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我身邊親人因詆毀大法而遭報的實例

【明慧網2005年9月17日】

(一)

我的親戚(大姑父)是山東某村的一位普通農民,7.20之前洪法時,曾給他一本《轉法輪》。1999年7.20之後,在江氏集團的謊言矇蔽下,因自己害怕,就把大法書撕得面目皆非了(前面撕了好多,後面少了些),結果導致他自己在幾年前便好似中風,直到今天越來越厲害。現在他的腰彎得致使頭快到了地,手整天哆哆嗦嗦,生活不能自理,連最起碼的生活也需要我姑母照顧。

(二)

我的表哥(姑父的兒子),7.20之前曾看過大法的書,7.20之後也因受江氏集團謊言的矇蔽,把書都上交給了當地政府,之後到現在又改修所謂「佛教」,還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結果在今年6月份的一天白天狂風暴雨、電閃雷鳴的時候,一村民看見一火球形狀的東西,速度比人步行稍微快一點,忽忽悠悠的到了他家,在他家的南屋、北屋(農村接近四合院)幾乎是繞了一週後在他家南屋頂上炸開,當時幸虧家中無人,未傷及人命。後發現他家的電器全部被雷擊毀,南屋上的瓦幾乎一片未留。

(三)

山東某學校的一名小學教師, 7.20時在江氏集團鋪天蓋地的謊言矇蔽之下,她執行所謂的高壓政策,在她所任職教導的班級裏(大概一、二年級)對一群無辜的孩子們灌輸了很多對大法不好的話,甚至自己主動編寫誣蔑大法的兒歌教孩子們唱,還以報告形式及帶領孩子簽名等等(平時在班級裏的各種所謂囑咐、保證等做了很多)。從7.20至她退休前的幾年裏做了很多對大法不敬的事。自從她退休,身體開始不好,至今快兩年了。兩年之中越來越惡化,表現上是消化系統有病,不能吃飯,各大醫院用上了最好的儀器也無法確診到底是甚麼病,最後也起出了個所謂病狀名,然而卻沒有任何良藥能治瘀,只說這種病很少見。現在她仍在醫院裏,因不能吃飯靠打營養袋支持生命,身體已骨瘦如柴,肚子卻脹得好大,裏面的氣滿滿的,無法排出。經大法弟子講真象後,開始明白真象(並寫了嚴正聲明)。

奉勸善良的人們,「善惡必報」是天理,千萬不要反對大法或做對大法不利的事,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