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這屋子裏有好多人」(圖)

【明慧網2005年9月1日】2001年的初冬,2歲多的小天昊回到姥姥家,看著落滿灰塵空蕩蕩的屋子,小天昊想起了媽媽、姥姥、小姨和姨夫……他含著眼淚對爸爸說:「以前這屋子裏有好多人,現在就剩下咱們兩個了。」天昊的爸爸不知如何解釋這個和冬季一樣,令人心寒的話題。


小天昊

天昊的媽媽董敬雅和姥姥馬廉曉

當時,小天昊的姥姥馬廉曉正在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被警察銬住雙手、用繩子綁在鐵床上野蠻灌食;小姨董敬哲正在龍山教養院遭受酷刑,眼睛被打出血;媽媽董敬雅從警察的圍堵中走脫,正在外流離漂泊……從此警察三番五次去家裏搜捕媽媽,有時半夜突然闖進來,把小天昊從睡夢中驚醒,嚇得他哇哇大哭。在他的童年裏,充滿了對警察的恐怖記憶。

小天昊姥姥馬廉曉在遼寧省建設科學研究院工作,是同事和鄰里公認的好人。小天昊的媽媽董敬雅是遼寧省建築設計院的建築設計師,姨夫孫士友是廣告公司的項目經理,小姨董敬哲是位廣告設計師。媽媽、姥姥、小姨和姨夫信仰的是「真善忍」,處處做好人,法輪大法使他們身體健康,道德高尚。他們勤懇敬業,得到同事、客戶們的喜愛和稱讚。天昊的爸爸不修煉,但他真切的看到了家人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道德昇華,也見證了這場迫害的荒唐和殘暴。

天昊的姥姥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困擾多年的皮膚病、心臟病、低血壓、胃病、子宮肌瘤、乳腺增生、食道側彎等多種病症不治而癒。1999年12月3日,姥姥去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問題沒解決卻被抓到瀋陽女子自強學校。2001年5月,姥姥因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又被關押到瀋陽市看守所和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2001年12月,姥姥和小姨絕食抗爭、奄奄一息被放回。同事、鄰里對她們說。「誰要說你們是壞人,我們都不答應。」2003年7月11日,姥姥到單位講真象時再次抓到瀋陽市看守所,非法判刑8年,因姥姥絕食抵制非法迫害,警察收回了所謂的「判決書」,10月13日讓家人將氣息奄奄的姥姥接回。

2005年3月,因為參與救出一位被龍山教養院警察電擊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天昊的姨夫、小姨、姥姥和媽媽被瀋陽市「國保」綁架、抄家,並遭到酷刑折磨。


天昊的姨夫孫士友

天昊的小姨董敬哲

2005年3月5日,姨夫孫士友被瀋陽市公安局鐵西刑警大隊嚴刑拷打逼供,用強光燈烤眼睛、用電棍電擊下身、用大頭針刺入指甲中,又在遼寧省勞教中心醫院被灌食和輸液迫害;2005年3月-6月期間,小姨董敬哲被馬三家教養院警察野蠻插管灌食、注射不明藥物240多瓶(每瓶500毫升),致使全身器官衰竭,下肢癱瘓;2005年3月-4月,姥姥在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被連續注射藥物40多天,右臂被針扎得不能動、持續嘔吐、頭暈、不能走路。姨夫、姥姥和小姨被迫害到了生命最後時刻才讓家人接回。

小天昊的媽媽董敬雅被馬三家教養院迫害得胃部「逆流」、眼睛看不清東西、腎衰、心肌缺血,2005年7月,因關掉誹謗法輪功的錄音機,又被馬三家警察銬在床頭鐵欄杆上。天昊的媽媽至今仍在馬三家教養院每天遭野蠻灌食和強制注射藥物,目前她已絕食抗議4個多月,生命垂危。

轉眼幾年過去了,2005年的姥姥家,依然空蕩蕩的。4年多沒和媽媽在一起,小天昊想像不出遭受折磨的媽媽變成了甚麼樣子。他真希望這場對好人的鎮壓儘快停止,希望媽媽早日回家,希望姥姥家的屋子裏,媽媽、姥姥、小姨和姨夫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