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監獄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18日】

1. 不讓睡覺。進了監獄不「轉化」就不讓睡覺,清華大學的董延紅8天8夜不讓閤眼,做洗腦工作的貪污犯劉愛華都說:這樣不行要死人的。猶大李小兵說:沒事,死不了。她們這樣的打個瞌睡頂咱們睡一宿。懷柔縣的張國蘭40餘天不讓睡覺,直到有一天從凳子上摔下,前額摔破(睏得不知道用手擋)。才讓從夜裏12點睡到5點。20多歲的外語教師周孜兩個月不讓睡覺。而做洗腦的猶大們每天三班倒,不斷的向大法學員灌輸邪悟的東西。

2. 精神壓力。因為大法學員不「轉化」或出現反復,警察就對犯人實行嚴管(改變作息時間、不准娛樂等),普犯就遷怒於這些不「轉化」的人。另外監獄減刑靠掙分,做轉化工作的人都是滿分,而且不幹活,而其他犯人很難掙到滿分,他們的怨氣也撒在這些不「轉化」人身上,大喊大叫大罵甚至大打出手,大法學員的處境可想而知。朝陽區的史桂琴不「轉化」,警察帶著她沿著樓道到各班門口站著,聽大家的「幫助」,犯人在警察面前爭著表現自己那真是喊聲震天、唾沫星子亂濺,污言穢語不堪入耳。殺人犯唐捍東公開打史桂琴耳光。

3. 肉體折磨。平谷縣優秀教師龔瑞平堅決不「轉化」,猶大分子李小兵、虞佳等人採用搧耳光、用筆戳手等方式折磨她,惡警席學慧(打死董翠時的值班警察)、陳靜在區長田風青指使下,把龔瑞平帶到樓後平房(在這個地方整人樓裏聽不到聲音),把龔瑞平摁在地上兩個人一人拽一條腿向兩邊劈。使龔瑞平近一年走路不正常。趙志升被武丹(邪悟者)打得口鼻流血。趙秀環的腰被彎成90度兩個人騎上去。年近70歲的老人岳昌志來的時候腰板直直的,被「轉化」幾天後彎成90度,痛苦不堪。北京大學的袁林被「轉化」後一瘸一拐,不明真象的普犯都以為來了個瘸子。石景山區的李麗因為堅決不「轉化」被罰站折磨的雙腿腫脹,痛得兩個月了都不能正常睡覺。

4. 用雙盤方式折磨。2002年來了3個610(猶大),其中一個男的是李小兵的丈夫徐某某,兩個女的一個姓藏,他們出主意不「轉化」就捆著雙盤,甚麼時候「轉化」甚麼時候鬆開。說甚麼幫助你們煉功,許那被盤十多個小時,劉秀琴、吳蘭蘭反覆時被盤6、7個小時,趙玉敏以前只是單盤被強迫雙盤,痛得衣服都濕了。近70歲的岳昌志不怕盤腿,他們一看這著不靈,就改罰站。

有些法輪功學員向監獄局反映警察侵犯人權,第十分監區區長鄭玉梅在大會上無理叫囂:有些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侵犯了人權,你們不是修佛的嗎,那就不是人了,不是人你要甚麼人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