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16日】師父在2001年1月1日發表了《忍無可忍》這篇文章後,強調了大法弟子要發正念,「清除它們對正法有意的破壞,從而減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應該承受的,同時救度眾生,圓滿大法弟子的世界。」 (《正念的作用》)接下去有幾篇經文也談到了發正念的問題。但是,我當時由於學法不深,看了師父的新經文,也只是知道有這麼回事就算了,把發正念也當做是可有可無的事情,想起來就發,想不起來就算了。特別是全球整點發正念的事情,我很少參加。我給我自己找的理由是:早上6點太早,還沒起床,晚上12點太晚,已經睡了,中午12點,下午6點我要在飯堂吃飯或看喜歡的電視節目,沒時間發正念。

後來,在同修的多次提醒和自己深入學法後,明白了發正念的重要性,自覺參加整點發正念。而且通過這件事也看到了自己原來沒有把法放在第一位,太注重自己人的一面的東西,把生活的方便擺在第一位,把大法擺在了次要的位置。

通過做好發正念,我認識到:

一、發正念能起到很多重要作用。

比如:

1、發正念便於講真象。師父說:「如果邪惡的生命不被清除掉啊,很多事情是做不成的,因為人的背後都有它們的因素,它們在代替著人,不只是操縱人,在頂替著人。你跟人講真象它操控著人不聽,根本就是魔在控制著。」 (《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所以我們在給別人講真象之前多點清除他背後的因素是會增加講真象的效果的。除此之外,我們每天加強發正念,大量清除邪惡的因素,也有利於講真象,因為操控人不聽真象的邪惡少了。

2、發正念減少嚴重干擾。如果排除了個人的因素,還出現嚴重干擾,那一定是黑手,爛鬼在迫害,這時我們一定要發正念清除它們,這樣做可以減少嚴重干擾,不至於影響做三件事。

3、發正念保護自我和他人。每個人都不想出事,但是不重視發正念的學員,由於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會存在隱患。為了保護自己和其他學員,為了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我們一定要重視發正念。

4、清除思想業。

曾經有學員問師父:「在思想業力很多時,可否隨時隨地發正念?」
師父回答說:「根據自己的情況做。其實有些思想反映是干擾,這個大家發正念可以清除它。有一些是自己的執著而產生的,有些是在世間上養成的觀念,這些東西發正念不能夠一次性清除,所以它會時不時的出現。好像你發正念後還會出現,會有這種表現。但是呢,不是你沒有做,也不是你做了沒起作用,而是每次只能清除一部份。舊勢力安排的這些東西被更高層下來的生命因素把它間隔成無數無數份,所以你每次正念只能清除一份、兩份,可是還有。

  不止是這些事,三界內它們幹了很多壞事,安排了很多它們所要的東西,而且這些東西有很多都發生了變異。在漫長的歲月中叫當時幹那些事的舊勢力所謂的神來解決它都解決不了了,如果不正法是解決不了的。宇宙有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正法整個洪大的趨勢不走過來都很難解決。但是對思想業來講,發正念是可以完全清除的。 」 (《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二、對發正念的口訣的理解。

發正念的方法是:
1. 先清理自己五分鐘,
2. 清理自己的思想之後、念口訣之前應該想甚麼?
①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清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②可簡要的設定一兩個具體目標;
③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還可根據需要默默加念「法正天地、現世現報」);無論平時是否講中文,念口訣時都應儘量用準確的中文普通話發音;
④在默念完口訣時集中強大的念力念一個「滅」字(「滅」字要強大到像宇宙天體一樣大,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在入靜中集中強大的念力,守住這個巨大的「滅」字。注意不要睡過去,否則坐多長時間也沒有效果。

下面我想講一下我對「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清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這句話的理解。

1.「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這是根本和總體。

2.「解體所有黑手、爛鬼」
這是前階段黑手、爛鬼表現為主要干擾時,要我們集中做的,所以在要領中特別予以提出。為了做好,修煉人當然要理解黑手,爛鬼是指甚麼,為甚麼要解體它們。

