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也出現在郝鳳軍新密件中

【明慧網2005年7月29日】大紀元「郝鳳軍新密件披露中共恐慌應對九評」一文,提到了我的名字。在這裏,我把一些相關的情況大略的做一下敘述。

1、我和同事從修煉法輪功中受益

我於1996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以後,不但困擾多年的疾病痊癒了,也見證了我原工作單位裏功友們修煉後出現的神奇效果。在1999年鎮壓法輪功以後,我耳聞目睹了邪惡對修煉法輪功民眾的殘酷迫害。為了能夠自由的修煉,我於2001年全家移民來到了加拿大。

我修煉以前身體一直不是很好,一種叫作美尼爾綜合症的慢性病多年來一直困擾著我。一犯起來就面無血色,嘴唇發青,頭昏腦脹,兩眼不能看東西。因為從事腦力勞動,工作稍微緊張一些這病就發作,而且越來越頻繁,工作很受影響。我還患有20多年的皮炎症,中醫和西醫都不見效。記得當年住在單位的房子裏,三家一個單元房,服用苦如黃連的草藥湯堅持不斷,熬草藥時瀰漫在空中的藥味更是讓住在一個單元裏的同事苦不堪言。記得在那一次過年的時候,鄰居向我太太說能不能把藥停幾天。從那以後我就把藥停了,反正也沒有甚麼作用。

我知道氣功可以治病,總想去學,但是因為工作忙始終沒有加入進來。當時單位的工會經常會組織一些氣功活動,像鶴翔樁等,還有其它的幾種。研究所大院裏每到上午和下午的工間半小時活動時間,大家都出來活動,有的煉功,有的做體操。

經同事介紹,我煉起了法輪功。在單位大院裏每天早上都有四五十人煉法輪功,場面很是壯觀。當時很多單位都有自己的煉功點,如我隔壁單位的核工業部的605研究所也有一個煉功點,煉法輪功的人更多。因為不是本單位的職工不許進入單位,所以居民區還有煉功點。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

煉法輪功以後,我深深體驗到了他的神奇效果。美尼爾綜合症越來越少犯了,一年以後就徹底好了。皮炎也減輕了許多,兩年後徹底痊癒。

還有一件事。修煉法輪功半年後,單位派我去法國工作一年。就在出發前一個月,我右臉突然發生面癱,嘴歪向一邊,因嘴不能合攏,吃飯時飯菜就掉出來,刷牙漱口要用手捏住嘴唇才行,不然漱不了口。因為右眼不能閉合,洗臉時不能打肥皂。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沒有去醫院,沒有用吃藥或針灸等任何治療,而是通過煉功,在一個月時完全復原如初。而與我同一個研究室的同事和我是同一個病症,經過多方治療,結果還是留下了後遺症。再有就是我太太單位裏的一個同事也是這種情況,結果花去17000多元錢去治療,也還是不能徹底痊癒。由此可見,法輪功有多麼神奇的功效。

就在我原單位裏,有三位同事因為修煉法輪功的事例使我至今記憶猶新:

一個是檢查科的退休工程師馬尊德,30多度的羅鍋,修煉法輪功以後直立起來了(見附件1)。他前後的變化是我親眼所見。

另一個是電控設備檢測中心的徐××,他患了肝硬化。據他說,他住在醫院裏,同一病室的患者,昨天抬出去一個,今天抬出去一個,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死了。當時的他是極度絕望,結果是法輪功救了他的命。他的事例也曾發表在當時的法輪功材料上。

再有一個是第四研究室的工程師李X,因為常年從事與有放射性的材料打交道,患上了職業病。修煉法輪功以後,排出了多年積累在體內的有毒物質,身體得到了徹底的淨化。是法輪功還給了他一個健康的身體。這些都是發生在我身邊真實的故事。

2.一個大法弟子的心路歷程

郝鳳軍密件中所指「我市薊縣法輪功頑固分子吳豔霞」,是我妻子,她出生在一個中共烈士家庭,爺爺為共產黨打天下犧牲了,父親是一個老八路,參加了國共三年內戰。她18歲加入共產黨,所謂根紅苗正。我本人加入中共也都是她一手促成。

吳豔霞曾經是共產黨忠實的信徒,一個心眼聽黨的話,一根筋跟黨走,堅信共產黨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從沒有分析過對與錯。入黨二十多年來,她可沒少給共產黨增光添彩,連年被評為校級、局級和市級優秀教師,局級優秀黨員標兵,天津市三八紅旗手,還獲得過天津市「八五」立功獎章。在我們出國前整理物品時,她獲得的榮譽證書一個大的旅行袋都放不下。我們只挑選了幾個,想在國外找工作時也許用得到。其餘的都處理掉了。

