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勞教所執行惡黨「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14日】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吳春龍,被佳木斯勞教所迫害致生命垂危、神志不清時才送回家,那一天是2005年4月30日。回家後,吳春龍繼續遭受勞教所指使的當地派出所惡警陰小東的迫害和監控,歷經4個月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後,於2005年8月20日含冤去世,年僅29歲。

我們對幾年來被佳木斯勞教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案例進行分析,發現佳木斯勞教所不法人員執行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即對堅定的大法弟子不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時絕不放回家,而回家後這些大法弟子多半不死也殘。這都是中共惡黨一手製造的人間慘劇。

為甚麼要等到大法弟子奄奄一息時才放(送)回家呢?有人回家僅僅幾個小時就離開了人世,有的人是幾天,最長的有幾個月。勞教所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能夠達到惡黨「肉體上消滅」的要求,另一方面自以為可以不負任何法律責任,如意算盤打得多麼「精明」啊!

據吳春龍父親介紹,2003年11月吳春龍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兩個月後勞教所幹警郭剛打來電話,告訴吳父說吳春龍病重需要治療,要他帶錢去勞教所。第二天吳父到勞教所找到了郭剛,交給他200元錢,郭剛說:「你回去吧,等電話!」但是春龍父親回家後一直沒有消息。

2005年3月17日,幾個惡警再次對吳春龍施暴,用電棍電他,拳打腳踢,然後將他關進小號。期間吳春龍被迫害的大小便不能自理,於是他絕食抗議,惡警給他灌食並放入不明藥物。幾天後,吳春龍肌肉迅速萎縮並出現昏迷狀態,即使這樣勞教所仍然沒有將他送回家,惡警指示刑事犯繼續折磨吳春龍,打他、使勁摳他的鎖骨頭、把他拖到水房用涼水沖、甚至用毛巾沾稀屎塞入他的嘴裏,直到吳春龍命若游絲,才於4月30日將他送回家。在這之前,勞教所還要像流氓一樣的向吳父騙錢、騙寫擔保,這樣勞教所就可以不承擔它傷天害命的任何責任。世界上只有最惡毒的流氓才能幹出如此下流的勾當,也只有在中共流氓豢養、教唆的勞教所、監獄裏才會發生這樣的醜惡鬧劇。

吳父初見春龍時,見他「臉上浮腫、骨瘦如柴、神志不清、目光呆滯,和他說話他沒有反應。」後來清醒一些的春龍經常對父親說的一句話就是:「在裏面都死了好幾回了。」

死了好幾回的吳春龍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才被佳木斯勞教所送回家並且仍要監控,可見他們的歹毒用心。

在吳春龍之前,已經有數位大法弟子被佳木斯勞教所以類似的手段迫害致死。

尹玲,女,34歲,家住黑龍江省寶清縣597農場場部。2001年12月28日晚被惡警綁架,之後被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2002年10月28日,尹玲開始絕食、絕水抗議非法勞教。絕食期間她全身浮腫,小腹脹得非常厲害,出現兩次昏迷。可邪惡的管教還把她銬在床上,白天黑夜銬著。她飽受了折磨和迫害後身體極度虛弱,小便困難(用導尿管導尿),直到生命垂危勞教所才通知家屬於2002年11月13日把人接回,回家後9天便含冤離世。

賈永發,男,35歲,鶴北林業局植物園職工,因堅持自己的信仰,1999年底被非法勞教一年並超期關押近一年。他絕食抗爭(絕食12天),在身體極度虛弱、生命危在旦夕的時候,佳木斯勞教所才於2001年10月3日通知家屬到醫院接人。剛剛回到家中只有十多天,2001年10月15日,喪心病狂的鶴北公安局又一次把身體尚未恢復的賈永發無理抓捕,蓄意置他於死地。賈永發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又一次絕食五天,鶴北公安局見賈永發已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屬接回。11月29日身體飽受摧殘的賈永發含冤去世。

