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7年來不同時期過「病業」關的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日】我是一名大學老師,今年57歲。1998年得法。煉功前我有十幾種輕重不同的疾病,長期藥物不斷,臉色蠟黃、頭暈、體弱、疲憊不堪。拖著這樣一個身體,還要完成繁重的教學和科研任務。說來也是機緣,我竟是為了晨練不出汗,不用沖洗就能上班而煉了法輪功。萬萬沒想到《轉法輪》中的高深法理深深的吸引了我,連續看了三遍《轉法輪》和所有能得到的資料。這時身心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修煉7年來沒吃過一粒藥,由一個多病的身體變得非常健康。周圍人都說我變了一個人,年輕人說我一天到晚用不完的勁,有時還來例假,上街買衣服別人都說我在45歲以下。

今天的狀態是來之不易的。在修煉過程中,心性關過的好,「病業」關就會少。心性關過不好,過「病業」關就比較難,它們是相輔相成的。其實對「病業」問題,師父多次講法中都反覆、具體、明瞭的闡述過。由於每個人有不同的修煉道路,又有不同時期的正法形勢對修煉人的不同要求,所以使得有些「病業」關過得容易;有些「病業」關過得很艱難;有些「病業」關甚至很難過去。我親身體會到關鍵問題是:修煉人學法的深入程度和能否緊跟正法進程是問題的關鍵。只要用法嚴格要求自己,時刻意識到自己是煉功人,一切關、難都能迎刃而解。

下面談一下我自己在「病業」關方面,跌跌撞撞所走過的修煉道路。

一、煉功初期──忍

剛開始讀《轉法輪》像看小說,只想研究研究法理,並不相信煉法輪功還會好病。可事實讓我完全折服,曾記得第一次晚上去學煉功動作,在水塘邊,很冷。心想今天肯定會復發重感冒和鼻炎,可回家後卻一切正常。因此我對法輪功產生了好感。這時,我還在反覆發作一種具有10多年病史的某種黴菌感染,這種病菌非常頑固,一直無法根治,內褲都是用沸水煮後再穿。煉功半月後又發作,奇癢難忍,紅腫皮爛。我丈夫是個醫生,讓用藥。我說:我們書上講了,這不是病,「難忍能忍」,我能忍。當時是晚上11點多鐘,說完就睡著了。第二天就奇蹟般的好了,直到現在從無復發過。這真是書上說的:老師把病根去掉了,自己再承受一些,所出現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我想法輪功真不一般,書裏說到做到,每天認真學法煉功,身體變化很大,精神狀態完全變了樣。沒過多久的一天早上,胸口又堵又痛(原來有過心動過速),一陣陣又吐又拉,說不出的難受味道,眼淚直流。丈夫讓去醫院,我不同意,他又給我按摩穴位,我把他一把推開。因為這不是病,是消業。堅持不用常人的任何辦法,我相信大法,相信自己能夠吃得苦,忍、忍、忍,一定能闖過這一關。到下午3點鐘,丈夫看著我難受的樣子實在不忍心,自己的那麼多治病方法在我身上竟無用武之地,他沒有任何辦法。就給我放「普度濟世」的磁帶,一會我就睡著了,醒來後,全身非常舒服,吃了蘋果,吃了飯,晚上一切正常,送客人上下5樓腿不軟心不跳。按書上的要求做,「忍」使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我不把一切「不適」當成病,寒冬肚子痛照樣喝冷水;胸口長瘡不管它,嗓子啞說不出話照樣上課,教學效果還很好。只要身子能拖得動,工作不停,家務活照樣幹,再難受也堅持不讓別人照顧。因為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沒有我過不去的關。之後家裏人總埋怨我為甚麼不告訴他們。

二、忍,去除執著心

隨著不斷的學法,明白了在「病業」來時只「忍」還不行,還要找自己的執著心,把它去掉。如一次,出現了急性腸胃炎式的「病業」,連續腹瀉一天一晚,我照樣上班,第二天晚上,心慌、難受得厲害,大概醫生講的「脫水」就是這種狀態吧?這時我產生了怕心(因為在幾個月前,我們單位有一個常人得此病由於晚送了醫院而死去),擔心會出問題,動了去醫院的想法。但馬上發現是錯誤的念頭,是「怕死」的執著心,師父講了「不會出現任何危險」,有了這一念,奇蹟般的嘔吐和腹瀉停止,很快恢復正常。丈夫說要是常人,住院一週吊水消炎、吃藥也難恢復得這樣快。在這個階段中,遇到了幾次輕重不同的「病業」現象,都用「忍」和去執著心的辦法較順利的過去了關。