個人在學法中看到,爛鬼是指被黑手操控的低層一些奇形怪狀的醜惡的低靈。黑手,是指那些執行舊勢力安排的低層的壞的生命(它們中佛、道、神都有),「它們沒有觀點,它就像專門為了完成使命一樣,舊勢力當初安排它們幹的它就要一幹到底」 ,「有很多干擾、很多迫害因素、大陸各地出現的迫害與造假宣傳都是它們操控惡人思想幹的」。(《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師父叫我們:「為了徹底清除邪惡的一切因素,大法弟子從現在開始,在發正念中全面清理這些舊勢力的黑手,就是要清除它們了。它們在具體幹著舊勢力要幹的一切,清除它們之後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全面由我的法身還有真正維護大法的正神來管。」 (《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所以我們一定要通過發正念解體它們,也只有發正念才能解體它們,用人這個層面的能力是解體不了的,因此大家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其實師父在2003年就強調了除黑手的問題了。很多跟我一樣曾經不注意發正念的同修是不是應該加緊彌補呢?

3.「清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
為甚麼要強調這個呢?因為現階段共產邪靈的干擾已經表現為眾生聽真象的最大障礙,因此到了天滅中共的時刻。清除中,惡黨邪靈會掙扎,會反過來幹擾大法弟子。所以在當前我們一定要清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

4.「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在最後我們要加上一句「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因為我們能認識到的東西是有限的,還有很多是我們還意識不到的,但是加上這句話之後就全部包括在內了,加上這個意念我們調動的功能就更合情合理的去處理任何問題了。

三、發正念的注意事項。

在明慧編輯部的文章那裏說得很清楚了,請看《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接下來我想說一下自己發正念的一些經驗。

1.守住「滅」這一念,而不是守住動作。
發正念是用意念調動修好的一面的能力,所以在發正念的時候一定要守住「滅」那一念才能起到調動的作用,有很多人是守住發正念的動作,但是腦子裏是翻江倒海的,這樣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相反,還浪費時間。

2.要多次發正念,因為每次只消除一部份。
師父說:「它們卻來自於不同的大穹體系堆積在這裏的,打開一個空間有,打開一個空間有,所以在清理的時候它是分層的。有時你們想我為甚麼清理完還有、清理完還有啊?它是這樣的。」 (《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空間被外來天體搞得太複雜了。它們把那個粒子都間隔成一份一份的,你把它們確實消滅了,可是清除的是被間隔的一份兒。」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知道這個情況後,那我們只有多發正念才能更多的消除邪惡。

3.關於做手勢的問題。
a.不做手勢也可以。
b.做手勢效果更好。
師父說:「因為發正念的時候不打手勢都可以。我叫大家打手勢,我是要大家更明確在發正念,指令性更強一些,只是這樣。」 (《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我個人認為:在有條件的情況下,打手勢的效果會更好,指令性更強。沒條件的話只是守住「滅」的一念也是有效果的。

4.主意識一定要清醒。
師父說:「原則上講呢,你只要理智清醒,你有沒有動作都不影響。但是呢,從你做的動作上可以看出來,你入沒入靜,你還是迷糊過去了。(笑)所以發正念的時候大家一定要清醒。那個狀態是一種甚麼狀態呀?非常舒服,好像甚麼都靜止了,身體完全被能量包容著。」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自從我重視發正念以後,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真的達到了師父說的這種效果,整個人被能量包容著,很舒服。有一次一個轉化了的學員來聊天,在那裏說得天花亂墜,說有一個同修發正念的時候能量場大得把旁邊的人推倒了,我一聽就覺得不可能,因為這個場是祥和的,怎麼可能把人推倒呢?我自己切實體會過這個能量場是一種甚麼感覺,根本不是一種推力,是非常柔和的。但是自己要清醒和守住「滅」的一念才有這種效果。

