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大法弟子被佳木斯勞教所惡警毒打傷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日】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勞教所的法輪大法弟子王啟、牛玉環、孟憲傑、佟麗、韓桂霞等,被勞教惡警毒打傷殘,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王啟被勞教所迫害得癱瘓數月,還不放人,勞教所的醫生還說:「王啟沒有病。」

2005年2月末,大法學員王啟、牛玉環、樊小華等人寫聲明交給惡警李秀錦,被李秀錦和孫麗敏等毆打。牛玉環被打得心臟病復發,至今未好,生活不能自理,坐不住。就這樣的身體也被強迫到車間裏,由於不能幹活,就躺在水泥地上,還被強迫別人扶她坐著。6月中旬,惡警李秀錦謾罵大法學員牛玉環。牛因為被迫害得坐不住只能躺著,李秀錦就指示刑事犯人將其銬在老虎凳上,連推帶拽,坐不住就罵,平時就讓其躺在地上。

大法弟子王啟、樊小華、孟繁麗3月2日被叫到樓上毆打,樊小華的牙被打出血,腿被踢傷;王啟被打得至今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當時打人的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男幹警,用電棍電,拳打腳踢,極其兇惡。李秀錦指示並參與。大法弟子王啟至今臥床數月,每天惡警逼其鍛煉,劉亞東給普教施加壓力,不幫著練,就大罵普教。管理科長何強及大隊長王新還進行欺騙說:能走了,好了就放人。

大法弟子孟憲傑,被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長期嘔吐。家屬要求接見,被勞教所逼迫誹謗師父才可以見。為抵制迫害,孟憲傑絕食近20天,被惡警強行灌食,讓刑事犯將其從樓上迅速拖下來,連拖帶拽到食堂,慘狀不忍睹。

大法弟子佟麗,被施以酷刑大背銬,導致下肢致殘不能行走,幹不了活。勞教所極其惡毒陰險,到期不放人,還加期迫害。早在2003年8月,大法學員佟麗因為不寫週紀實,被惡警劉亞東叫到辦公室,不由分說一頓暴打,拳打腳踢,抓住頭髮往桌子上、床角、卷櫃上撞,一直把她打抽為止。佟麗身上傷痕累累。2004年6月,因為大法弟子不寫所謂的作業,遭勞教所女隊集中迫害大法弟子,電棍、警棍、大背銬,被電期間,因為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劉亞東多次打佟麗的嘴巴子,導致佟麗左側耳聾,喪失聽力。

鶴崗市大法弟子韓桂霞,5月1日昏睡中出現神志不清狀態,被當日值班隊長李秀錦拳打腳踢之後讓刑事犯強行將其拖入庫房,用手銬銬到床上。因長期被迫害身體虛弱,28日從樓梯摔下,頭痛三天三夜睡眠不好。6月23日,大法弟子韓桂霞現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勞教所7大隊7中隊,向幹警李秀錦提出些申訴,遭拒絕,並被其拳打腳踢。惡警劉秀錦又用一個剛剛裝滿熱水的水袋打韓桂霞的頭,熱水撒了一床,毆打致使韓已經走了的月經又流了一個月。事後,惡警李秀錦又強制韓桂霞坐老虎凳,在韓頭部摔傷的情況下威逼她幹活。

大法弟子高翠蘭,3月2日因為不簽協議,被惡警劉亞東連踢帶拖到一個空屋子裏,背銬到床板前,並指使男幹警一頓毒打。3月4日,被打過後的高翠蘭因為腰直不起來,又被劉亞東一頓拳打腳踢。劉極其險惡的叫囂:「現在是嚴管時期,我想打就打,想罵就罵。」6月10日,高翠蘭不寫週紀實,又被劉亞東扇一頓大嘴巴子,耳朵也被扇出血了。之後,惡警周佳會用小棍把高翠蘭的手給打腫了。劉亞東領著普教張羽、劉華拽著高翠蘭的手強行按著簽字。

大法弟子李梅因為不簽幫教協議,被一幫男幹警一頓毒打,之後又被拉出去二番毒打,導致身體傷殘,不能平臥。每天趴在冰涼的地上近兩個月,因為被毒打驚嚇,她流血數月不止,勞教所醫生硬說她沒有病,可她當時都不能走路了。大法弟子許翔華因不寫作業,被隊長郭欽輝拽著頭髮往牆上、床上反覆的撞。

3月5日,大法學員趙秀雲在洗漱時和普教說了一句話,被惡警劉亞東和郭欽輝拖到辦公室用警棍一頓毒打,把她打得全身青紫,疼痛難忍,還逼迫她檢討,做保證。趙秀雲拒絕,隨後就被惡警銬在鐵椅子上,並威脅不檢討就添票子銬4天,然後侮辱謾罵,直到半夜才打開銬子。

5月份的一天,因為走操,大法弟子樊小華、趙麗霞又被惡警李秀錦打了。李秀錦可以找任何一個理由毆打大法弟子。4月份大法弟子段秀玲看東西,李秀錦硬說王秀雲給其使眼色,然後就打王秀雲耳光,邊打邊罵。3月2日李秀錦強迫簽幫教協議時,又毆打大法學員陳平。

7月10日,郭欽輝和幹警孫會找茬,說大法學員不打掃衛生,不讓她們上廁所。一直憋到早上7點鐘,外邊下起來大雨,孫會說:「真好,想來啥就來啥,都上外面澆著!」大法學員都得在雨中等別人都在廁所出來了才讓進屋。

大法學員曹秀霞在接見時對家人說,我們現在被嚴管、坐凳子,被幹警張曉丹聽到後當場不讓說話(掛斷電話),然後所有大法學員都被停止接見。大法學員宋桂芝一天在去食堂的路上暈倒,惡警周佳會藉機說大法學員沒扶她造成的,強迫大法學員在太陽底下曝曬,並加以侮辱謾罵。

在2003年10月,大法學員被強制勞動了一上午,剛到屋沒幾分鐘,惡警陳靜就在走廊裏喊:「趕緊起來,大隊長何強讓幹活!」被迫害得身體虛弱的大法學員張曉更、馬翠紅、李曉紅拒絕參加勞動,陳靜氣急敗壞,推開門就拽張曉更。張曉更說:「你幹甚麼?」陳靜舉手就打,張曉更抓住她的手說:「不許你打人!」門外的大法弟子看到後,馬上喊:「不許打人!」陳靜像瘋了一樣,衝了出去,拳打腳踢,哪裏有聲音就打哪裏,當時就把黃彬打倒在地,一直打累了才停下來。

勞教所根本沒有法律。惡警們的想法、看法、意願、好惡、感覺就是法律。她們看不上誰,就給誰加期,任何一個理由都會成為惡警們給法輪功學員加期的藉口。如:東西放錯地方了,出屋沒請示她們了,走路說話了,頂撞幹警了,看經文了;沒有勞動能力時,惡警們說你不幹活了,態度不好了等等,惡警們說的話可以隨意作廢、更改。

許多大法學員因為修煉真善忍,拒絕惡警們的所謂「轉化」而被加期迫害的情況如下:費金榮:130多天,曹秀霞:58天,高翠蘭:54天,鄭迎春:50天,佟麗:45天,馬曉華:35天,張玉芬:30多天,李平:30天,宋玉芝:20多天,蘇豔華:18天,閆喜華:18天,包麗霞:15天,高成女:8天,張曉更:7天,康愛民: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