由於多年的超負荷工作,吳豔霞的身體落下許多疾病,嚴重的胃潰瘍和神經官能症使她後來的工作受到很大影響。自1997年修煉法輪功以後,各種疾病都好了,重新煥發了青春活力,工作中又有了使不完的勁。

99年江××開始鎮壓法輪功,吳豔霞百思不得其解,她是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又是一個共產黨的忠實信徒,面對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她的精神快要崩潰了。當組織上強迫她放棄修煉時,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人性戰勝了黨性,對共產黨說出了第一個「不」字。

就這樣,她立即變成了一個異類,她的「紅色歷史」便永遠的結束了,從此被歸入了她當年痛恨的「地富反壞右」的一類。就像眾多的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一樣,沒有了探親訪友的行動自由,家裏經常受到警察和居委會人員的騷擾,被強行送進洗腦班,就連遠程而來的親友來家裏都要受到盤查,做好的飯菜沒吃上一口就被警察強行帶走。她曾多次被警察從家裏和單位裏帶走審訊,闖進家裏查電腦,出門被跟蹤,電話被監聽,多次被強行送洗腦班洗腦,失去人身自由。

一切的一切,使她終於對共產黨有了清醒的認識。為了躲避進一步的迫害,我們被迫離開了故土,來到了加拿大這塊陌生的土地上生活。

3、親人們慘遭迫害的實例

我的上輩就吃過共產黨的苦頭。因為成份高,我的大姑父和四姑都是被共產黨的亂棒打死的。但那是我出生以前的事情了,我與他們也就談不上感情,所以心裏就沒有太深刻的印記。我的姐姐們因為家裏上中農的成份被剝奪了上學的權利,也是我小時候的事了,姐姐們也許就是農村家庭婦女的命吧,識字不識字好像也不是甚麼大事。我畢竟在恢復高考後上了大學,就是六四,共產黨屠殺學生,我也毫不沾邊,不參與。我是天生一個規規矩矩不招惹是非的老百姓。但是在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以後,我仍被捲入其中,加上我親人被迫害的經歷,這才使我對共產黨的本質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我妻子的父親在戰爭期間趴冰臥雪,落下了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修煉法輪功以後徹底痊癒。然而卻因修煉法輪功的兒女被長期關押,生死未知,多次請求探望遭拒絕而思念過度,抑鬱而死。

我妻子的妹妹,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天津市薊縣拘留所九個月,受到殘暴的毆打和灌食,致使手指關節受傷,長時間麻木無知覺。其後轉至天津市建新勞教所關押,強迫奴役勞動,前後歷時20個月。就在她被關押期間,天津今晚報還對她進行無端的造謠。(見附件2)

我妻子的弟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天津市薊縣拘留所九個月,受到殘暴的毆打和灌食,其後轉至天津市雙口勞教所,在全身長滿疥瘡的情況下仍然受到繁重的勞役折磨和15萬伏高壓電棒的長時間連續電擊。前後被關押28個月。(見附件3)

我妻子的堂妹吳玉玲,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天津市板橋女子勞教所,受到殘酷的奴役、折磨和殘暴的毆打,腦殼被打漏後送醫院搶救。(見附件4)

我哥哥的孩子,因為拒絕在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年前從家裏被警察綁架,他上有白髮蒼蒼的爺爺奶奶,下有未滿兩歲的女兒,在萬家燈火本應親人團聚的喜慶的春節,他卻在滴水成冰的寒冬在室外被惡警上凍刑,遭殘暴毆打。警察把他五花大綁押回家裏抄家,抄走法輪功書籍,最後罰款2000元,且無任何收據。

4.真心的退出共產黨

我加入中共時間很短,多年的教育使我習慣了在那種狀態下生活。直到如今,耳聞目睹和親身體驗到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和《九評》讀後的反思,才對我有了根本的觸動,退出共產黨也就順理成章了。


附件1(作者為我單位職工馬尊德工程師)
法輪大法使我二十多年的羅鍋直立起來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9/57041.html

附件2(吳豔霞的弟弟妹妹被關押期間天津今晚報的造謠文章)
黨的關懷使山村姐弟迷途知返拋棄「法輪功」 走上致富路


附件3(吳豔霞弟弟的故事)
天津市雙口勞教所的奴役和酷刑:膿水染在生產的筷子上、屋子裏瀰漫著電焦糊的氣味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8/52456.html

附件4(吳豔霞堂妹的故事)
大法弟子吳玉玲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2/48848.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9/107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