5.關於念口訣。
師父說:「發正念時不是說老是念口訣,你念一遍就行了,就起作用了,除非特殊情況。你覺得靜不下來重新調整正念那是可以,但是也是一個暫時的。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像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不要思想老不穩哪,不穩就做不到那一點。」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我通過不斷的學法和發正念之後,自身受到的干擾少了很多,以前我經常懷疑我丈夫有外遇,加強發正念後這念頭少了很多,而且主意識加強後,就不容易順著這個壞念頭胡思亂想。

另外,通過發正念大量銷毀另外空間的邪惡後,人沒有了那種壓迫感,思維也變得更加清晰。

曾經一段時間由於編寫揭露中共的一些文章,長期咳嗽,後來看了師父的新經文,才知道是惡黨邪靈的因素所幹的。加強發正念並把部份工作交給其他同修處理之後,我的咳嗽就好了。通過我自身的一些變化,深深體會到發正念的重要性,寫這篇文章是想提醒其他同修也重視一下發正念,更好的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最後我想用師父的兩段話和大家共勉。「如果每個人都修得好,人人對應一個天體,就整個宇宙全都包括了,所以你們發正念為甚麼這麼主要。」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那麼如果每個學員都能做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告訴大家,同時發正念,那5分鐘邪惡就在三界之內永遠不再存在了。就這麼重要。可是你們從打發正念到現在已經很長時間了,清除的邪惡確實相當多了,從另外一方面講,因為每個人在修煉中、在提高中、在認識中,對正法中的事情做得好與壞與自己的修煉有著直接關係,與自己提高的層次也有著直接關係,所以師父也不能夠過多的要求大家,我只是告訴大家它的重要性。人想修到甚麼成度,人想達到甚麼境界,那是個人的事,師父只能告訴你們發正念的重要性。」 (《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寫出此文,提醒其他同修重視發正念,使我們在證實法這條路上走得更穩健。



附:我收集了在師父講法時,學員關於發正念的一些疑問和師父的回答,或許對大家認識更好的發正念有一些幫助。

1.問:有一些有功能的學員發正念時認為其它空間的那些生命應該救度、鏟除它們有點不善?
師:沒有正法這件事情,或者哪門師父帶弟子發生這事時,他的弟子這樣去認識也不能說是錯,儘管當師父的認為你沒正念。哪個師父有這樣的弟子也是遲早得送回家的,因為師父說的你不做你是甚么弟子呀。今天問題又不一樣了,正法這件事情出現,遠遠超越一個生命的自我修煉。一個生命對你的干擾,對大法的干擾,應該清除的生命已不是你個人慈悲與不慈悲的問題,是你對大法負不負責任的問題。

  作為大法弟子,不要以為度人的目地就是為了讓你個人修煉圓滿。不是的,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你連法都不證實嗎?破壞大法你都無動於衷嗎?大陸的大法弟子也是被這些東西迫害死的,這不關你的事嗎?你從法中得到了一切,大法不需要你的甚麼回報,但是作為大法弟子的一員來講,大法沒了你能有嗎?你維護大法不是維護你自己嗎?我其實我覺得這個學員還不止是糊塗的問題。提問題的條子還沒念完──

問:……發明一套背誦《論語》若干次、加上某些手印動作,說發揮了很強的效果,(師:你看,我說他不止是糊塗問題吧。)(眾笑)還默默的到處教其他學員。
師:這就是干擾嘛。這就是已經被魔利用了,只是還不那麼太嚴重而已。作為學員來講層次已經掉得很厲害了,和大法弟子們堂堂正正的證實法相比顯得多麼渺小,唉,差得太遠了。其實他也干擾不了學員,很多學員都會看出來他不對頭,只極少數執著心很強的人被帶動。 (《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2.問:在鏟除邪惡時想一個「滅」字之前清理自己時,可不可以想一個「除」字?
師:我叫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不管你怎麼想,我叫你做的事一定是最強大的。(鼓掌)有的學員總是正念不足,一起了甚麼歡喜心了就想另來一套,你就會被魔利用,你就會走偏出現問題。那些出現問題的,不是說他一下子就出現問題了,他就是漸漸這樣開始的。 (《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3.問:發正念是否在現階段可以代替煉功?