我已經修煉了一年,丈夫在注視著我,暗暗在研究我的一個個「病症」的徹底「根治」。多年來,他關心我,使用最好的藥和醫療方法給我治病,用各種辦法給我補養身體,可我的身體越來越差。為甚麼自從我修煉法輪功後,精力充沛,渾身是勁,有病不用吃藥、打針、就好,並且好的那樣快而不復發。他用醫學的觀點統統解釋不通。所以從1999年他也開始了修煉大法,6年多來他每天給病人治病,可自己從不吃藥、打針、手破皮也不塗一點紅藥水。可他的脂肪肝、椎間盤突出、肺炎等等疾病全好了,身體非常健康,病友說他身體好,醫德好,是一個好醫生。在這個階段我遇到任何事情,不只是忍,還要注意向內找,去掉執著心,都能走好每一步。

三、主意識強,正念足,鏟除舊勢力的一切黑手、爛魔和惡鬼

正法形勢飛速向前發展,大法弟子的擔子更重了,除了個人修煉還要進行證實法,助師世間行。這時我又出現了「病業」反覆,並比以前更重,又吐又拉,嘔出的食物和水的混合物變成淺紅色,拉出的為褐色,這一關過的真的艱難,到了實在難以忍受的地步,牙咬毛巾手抓床,一分鐘都不想呆了,只盼望早一點過去這一難。最終還是用忍、去除執著心和對師對法的堅信艱難的闖過了這一難。心想我的業力怎麼這麼大?「消業」怎麼那麼多?修煉怎麼那麼難?不能理解是為甚麼?以前過了的關,又出現反復,並且更重。後來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才明白原來是舊勢力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邪惡迫害,而我卻當成了「消業」在承受。讓邪惡鑽了空子。

開始我對舊勢力認識不清,對發正念似信非信,除惡不夠認真,又忙於工作,學法不夠,接連不斷的出現了身體不適的狀況,如發燒發冷、鼻炎、紅眼病等等。我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干擾,很著急。這段時間多次感覺到舊勢力的邪惡,黑手的存在,我心急且又無能為力,自問:怎麼就修不好呢?我的問題在哪呢?向內找啊!找啊!總也找不準。很困惑。

一同修提醒我:主意識要強,正念要足。點到了我的關鍵問題。我更認真學法、發正念、除惡,講真象。身體情況完全不一樣了,更精力旺盛的做著三件事。過了一段時間的一天,我一個人在家,突然肚子痛,蹲在廁所裏一陣,越來越厲害,兩眼發黑,渾身無力,天旋地轉,實在無法支持,想倒在廁所裏或者爬到門口叫鄰居送我去醫院。當時腦袋一振:我是甚麼人?我是修煉人,像甚麼樣子。閃現出最近的執著是:一位修得很好的同修,因「病業」關過不去而住進了醫院,我著急,便成了執著。接著高聲吼道:甚麼黑手爛鬼,敢來迫害我?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一切邪惡的東西必須馬上解體,即刻解體!即刻解體!並請師父幫我。這一念一正,身體馬上恢復正常,幾分鐘後,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我深深體會到:真是師父慈悲,大法無邊,威力無窮啊!

在師父重錘的敲打下,我逐漸成熟起來,學會了遇到問題時,怎樣去執著心,如何忍,有師在,有法在,舊勢力的甚麼黑手、爛魔和惡鬼我都能把它很快徹底消滅掉。我經常想,不修煉時我怕鬼,現在鬼怕我。身體健康,精力充沛,能更好的做好各項工作,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只覺的自己又回到了青少年時代。

四、鏟除惡黨邪靈和各個空間的邪惡因素

我能修煉這麼博大精深的宇宙大法是緣份,在隨師正法的道路上一定爭取走好每一步。可當觸及到自己的靈魂深處時又是那麼的不容易。師父向世間轉輪了,我想世間會有一個大的變化吧。可沒想到自己也得有一個徹底的更新,甚至脫胎換骨。2005年元旦在一個燈會上,我和丈夫用數碼照相機照了60多張照片,其中50多張有法輪,有些層層疊疊、密密麻麻,大小不一。不覺產生了歡喜心;對「九評」開始也不夠理解,覺得任何政黨都會有很多錯誤,不只是共產惡黨。由於跟不上正法形勢,又一度出現了嚴重的身體不適,發燒,發冷,咳得厲害,夜不能寐,持續的時間比較長,我用以上的方法都不能解決問題,鏟除共黨邪靈也不見好轉,又出現了吐血,指頭大的一砣一砣的紅褐色膿血,吐了4天。我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我從開始一直在找心性上的問題,一直在清除舊勢力的一切黑手、爛魔和惡鬼,為甚麼這一關就過不去呢?我苦苦的思索,終於弄明白了:師父不計任何政黨、任何生命過往之過,只看對大法的態度,對正法的態度。惡黨選擇了與大法為敵,神佛就要清除它。我一直生活在黨文化中,每個細胞都充滿著共黨邪靈因素,想一退了之,沒那麼容易。