賈冬梅(賈永發的妹妹),女,33歲,家住黑龍江省鶴北林業局聯營林場,2001年8月1日被綁架到佳木斯勞教所勞教,身體受到嚴重摧殘。2002年7月31日被非法強加的勞教期滿,因不妥協又被鶴北610歹徒帶回鶴北繼續非法關押,被折磨成重病。2003年5月7日賈冬梅才被釋放回家,由於被長期非法關押,身體非常虛弱,回家僅12天,就於5月19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畢加新,男,58歲,佳木斯市大法弟子。2002年4月19日被佳木斯蓮江口派出所綁架並被非法勞教。畢加新絕食抗議勞教所的粗暴虐待。管教以「關心」為名,強行給其用藥、灌腸等,導致畢加新拉肚子三個多月,日見消瘦,無法進食,於2002年10月辦了保外就醫。兩月後,畢加新所住房屋被惡警查抄,他再次被酷刑折磨並被押送看守所。由於畢加新身體已被折磨得極度虛弱,2003年1月16日被送回家。十日後,畢加新在家中含冤去世。

張長明,男,50歲,雙鴨山市新建煤礦工人。1999年12月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佳木斯市勞教所,受盡酷刑折磨。2003年2月15日,家屬接到通知,讓帶一千元錢到勞教所看人,由於家庭困難,只交二百元錢,勞教所沒讓家屬看人。2003年3月1日,家屬接到勞教所通知,說張長明有病,速到勞教所接人。實際情況是殺人凶犯楊春明和楊文兵用東西將張長明的頭蒙住,然後用螺絲刀等凶器瘋狂的往張長明的頭上狠狠地紮、砸,當時場面極其恐怖。等他們停下來時,張長明頭部已嚴重變形,大面積淤血,顱內出血,不停地吐血。送到醫院搶救,醫院看到人已瀕死,拒收。2003年3月2日下午3點30分左右,勞教所派專車把張長明送回家,並索要500元錢(沒錢給)。到家後,張長明吐血、便血不止,已無法說話,無法進食,於當晚7點30分去世。張長明的整個後背都是青紫色,雙腿萎縮,前胸、下眥、右手均有大塊青紫色。死後第二天,嘴裏還在往外淌血。其家也被惡警看管起來。

王冬霞,女,41歲,佳木斯市大法弟子。1999年7.20以後曾三次被非法投入看守所迫害,兩次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在勞教所裏王冬霞受盡酷刑迫害,長期坐漆包線轂轤等,身體被迫害得極度虛弱,幾乎皮包骨,並患上了嚴重肺結核。2004年9月,由於勞教所怕擔責任,通知家屬把王冬霞接回家中,當時王冬霞已不能行走,是家人背回來的。王冬霞回到家後經常發燒,後來被送到醫院搶救,每天花費1000元,2005年正月初七,王冬霞不幸含冤離世。

被佳木斯勞教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還有吳玲霞、湯紅、房翠芳、趙福蘭、王淑君等。這些無辜善良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前都是身體健康、充滿活力的人。只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就被中共的勞教所殘忍的奪去了生命,給他們的親人留下難言的傷痛。人間敗類江××和共產惡黨相互勾結利用,對法輪功實行群體滅絕政策,「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正因為它們的教唆慫恿,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才使得各個勞教所裏的邪惡之徒敢於肆無忌憚地殘害大法弟子。

至今仍有幾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這座人間地獄。許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病入膏肓、失去了勞動能力,為此女隊專門成立一個老弱病殘隊,單從身體狀況來看,她們早就應該被釋放或保外就醫。可是在勞教所她們得不到很好的休息和起碼的醫療條件,甚至還要經常遭到惡警的謾罵、奚落和毒打。善良的人無法理解為甚麼中共要把這樣一群沒有能力危害社會、更不會危害社會的好人非法關押,而且不到生命垂危絕不放回家呢?看了《九評共產黨》的人都知道,這是由惡黨的殘暴、嗜血本性決定的。

透過以上的案例並思索中共惡黨幾十年來的斑斑劣跡,我們不應再對惡黨抱有任何幻想了。我們應該用脫離惡黨的實際行動告慰那些被中共殘害的8千多萬生命。只有遠離中共惡黨,中國人才會有真正的幸福和希望;只有遠離中共惡黨,我們才會得到光明和永生;只有遠離中共惡黨,中國人才會迎來一個不再有飢荒、內亂、暴政和充斥著謊言的新中國,人民安享太平盛世,這一天已經向我們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