師:這個是兩回事啊。(笑)煉功是煉功,煉功是機制的加強與本體向神體的轉化。發正念是展神通,說白了就是功能的運用,目地是清理邪惡爛鬼。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問:尊敬的師父,您好!有很多學員動不動就發正念鏟除,連生了一點小病也要發正念。

師:是不是我們自己學法不夠?如果真的我們做錯了出現問題,我們去發正念,那麼給人的感覺是不對的,舊勢力就會搗亂,認為你不但沒做好你還要消滅它們。好像是這樣,是不是?所以我們還要儘量看看自己做沒做好,沒做好的我們做好。不過問題中說「連生一點小病也要發正念」,這個「小病」是甚麼意思呀?是消業的表現吧。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問:我在開始發正念的第一個月,有一次發正念時我的天目清楚的看到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內,強大的一道紫紅色的光把中國那個大魔頭的所有像人又不是人的東西全部一瞬間消滅了,其強大得無法形容。銷毀的是否只是我們空間的代表?在每一空間中都有其代表?

師:它很複雜,你們有時確實能直接銷毀大魔頭體內的爛鬼,那時它就像要死了一樣,開始搶救,但是又一批爛鬼會補充上去,它就又過來了,而且像沒事一樣。另外,舊勢力當年為了叫其能夠操控全部爛鬼,就把其表面以下構成人體的一切細胞粒子全部撐開,擴大到三界那麼大。所有細胞裏面的人的一切都被舊勢力掏出去丟到地獄裏去了,然後充滿那些爛鬼,因為人的粒子都是本人的形像,所以三界的那些空間裏就都有一個大魔頭的細胞,而所有的細胞裏都有大量爛鬼。所以你們在那個時候發正念時大量的清理掉了在三界這些大魔頭的粒子與爛鬼。你們在銷毀它時、炸它的一瞬間,看見把其消滅完了,那是真的。現在你們把它弄到甚麼程度啊,除了表面構成人的一切粒子全消滅了,它已經空了,甚麼都沒有了,只剩下包括五臟六腑在內的表面一層細胞構成的這張人皮,因為三界中魔頭被撐開的一切細胞粒子全銷毀了,上下都沒有它了,全都清理沒了,目前這張皮就被那個舊勢力最後的最壞的那些個魔撐著,所以它現在沒有人的正常理智。一切都是那些爛鬼控制著人皮,真是畫皮呀。它的人皮表面一生中形成的壞人的觀念與業力表現得很害怕,反映出來就是害怕。怕失去權力的後果,怕法輪功平反,怕它掉了腦袋,怕他們家貪污的那些個鉅款、巨額資產被抄,甚麼都怕。而它那邊那個邪惡就是仇恨,大勢已去,仇恨又打不起精神。它知道完蛋了,既仇恨又害怕,還要強打精神給人看,硬挺著做戲,這就是它現在的狀態。當時它的細胞粒子被撐開那麼大,裏面又充滿爛鬼,真是邪氣高漲,身體被撐得膨脹膨脹的,自覺體壯氣大,膽子也大起來了,兇相畢露,當時周圍的人還真都被嚇住了。現在可是霜打的茄子,抽巴了,內裏已經都被消滅了。大法弟子越發正念它身體裏的爛鬼越少,它就越抽抽,身體會越來越小,因為除人皮它微觀的粒子一切都沒有了。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問:我的問題是,我們在發正念時,清除的那些低層邪惡生命是不是也不斷的一邊被消除一邊被不斷的補充?

師:空間被外來天體搞得太複雜了。它們把那個粒子都間隔成一份一份的,你把它們確實消滅了,可是清除的是被間隔的一份兒。正法中我清理掉一層龐大的生命的時候,爛鬼就又露出一份來,所以老像清理不完。實際上,我們清理的也是大面積的、快速的,而且總體數量清理得也很多。我們從正法形勢中可以看到,過去那個一草一木都被那邪惡生命操縱著,幾乎空氣的粒子都被它們操縱著,你喘氣兒都覺得困難。現在就不那樣了嘛,而且人都在覺醒,沒有那麼多爛鬼操縱人了,這多大變化呀。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