屋子裏,把他銬在一個桌子上,既站不起來又蹲不下去。

早晨上班後,鎮上惡人王喜珍用捅火的爐鉤子,往張順傑身上猛打,隨後又把爐鉤子燒紅往他的手上燙,至今張順傑的手上還留有很多被燙的傷疤。西合營鎮長賈仲成用煙頭往張順傑的臉上擰著燙,還拿起暖壺將開水往張順傑的頭上澆,當時頭髮即被開水燙得一綹一綹的。一個身穿司法衣服、個頭不高的人叫囂:「我們會把你家害的漏湯漏水的!」

上午9點多,一名鎮派出所惡警讓張順傑懷抱一把椅子,用銬子銬住,拿起一根非常粗的電棍,撩起張順傑後背的衣服,往身上猛電,伸到褲襠裏電,還插到嘴裏電,嘴唇被電的焦糊,隨後又把張順傑的手擰到後邊去,反手銬上,讓他痛苦不堪。

中午又把他銬在鎮院子後邊的電線桿上,張順傑絕食抗議迫害,派出所倪某用鏈子手銬往張順傑的腰部猛打,惡警王某拿一根電棍對他狠命的打,電棍被打斷,打成兩節。

下午接著打,王某拿一本書放到張順傑胸口練拳擊,又拿書往他面部打,打的鼻子嘩嘩淌血。如此惡人還不罷手,又拿一根楊木棍子打,棍子打斷後,拿尖的一端往張的胸部猛戳;還拿一個重物往腳上砸……還往張順傑的胸口灌涼水,當時正值數九寒天。

到了晚上張順傑被打得幾近昏迷,手背被打得腫的老高,手掌、身上被燙的、電棍電的一片一片,渾身到處是傷,身上不斷的出汗。他們害怕了,叫來醫生給張順傑摸脈,心臟出現不正常跳動,此前張順傑沒有心臟病。

第二天警察讓家裏拿出5000元錢贖人,家屬來後看到親人被折磨成這個樣子說:「我們的人沒犯法,被你們打成這樣,還要錢,我們沒有錢。」他們見詐不到錢,便把張順傑又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也遭到了各種形式的折磨,比如:在一間屋子的地上潑上涼水,讓人把張順傑脫光衣服爬在地上,用新鞋底往張順傑的臂部猛砍,名曰:「刀削麵」,把頭按在便桶裏……50多天後警察勒索了近5000元現金才把人放回家。

2002年10月底,邪黨十六大前夕,蔚州鎮派出所聯防隊范某帶人又闖入家中綁架張順傑,在家門口將張順傑截住狠打一頓後綁架到聯防隊,銬在暖氣上兩天兩夜,後又關進縣610辦的洗腦班折磨20多天。

幾年中連續不斷的非人折磨迫害,使張順傑的身體受到了嚴重的損害。在2005年正月,張順傑在家中突然昏厥,送到醫院拍片,是大面積腦出血。由於大法的超常和煉功人的正念,此次恢復的較快,連醫生護士都說是奇蹟。

此後張順傑又多次無緣無故的在家中或在路上出現昏厥,給正常的幹活和生活帶來了嚴重的影響。一個很好的人就這樣被邪黨給迫害成了這樣,他妻子沒有工作,還有三個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撫養。

希望善良的人們從張順傑遭受的迫害中認清惡黨的本質,共同幫助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