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瑞的期盼(圖)


【明慧網2005年9月26日】張家瑞現在已經十歲了,在大慶石化總廠第一小學上小學四年級。小家瑞長得眉清目秀,善解人意,是個人見人愛、非常懂事的孩子。

在家瑞上小學一年級(六週歲)那年的寒冬臘月,家瑞的媽媽發高燒,體溫高達39.8℃。媽媽一整天躺在床上,處於昏迷狀態;等清醒過來後,想起自己躺了一天,孩子一天也沒吃東西。她流著淚問守候在床前的孩子餓不餓,孩子說:媽,我好餓啊!無奈媽媽沒有一點體力,起不來。家瑞說:媽媽我給你買藥去!──家裏沒有錢,連兩毛錢的零錢都算上才湊足了的買藥錢。

就這樣,晚間從沒單獨出去過的六週歲的孩子,在九點多鐘的漆黑夜晚,冒著嚴寒、忍著飢餓、克服著恐懼,給媽媽買回了青黴素藥。也是這一年,在媽媽多次無力掙扎起來做飯後,孩子學會了做煮粥、煮快餐麵、大米飯炒雞蛋等簡單的飯……


張斌與兒子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思念爸爸的張家瑞

張斌兒子寫的求助信

家瑞的父親張斌,38歲,曾就職於大慶石油化工總廠化工三廠,因修煉法輪功,2004年12月遭綁架,目前被關押在綏化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在那裏被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被施用酷刑,雙手手心雙腳腳心均被電焦糊……

「希望好心的叔叔、阿姨幫助我救爸爸回家,我想爸爸!」這是大慶石化總廠第一小學上小學四年級學生張家瑞心底的強烈渴望與期盼!孩子的父親張斌又何嘗不想回家呢?

1998年初,張斌有幸接觸到法輪大法,這也成了他一生最大的轉折點,那真是脫胎換骨的變化!張斌以前由於家裏的嬌生慣養沒有生活自理能力,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只知道接受別人的照顧,卻絲毫不懂得照顧、體貼他人。妻子剖腹產手術的當天,他竟然只顧貪玩半夜12點以後才趕到醫院,還染上了抽煙、酗酒等惡習,一天兩包煙的量可謂不小。妻子住院他護理的八天期間,病床底下一排排的啤酒瓶子曾被人們傳為笑談。不良的生活習慣導致他身體消瘦,體質極度虛弱。1997年妻子成慶蘭在無法再忍受的情況下與他離了婚,當時1歲半的兒子歸張斌撫養。

1998年初,張斌接觸到法輪大法,在短時間內戒掉了煙、酒,身心變得健康,能處處為他人著想,與他相處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善良、平和,從他身上再也看不到一點先前生活頹廢的影子。他盡心盡力的照顧著兒子生活,盡到了做父親的責任,父子倆相依為命,日子過得安穩平靜。

99年7月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那場鋪天蓋地的狂風暴雨過來後,張斌就再也沒有安穩的生活了。身心受益,明白人真正生存的意義的修煉人不會因為無端的造謠誹謗而對自己的信仰產生任何懷疑,他一直是堅定的衛護著大法,去北京上訪,向人們講清迫害真象,也一直是遭受著迫害:1999年年末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2000年被非法送大慶勞教所勞教一年,2000年末被單位強制解除勞動合同,獲釋後又被不法警察騷擾,被迫帶著當時只有5歲的兒子流離失所。

小家瑞跟著父親過了幾年顛沛流離的生活。到了上學的年齡,由於張斌無法正常照料孩子,擔心影響孩子學業,母親成慶蘭顧不上自己極差的身體狀況,又將孩子接管。成慶蘭身患心臟病、腎結石積水、頭暈、低血糖等症,身體說不能動就不能動,說虛脫就虛脫,又無工作,孩子上學費用又高,母子倆度日非常艱難。

小家瑞的母親生性要強,不願接受別人甚至自己親人的接濟,一直是自己盡自己的最大努力撫養著孩子。小家瑞也有著極強的自尊心,不願意白吃人家東西,寧可在家裏啃快餐麵也不要到姥姥家去吃飯。媽媽問他:為甚麼不去姥姥家吃飯啊?小家瑞反問媽媽:大姨給姥姥拿錢了,誰誰給姥姥錢了,誰誰給姥姥買甚麼東西了,你給姥姥甚麼了?說的大人也跟著心酸。後來在姥姥、姥爺等親人的一再做工作後他才不再堅持。小家瑞在生病的時候問媽媽:媽媽,我好想爸爸啊,你想不想爸爸,我怕自己不行了,我還能見到爸爸嗎?

