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麗霞在馬三家遭受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19日】遼寧省丹東市大法學員盛麗霞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份好工作,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不法人員接連不斷的殘酷迫害中夫離子散,生命垂危。

2002年5月單位領導王允濤、趙勝晨逼迫盛麗霞放棄修煉,看達不到目地,就將她送到在當地教養院辦的洗腦班進行迫害。因盛麗霞堅持修煉,男惡警將她的雙手用手銬銬住,兩個電棍在其頭上、身上來回電。盛麗霞被放出時,雙手手腕青紫,無法活動,身上一道道青紫。

2002年9月夜間11點,惡警闖入盛麗霞家中,將她強行綁架至派出所銬在鐵籠子裏,只有二十個月大的女兒半夜醒來不見了媽媽,大哭不止。盛麗霞絕食抗議,被送至看守所提審室,銬在鐵凳子上定位六天六夜,二十四小時提審,不許睡覺。其間還遭到上大背銬、罰屈膝、強行灌食迫害;盛麗霞絕食十三天至生命垂危,家人將其保出。七天後,公安局以問點情況為由,誘騙盛麗霞家人將她背到公安局,再次將她綁架到看守所。

2002年11月盛麗霞被送到馬三家勞教院進行迫害。當時馬三家正在強制轉化堅定的大法學員,開始是恐嚇,然後是不讓睡覺、罰蹲、罰站,達不到目地就送到「幫教團」。幫教團實質就是馬三家雇佣的打手。

盛麗霞被送到瀋陽幫教團,幫教團的男犯強迫她坐大法書,她不從,他們對她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毒打,大耳光打得啪啪作響,打累了,把盛麗霞使勁往牆上一摜,她的頭狠狠的撞到了牆上,昏了過去,他們掐人中好長時間她才緩過來。幫教團的一個男惡警看她躺地上,又上前踢了她幾腳。盛麗霞絕食抗議被帶回,又被強行以打坐姿勢用繩子捆綁上定位10個小時,後來又將她的雙腿盤上擰成麻花捆上,致使盛麗霞一個多月無法正常行走。

2003年1月因盛麗霞堅持修煉,惡警薛鳳將她帶到隊長廁所,雙手反到背後用手銬銬上,用另一隻手銬銬在這隻手銬上,吊在暖氣管上。由於盛麗霞個子矮小,一下懸在空中,鐵手銬勒進手腕,疼痛鑽心透骨,手上現在還留有手銬印。

2003年5月又一輪強制轉化,盛麗霞被關在二樓隊長廁所,因不配合邪惡,呼喊「法輪大法好」被推倒在廁所地上。由於已經好幾天沒讓睡覺,盛麗霞已經筋疲力竭,倒在地上起不來,在又冷又潮的廁所地上躺了一天一宿。第二天早上,惡警薛鳳用膠帶將盛麗霞嘴封住,雙手反背到背後用手銬銬上,趁學員下樓吃飯時,將她抬到一樓倉庫繼續迫害。她們用繩子在盛麗霞胸口捆幾道狠狠勒住,腳尖著地吊在暖氣管上,抓住她的頭髮狠狠往牆上撞,打她耳光,致使她呼吸困難,近乎昏迷,小便失禁,全便在褲子裏。之後每天只讓盛麗霞睡四、五個小時,白天強迫她勞動,幹的都是有毒的活,有時超體力超強度勞動,在殘酷迫害下心臟出現病態。

2003年12月又是強制轉化,這一次時間更長,迫害更殘酷。盛麗霞被送到本溪幫教團,他們將她雙手一上一下背到背後用手銬銬上,雙腳以打坐姿勢盤上用繩子捆住,把頭和腳用繩子捆在一起,整個成一個球型,然後放到大法書上。致使她手臂拉傷,心臟出現嚴重問題。之後盛麗霞經常出現心動過速,昏迷,休克。

2004年4月末盛麗霞心臟病發作,被抬到醫院,惡警任紅讚強行注射不明藥物,盛麗霞想去拔針頭,惡警任紅讚死死摁住她的雙手,胳膊肘頂住她的喉管,使其幾乎窒息,渾身抽搐不停。後來盛麗霞被關在廁所。

