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千山萬水(圖)

-- 烏克蘭猶太裔家庭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5年7月29日】伊麗娜和弗拉德米爾一家四口居住在美國的花園之州──新澤西州的南部,他們全家是烏克蘭的猶太人,是在美國的第一代移民。伊麗娜生在烏克蘭的拉維夫(LVIV)市,那是一個原來屬於波蘭,後來被蘇俄吞併的小城。

高精度圖片

總有自己獨特的夢

伊麗娜小的時候,想法就和別人不一樣,她總是有自己小女孩獨特的夢。在拉維夫市的公共汽車上,經常可以見到老年的、髒兮兮的農民,很多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唯獨伊麗娜總是和善的看著他們,甚至有要幫助他們洗乾淨身體的願望。
十七、八歲時,她還會跟在負重的老年婦女的後面,悄悄把她們的包袱舉起,減輕她們的負重。媽媽常跟她說:「你跟別人就是不一樣。」

伊麗娜在學校很活躍,獨特的想像力和優秀的語言表達能力,使她上大學時,選擇新聞專業。為甚麼呢?因為在當時的蘇聯,人們是無法自由表達自己的言論的,尤其是跟官方不太一致的言論。

大學畢業後,伊麗娜先在一家工廠當廠報記者。後來又到城市的報社擔任攝影、廣告及編輯等工作。在當時的蘇共領導下,政府對報紙嚴格控制,任何有關猶太人的故事、照片都不能報導。

以難民身份輾轉到美國

在世俗的追逐和現實的嚴酷中,伊麗娜開始對宗教產生興趣,常思考生命的意義。她曾經對天主教感興趣,學過瑜伽,也崇拜過火神。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甚麼?她反覆問自己和別人,是愛嗎?她開始閱讀中國古代哲學家的著作,甚至有過前往西藏的念頭。不過,西藏沒去成,1992年她全家離開烏 克蘭移民美國。離開烏克蘭,除了政府的限制、沒有自由外,主要還是為了孩子的前途。當時在烏克蘭,人們甚至為著一片奶酪、一塊香腸或一罐牛奶而活著,默默 的排著長長的隊。伊麗娜說,陷在生活必需品中掙扎的人們,甚麼事情都是困難的,沒有任何希望,也沒有時間去思考心靈問題。

在父母的支援下,他們以難民身份,輾轉來到了美國。在美國,他們終於得以去了猶太教的教堂。這是她第一次公開信奉自己的宗教,很自豪自己是一個猶太人,她丈夫弗拉德米爾也深有同感。

弗拉德米爾出生於烏克蘭,在基輔上大學,是電子工程碩士。七○年代畢業後,檔案中的「猶太人」讓他吃了不少苦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工作,設計生化醫療、測謊儀等設備。他在一家研究院工作了二十多年,就因為是猶太人,他一定要幹得非常出色才能生存下來。

經過三年的等待,1992年終於踏上美國的旅程。然而在莫斯科機場,他們的行李箱、衣物被搶,所有的東西幾乎都失去了。等到了美國時,他們夫妻二十年工作、積蓄的全部家當,僅僅折算成口袋中的四十五美元。

獲得奇書激動興奮

伊麗娜說,1998年,當她在一家電腦學校學習時,一名女士對她很好,經常幫忙她。那位女士告訴伊麗娜,她有一個朋友,也對生命的意義等問題非常感興趣,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士,也是從前蘇聯來的。就這樣她們互相認識了,經常在一起吃午飯。一個月後,那位女士的姐姐從華盛頓特區打來電話,說發現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是一本書。就這樣,伊麗娜得到了《轉法輪》這本奇書。

開始讀的時候,伊麗娜非常吃驚,也非常興奮,「這就是我要的!太好了。」她的激動讓弗拉德米爾感到不安,怕妻子捲入東方甚麼神秘主義的東西裏去了。他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接受甚麼、或因為甚麼而很容易的激動起來。

也許跟他的背景和人生經歷有關,弗拉德米爾走進東方的修煉經過了一個與伊麗娜完全不同的路線,他從來沒有情緒激動過,也永遠是非常理性和冷靜的。對任何問題,他都要問一句這到底是甚麼,究竟是怎麼回事。他本人親身經歷了基督教、猶太教、儒教、和瑜伽,他總是跟不同的人們交談,總是試圖理解不同宗教背後的「邏輯」,各種宗教能夠為人們帶來甚麼等等的問題。從弗拉德米爾的經驗看,他知道科學是有問題的,但沒想到科學帶來的問題居然那麼大,那麼嚴重。

經過一番「分析」之後,弗拉德米爾開始第一遍閱讀《轉法輪》的俄文譯本。慢慢開始了他自己的理解後,他意識到,其中有一些非常珍貴的東西,但他還是沒有立即接受,而是準備一步步來,一邊讀著,一邊與別人交流,不時的他還有一些猶豫,認為別人說的並不一定是對的。但就這樣一步步的思考、理解之後,他工程師的分析型的頭腦明白過來了,他也堅定起來,真正的開始了修煉。

法輪功的博大精深

看見他們在費城自由鐘前煉功,好奇於作為烏克蘭裔的猶太人,他們是怎樣接受東方傳統的佛、道、神,和氣功、修煉這些概念的呢?

弗拉德米爾認為,來自烏克蘭的猶太人,那只是他們的名字、血統而已,在人的本質上,他們和中國人,和世界各地的其他人沒有甚麼不同,人們都有嚮往神、嚮往佛的本性。

伊麗娜則說,她從來就沒有覺得法輪功只是中國人的,只是為中國人而來的。她在法輪功中感受到了一種非常強烈的、慈悲的情感,一種觸及到她心靈深處非常強烈的東西,而那完全是跨越種族和國籍的。

那麼兩人是不是為了治病而煉法輪功的呢?

實際上也不是。1998年初,一個叫格萊格的朋友教了他們法輪功的功法。當天,本來好好的伊麗娜感覺「病」的非常厲害,簡直就像是要死去了一樣,血壓高壓達185,還胡亂吃了很多藥。就在這時,她從天目中看見了師父。從那以後,她就再也與病和藥無緣了。

用俄語告訴世人迫害真象

有一次,紐約的一家廣播電台邀請他們至曼哈頓,為紐約的猶太人聽眾現場直播介紹法輪功。在播音期間,前後共有五十二通電話打進來索取法輪功的書籍和資料,其中有一些人後來也成了法輪功的修煉者。

當法輪功開始遭中共迫害,他們覺得非常奇怪,不能理解為甚麼要迫害這麼好的功法。

現在伊麗娜和弗拉德米爾做的,就是將迫害的真象告訴俄語世界的人們,告訴全世界的人們,讓人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迫害是錯的。

有一次,不太支持伊麗娜學煉法輪功的父親生病了,醫生診斷發現他肺葉上有些黑點,腎部還有腫瘤。很快,他就完全倒下了,情緒非常低落。這時他想起伊麗娜跟他講的有關修煉法輪功神奇的故事,就要來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帶,不分晝夜的聽著。

一星期後,醫生打電話告訴他,肺葉上的黑點沒有了,可能是「診斷錯誤」;另一個醫生也來電,說腎部的腫瘤不見了,可能是甚麼「舊的東西」,也不需要再去做檢查了。

過後,父親對伊麗娜說:「我有個感覺,好像是你的師父救了我,是不是?」伊麗娜微笑著,回答父親說:「你必須自己從大法中去想、去理解這件事。其實,你已經知道答案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9/107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