回想起來,自己一直在謊言中生活,剛上中學就打倒劉、鄧,神經質的走過了10年文革,我一生在受矇蔽中做著錯事。修煉法輪功後,撥開了我的終生迷霧,認清了共黨邪靈的真面目,邪惡之首為了自己的權利,搞假、惡、鬥,為了滿足自己妒嫉心理,黑白不分,好壞顛倒。我明白這些後,從思想上與其徹底決裂,並且鏟除共黨邪靈在自身每個空間的邪惡因素。這時身體也恢復了正常。

以上是我修煉路上的一些真實體會,也是師父像帶小孩子一樣帶我走過的每一步。一旦跟不上正法形勢,就摔跤,就吃更多的苦。7年來儘管修得不順利,但無論有甚麼樣的「病業」都能走過來。

過好「病業」關看似自己的事,實際上與救度世人關係密切。我因開始「病業」關過得順利,愛人煉了功,兒子也信真善忍。有的親朋好友看我身體那麼好也來學。講真象往往以身體好為切入點,效果很好。去商店買衣服別人說我年輕,與實際年齡不符合。我說我是修煉了法輪功。別人問這個功真的那麼好嗎?就可以根據情況講真象。所以過好「病業」關,是修煉人的一個非常具體、非常重要而又非常現實的問題。下面根據自己修煉過程的體會和教訓談一點想法,也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五、「病業」來時修煉人反映出的幾種現象和應該注意的問題

(1)「病業」來時不吃藥、打針、去醫院,而用一點甚麼「風濕膏藥、按摩、大蒜子消炎等常人的手段」行嗎?我覺得首先是把自己放到了常人位置上了,使得「病業」現象加長,也是不能徹底去除「病根」的關鍵原因。稍有難受時就不知道自己是修煉人還是常人了,實際上是把師父給清理出來的「病業」又壓回去了。

(2)「病業」來時一邊吃藥、打針、住醫院,一邊加強學法煉功,甚至還做三件事。這不就是明慧網上一篇文章中所寫的「一手抱著佛,一手抓住常人」的行為嗎!這種現象只能說明對法的懷疑、不信。結果造成了「病業」的拖長和過關很艱難,也就是師父說的「意不堅 關似山」(《洪吟(二)》)。特別是天年到了而延壽修煉的老年學員,可能會造成更大的麻煩,甚至過不去關,嚴重的會給法帶來負面影響。

(3)「病業」來時只去醫院檢查一下。那不是還是把它當成了「病」嗎?否則你去檢查甚麼?自身業力可能造成奇奇怪怪的「病症」現象,檢查有重病了你怎麼辦?說到底還是對法不堅信。

醫院是個很複雜的地方,對修煉人干擾很大,吃藥、打針會把「病業」壓進去,現在不犯,今後犯,今後患起來更重。師父在不斷的給我們淨化身體,徹底把病根去掉,當然自己還要承受一部份,否則就等於欠債不還。那麼一難受就用常人的辦法把它壓進去,還怎麼修煉哪!

真正的修煉人「病業」來時應該做到以下的幾點:

1. 主意識要強,正念要足,堅信有師在,有法在,任何「病業」關我都能過得去;
2. 如果在法輪功裏解決不了的「病業」問題,任何常人的辦法(包括醫院)均不可能解決,所以對以上(1)-(3)的幾種現象連想都不要想,當然更不要做;
3. 堅持認真學法,向內找,反複查找當前自己最明顯的執著心,徹底放下它;
4. 鏟除舊勢力的一切黑手爛鬼、妖魔鬼怪;
5. 鏟除惡黨邪靈以及在各個空間的邪惡因素;
6. 還要有「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決心。儘量不驚動周圍的人,避免干擾更大;儘量堅持正常的做事。

另外還建議同修平日還要加一念:不管哪生哪世與舊勢力簽過甚麼約統統作廢;有的人往往忽視這一點,認為我沒有和誰簽過甚麼約呀!問題是簽過甚麼約你也不知道,用1─6的方法不解決問題時,有可能是簽過約的地方抓住你不放,造成了過「病業」關的難度。

如果以上幾點都做到了還不解決問題;或者遇到更緊急情況來不及思考那麼多,可請護法神幫助,可以敬請師父幫助或者反覆叫師父名字,還可以反覆念正法口訣。

「病業」問題看起來複雜,物極必反的時候真的很艱難,但確確實實是「不會出現任何危險」。去掉「擔心」和「怕心」,還要能吃苦中之苦,嚴格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真的會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病業」出現時,你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還是常人?你信宇宙大法還是信常人的一套和醫院?有的人說:「家裏的人一定要我去醫院。」這不是對你的考驗嗎?你很堅定,這一關就很快過去了。否則就很麻煩,住院、花錢還會給法帶來不好的影響。

只要對師對法堅信不移,在修煉道路上就會少受干擾,少走彎路,一切魔難都會被化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