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班的罪惡

【明慧網2005年9月24日】洗腦班是迫害大法學員的黑窩,也是邪惡賴以生存的地方。許多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遭受折磨,給自己、親人、眾生帶來重大損失。現在洗腦班邪惡在不斷的變換招術,每次關6-8個大法學員,強制洗腦轉化一個放一個,學員互相之間很難見面,到處充斥著邪惡的談話、歌曲、電視、書籍。

邪惡人員最怕明慧網,因為明慧網報導了大量邪惡折磨學員的酷刑、手段,所以現在的主要酷刑是不讓睡覺、罰站。強制不讓睡覺時,不法人員還胡說:「沒給你動刑吧,明慧網報導的都是假的」。有幾個表面看曾經很「堅定」的人在洗腦班走向了反面,一個猶大曾說:除非你們瘋或者不行了,肯定要懲罰。

洗腦班完全沒有人性。對絕食的學員,手段更陰險,多捏鼻子撬嘴,故意長時間捏住不放。惡人曾說:我們只撬嘴,不像明慧網報導的說插胃管,灌辣椒水。其實現在灌的是醋、酒之類的,不停的往鼻子、嘴裏灌,嗆的非常難受,人都快窒息死了。對他們認為「頑固」的堅定學員,等其他人屈服了,再搞車輪戰。惡人曾說:「××黨有的是錢和人,有的是時間,不怕你頑固。」然後白天猶大強制洗腦,晚上工作人員強制你熬夜,搞的人精疲力盡。

我被非法關押後,每天請師父加持我,正念很強,每天房間死大量蚊子之類的黑東西。當一關沒過好時,我堅定自己,即使這關沒過好,也要繼續修,時時警醒自己。因我沒衣服換,惡人曾給我一件衣服,我感動的流淚了。轉念想,正因為自己有情,邪惡才會這樣考驗我,我怎麼能因為幾元錢的東西被惡徒虛假的情污染?所以決不被利益所動。但是在殘酷的不讓睡覺的折磨中,在隨大流的人心中還是妥協了。這裏鄭重聲明自邪惡迫害以來所做的對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廢。從新修煉

有一個怕心很重的學員被非法關入洗腦班,我怕他出賣我,反覆默念:只要你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慢慢心靜下來了,反思自己為甚麼私心這麼重,眾生我們都要救度,為甚麼把自己的同修推向邪惡一邊?說不定師父安排讓我幫他加強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破除邪惡的迫害。這樣一想,師父給了我們一個幾秒鐘見面的機會,我說:幸虧我們沒聯繫啊。做了一個堅定的手勢,他沮喪的臉一下子有神了,說:是。後來我悟到:只要有一點正念,師父就要管。在邪惡環境裏,不管多難受,精神壓力多大,頭腦多沉重,只要背法,頭腦一定會清醒起來。

現在邪惡之徒更邪,還逼迫交書、出賣他人。最惡毒的一招是強迫罵師父。有人受不了罵師父、出賣他人而產生的自責痛悔而再也不敢出來,所以師父說邪惡的根本目地是毀滅眾生。洗腦人員多是主動協助邪惡的,而且有的人為了顯示自己「工作」積極,故意套話,把學員說的全部向邪惡彙報。特別是談話有「九評」或明慧網的內容,不法人員死死追查,就是想破壞資料點,所以在洗腦班講真象要慎重,不要涉及大法學員中具體的人、時間和地點,可以重點講大法好,並用歷史事實揭露惡黨的流氓本質。

跟猶大接觸一定要小心。一些猶大,除了這張人皮,也是被邪惡爛鬼支撐著,已經非常凶殘、狡猾。大法學員為了挽救他們,給他們東西看,他們並不拒絕,也不說煉不煉,只是告訴610,然後610直接抄家、抓人。很多學員被無緣無故迫害就是這樣造成的。有的學員很不理智,被猶大出賣了不吸取教訓,造成更大損失。有個資料點就是這樣被破壞的。在洗腦班幫兇的猶大,每天以所謂的「上課」、「作業」等手段強制學員罵師父、誣蔑大法及明慧網。它們談話時,故意說,別人看我們掉下去很可惜,你怎麼不幫我們?你和哪些人有聯繫?然後誘導問你看了「九評」或其它東西沒有。

洗腦班一般30個幫兇人員,而大法學員只有5-6人,表面看5-6人對付一個學員是浪費人力,實際上邪惡在「精打細算」,因為一個大法學員在外面不只救度5、6個人,而是50、500、5000或更多。當然也說明邪惡確實不行了、支撐不住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