2004年12月一同修給盛麗霞經文被惡人發現,惡警任紅讚強行搜身,搶走經文,盛麗霞高呼「法輪大法好」,被惡警黃海燕送到小號冷凍並且加期三個月。當時剛下完雪,天氣異常寒冷,小號開著窗,和外面一個溫度,盛麗霞沒穿棉衣,凍得瑟瑟發抖,半夜腿肚子抽筋,而且在這關禁閉十天中不准洗漱,一天三次廁所,吃窩頭鹹菜,喝廁所大桶裏不知放了多久的水。

從小號出來後,盛麗霞絕食抗議迫害,被強行野蠻灌食。灌食的惡警曹大夫極其殘忍,在盛麗霞的兩個鼻腔、口腔裏亂插,鼻腔、口腔全部插破,折騰了半個小時才勉強把管插到胃裏。這邊往鼻管裏灌著食,那邊鮮血順著鼻管不停的往下流,淌了一地,拔管時,又吐出很多血。灌一大盆半生不熟的苞米糊,脹得人胃很痛,反酸。一天灌兩次食,一次20元,鼻管和針管另算錢,由隊長直接從盛麗霞的錢卡中扣除,這邊迫害著大法學員的肉體,那邊搶著大法學員的錢,流氓都被她們耍盡了。

盛麗霞絕食第十八天,身體已經虛弱不堪,家人來探視她,看她身體特別不好,就去找所長蘇境要求檢查身體,蘇境表面答應,一看她吃飯了,再不提檢查身體,對其父母避而不見。後來盛麗霞父親找到蘇境,要求她們對其女兒被迫害成這樣負責任,蘇境態度蠻橫的說:「你們願意上哪告上哪告。」將她父母推給大隊長王曉峰。馬三家對大法學員行惡都是所長指使大隊長、隊長縱容惡人所為,她們做賊心虛,表面挺兇,內心懼怕,王曉峰當時答應她父母給她辦理保外就醫,但是等她父母一走立即變卦。

臘月二十九,周玉珍、魏豔華等多名大法學員被非法判刑。面對同修被迫害,盛麗霞高呼「法輪大法好」、「迫害大法學員有罪」、「停止迫害大法學員」。下午,惡警黃海燕把她叫出去,從後面上來四個男惡警,一下子就把她撲倒在地上,連拖帶拽把她送到小號。一路上,盛麗霞一直喊「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學員」。

到了小號,惡警強行將盛麗霞的雙手一邊一隻銬在鐵椅子兩端定位。一男惡警朝她的胸口狠狠的踢了一腳,並且惡狠狠的說;「你再喊,喊,我就打你。」盛麗霞衝著他高喊:「迫害大法學員有罪!」惡警又上前狠狠的抽了她幾個大耳光,她仍然高喊「迫害大法學員有罪!」惡警悻悻的出去了。

第二天是臘月三十,農曆新年了,人們都沉浸在辭舊迎新的喜悅中時,盛麗霞和另外四名大法學員卻被關在小號遭受殘酷的折磨。小號非常冷,盛麗霞被定位在鐵椅子上不能動,睡覺只能坐著,而且小號裏二十四小時用高音喇叭播放震耳欲聾的超強噪音,使她們無法睡覺,對她們精神實行強刺激,實行慘無人道的迫害。

盛麗霞被強烈的噪音刺激的心臟病發作,昏迷過去,而毫無人性的惡警依然用高音喇叭播放超強噪音,完全不顧她的死活。十天後從小號被放出 ,盛麗霞已經被折磨的虛弱不堪。她不配合邪惡,不穿囚服,惡警黃海燕強行給她往身上套,她就往下脫,在黃海燕的撕扯下,她心臟病發作,渾身抽搐不停。而後,她又絕食抗議迫害,五天之後,闖出魔窟,但是已經被折磨得心力交瘁,身體虛弱,奄奄一息。

盛麗霞所遭受的迫害只是馬三家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的冰山一角,在接連不斷的殘酷迫害中,很多大法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傷。盛麗霞回家後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正常。馬三家惡警罪惡滔天,將迫害揭露出來,讓世人了解迫害真象,同時也警醒惡人,善惡必報,不要再助紂為虐,不要再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善惡到頭終有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