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睹一女孩被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惡警灌食致死

【明慧網2005年8月11日】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2002年3月份的一天中午,我正和家人吃飯,這時進來幾個人,說是北京延慶縣610的,不說緣由就把我綁架到延慶縣洗腦班,受盡了精神上的折磨,整天被逼看、聽誣蔑大法、誣蔑師父的電視、錄音,逼我們罵大法、罵師父、踩師父的像片等等。我拒不寫三書,被當地三個610惡徒兩次打暈在地,滿身是傷,夜不能入睡。

610惡徒對我說甚麼:中央有指示,不寫三書、不轉化的,全都送勞教所,在勞教所裏,再不「轉化」、不寫三書,就往死裏打,打死算自殺。現在共產黨執政,說你黑你就是黑的,說你是白你就是白的,不寫三書的,在勞教所裏沒有一個活著出來的,到那裏還不「轉化」就是死路一條。

610惡徒說的這些話,後來我在勞教所裏都親身經歷、親眼目睹了。由於我在洗腦班裏不寫三書,被延慶公安非法判兩年勞教,先關押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位於團河,離團河勞教所很近。團河勞教所只關押男性,而調遣處男女都有。)。在那裏我受盡了人間最殘忍的酷刑,打、吊、電、坐飛機、點天燈、不讓睡覺等等。一次惡警大冬天找10個犯人往我身上潑涼水,我當場就暈倒在地,醒來後兩個警察拿高壓電棍電我,電得我身體不由自主的往起跳,旁邊還有一個警察往家打電話,欺騙我家人。

我曾看到一個20幾歲的女大法弟子,警察找了幾個吸毒犯人,把她綁在床上成「大」字狀,幾個犯人坐在她的肚子、胸、腿、胳膊上,往她鼻子裏插管子灌食,當時灌了兩盆子鹽水,眼看著女孩的肚子像鼓一樣大,就要撐破似的,再把她鬆開,女孩當時起不來,警察叫犯人們把她拉起來,並用眼、手勢暗示犯人把女孩的身體靠在牆上,另一個犯人從對面猛踹過來,用腳猛踩女孩的肚子,這時,女孩就從嘴裏,鼻子裏往出噴水,當女孩肚子不鼓了,馬上又開始灌食,然後又踩,經過反覆折磨幾回後,然後警察叫犯人把女孩綁在床上兩天兩夜,其間又灌了一次,大小便都在床上,第三天再見到女孩的時候,她已精神失常了,不說話,問甚麼都不說,只是呆呆的望著牆,臉全是青的,布滿了大瘡,到第四天,惡人又把她轉到一個圓樓二層上,更加殘酷的折磨,到11天聽犯人說那個女孩死了,通知家屬說女孩絕食不吃飯,胃出血死亡。

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裏,年歲大的大法學員一樣被逼勞役、走隊列,我曾見一位老太太走不正隊列,惡警逼她跟著隊伍朝前爬,有的學員胳膊還被打斷了,臉被電成厚厚的焦糊狀,慘不忍睹。當有家屬來探望時,惡警事先安排好讓洗衣服,穿乾淨點,接見那天做兩個菜給家屬看,遮人耳目並嚴格監視監聽談話內容,絕不容許透露半點實情,如果出來的人舉報惡警的惡行時,他們就親自下到號子裏逐個問,如果誰說了實話,他們就變本加厲的懲治。

以上是我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的親身經歷,親眼目睹的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的幾個片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