小家瑞在不明真象的人群中及各種環境中還經常受到歧視。有一天家瑞回到家來咬著嘴唇不說話也不吃飯,媽媽發現孩子的嘴裏的肉破爛了往外翻著,心疼的抱著他哭著問:這是怎麼回事?小家瑞也流著淚說:媽媽,我告訴你,你可要答應我不要去找老師啊!原來是因為小家瑞學習不好,不明真象的老師批評他,還污辱他說:你爸爸學法輪功學傻了,你跟你爸爸一樣,也傻了。還推搡他,導致小家瑞的頭碰到講台上,磕破了嘴唇。

2001年小家瑞到了上學年齡時,其母成慶蘭將他接管並儘快辦理了入學手續。張斌是一個修煉人,他也有普通人對家人、對孩子的感情,他也想對父母盡孝,對兒子盡父親應盡的義務。流離失所期間,每逢年節、孩子的生日,張斌總惦記著給孩子買點小禮物,看看孩子。在有消息透露警察要想趁他探望孩子的時候綁架他的情況下,孩子生日時,他把事先訂好的生日蛋糕輾轉委託別人帶去給孩子。

一次看望孩子回到住所後,張斌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孩子的母親為了撫養孩子,拖著本就患病虛弱的身體一天只睡三個多小時的覺,身體嚴重透支;兒子性情變得憂鬱、身體消瘦,疲於奔命的母親那段時間又常常無暇顧及孩子;父母本都是大專院校畢業,孩子的學習成績卻落為倒數第一……痛哭過後,張斌照常做著該做的事情,把痛苦深深的埋在心裏。

看到家瑞母子倆窘迫的生活,張斌默默的盡自己有限的經濟能力,買來了米、麵,留下了一點錢……每逢到了同修家,看到無論是幼兒班、上小學的孩子,他都要抽出一點時間陪他們玩一會,玩得極投入,就像是孩子中的一員。同修佩服他的耐心,他笑笑說:我帶過孩子。神情中顯露出父親對孩子的慈愛。

小家瑞經歷了他這個年齡不該經歷的一切,多了些他這個年齡不該有的沉默,還時常默默流淚。

還有多少像小家瑞這樣的無辜孩子在這場迫害中深受其害,還有多少個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記載了這一人世滄桑的歷史啊顯得格外沉重。

如果人間沒有了正義、沒有了道德、沒有了崇高的信仰與追求,那下一代、再下一代人面對的將會是怎樣可怕的一個人文環境呢?如果人們都明白了真象,都來譴責、制止這場迫害,那小家瑞和父親團聚的日子就不遠了!

相關電話:

黑龍江省勞動教養工作管理局,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漢廣街
郵編:150080 電話:0451-633-4371 0451-86334371
局長: 張治安 白天--0451-82726600(白天--0451-82726608) 晚上--0451-86245607
副局長: 鄒賢寶白天--0451-82728756 晚上--0451-86312209
向副局長 :白天--0451-82708756
馬副局長: 白天--0451-82726341
李副局長:白天--0451-82703748
王副局長 :白天--0451-82703940
史副局長: 白天--0451-82703959
陳玉茹 :白天--0451-82728749 晚上--0451-84617051
馬在民: 白天--0451-82726341 晚上--0451-82647148
管理處長 :劉志孝 白天--0451-82703961 晚上--0451-82549898
教育處長 :賈士忠 白天--0451-82706503
綏化勞教所郵編:152054  區號0455
地址:黑龍江省綏化市直北路192號勞教所
有關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惡警們的姓名、職務作一概括:
1、綏化勞教所是省直單位,隸屬黑龍江省勞教局。
2、綏化勞教所由行政機關、管教大院、企業三部份組成。
3、綏化勞教所總機是:8353860 8355907
所長分機是:8001
副所長及副政委分機是:
8002 8003 8004 8005
二大隊(分機號)8043 8004
政治處:8008 8009
紀檢:8007
管理科:8031
教育科:8033
綏化勞教所所級領導:
許建生:手機:13945503188 電話:0455-8359618
張智慧:手機:13704551999 電話:0455-8313718
孟 岩:手機:13804868771 電話:0455-8221861
紀 楓:手機:13359911117 電話:0455-8322498
張忠山:手機:13199002602 電話:0455-8221861
呼 生:手機:13504552418 電話:0455-8221861
以下四名是綏化勞教所、教育科、生活科等的科長:
康貴新:手機:13845580786 電話;0455-8310786
楊 臣;手機:13945531962 電話:0455-8263501
石寶泰:電話:0455-8880398 0455-8367601
孔繁東:手機:13091556763 電話:0455-8367604
叢漢東:手機:13339457444
警察:
楊波:黑龍江省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惡徒。手機號:13089960004
高忠海:現任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的教導員。電話0455-8323562
陳新龍 :現任一個中隊的隊長 電話:0455-8221587
范曉東:副隊長 電話;0455-8261026
曾令軍:中隊長。 電話:0455-8262904
刁雪松:中隊長。 電話:13845540772
龍奎斌:中隊長。 電話:13836411082
劉 偉:中隊長。 電話:0455-8322484
金慶富:電話:0455-8866278
賈王鵬:手機:13836434820 電話:0455-8354764

大慶石化第一小學電話
校長0459-6755304(單位) 0459-6231973(宅)
書記0459-6759676(單位) 0459-6251536(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