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迫害 原北京公安政保科長揭密鎮壓詳情


鐘桂春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欣宇報導)繼澳洲、加拿大等地的原中共官員現身披露中共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之後,近日來自中國公安部門的前中共官員──鐘桂春先生,站出來以親身經歷證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1999年7.20之前即已開始。

目前身處新西蘭的鐘桂春先生挺身而出,響應幾位前中共官員的義舉,向各國政府和公眾披露中共對於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在中國國內外的運作。現年50歲的鐘桂春先生曾經是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政保科科長,二級警督,(其所在政保部門)曾長期從事對民族、宗教、異議人士和氣功團體等的監控。對於法輪功,鐘桂春經過深入細緻的接觸,覺得法輪功是對人民和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並被他新穎獨特博大精深的內涵所吸引,從此以後鐘桂春走上了修煉的路。1993年11月,鐘桂春先生因支持和修煉法輪功被北京市公安局開除,他的親身經歷證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1999年7.20之前早已開始。

日前,記者就此採訪了鐘桂春先生,以下是部份採訪記錄。(記者以下簡稱記,鐘桂春先生簡稱鐘)

* 多年尋覓 終遇正法

記:鐘先生您好,請問您是如何開始接觸法輪功的?

鐘:我多年來就一直對氣功感興趣,我煉過多種氣功、武術,也認識很多門派的氣功師和武術師,但是他們讓我很失望,不再相信有真的功夫。直到一個朋友向我介紹了一種佛家修煉功法,說這個大師很神奇,人也很好。於是90年的時候我見到了李老師,他的功法令我耳目一新,精神振奮,我感到這才是我要找的功法。我的身體和世界觀都完全改變了。師父和我認識的其他氣功師截然不同,師父言談舉止都與眾不同,為人處事很溫和謙虛,平易近人。師父的功法很吸引人,師父所講的法理也是其他氣功師講不出來的。我從此之後就走上了修煉的路,並協助師父洪傳大法。

記:請問您接觸法輪功之後,有甚麼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鐘:太多了,無法全部說出來。比如,我記得92、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師父在會上給人們調理身體,一個全身到處都是病的人進來,都是在醫院甚麼中西醫、偏方都治不好的,師父幾秒鐘就治好了。那人立即一身輕,高高興興的走了,不少人給師父合十或者下跪表示感謝。我們幾個老學員也參與給人調整身體,都是師父給的功和功能,也是同樣的效果。幾分鐘就給病人治好了,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治好的。當時的情景給我印象很深。

師父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師父的慈悲,師父做每件事情,講話,日常生活,和學員在一起,都是那麼慈悲和平易近人,師父言談舉止很隨和,但是內涵很大,對每個接觸到師父的人都有很大的震撼力,所以大家都願意和師父在一起,不願意離開。這麼多年來,師父慈悲的形像總在我頭腦中。

* 干政保工作 氣功、宗教團體長期被監控

記:請問您原來是在公安部門工作嗎?

鐘:我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15歲參軍,復員後就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我曾任過民警、偵查員、科長、軍警工作合起來我幹了24年,所以當時在北京市公安局很有名。當時我所在的政保處多年來一直就是對民族、宗教、異議人士和氣功團體等進行監控的。只是在1993年11月因為修煉和支持法輪功,我被北京市公安局開除。後來就到北京對外經濟貿易部門工作了。

記:請問您當時的工作要接觸氣功等團體嗎?為甚麼政府花這麼大力氣監控這些團體?

鐘:作為我個人來說,我總喜歡氣功。但苦於多年來,找不到好的功法和師父,直到後來接觸了法輪功。而我當時的工作是在豐台公安分局當政保科長。我們(單位)的工作就是對民族,宗教,社會團體,氣功,宗教,民主人士等進行監視,調查。

中共是不允許有任何除了它之外的團體和宗教存在。為甚麼說它獨裁呢?不允許其它團體的存在。一直在命令我們(政保部門)對各種宗教氣功等進行監視,包括對佛教、道教的監視,都是為了維持它的獨裁統治。我們(政保部門)的工作就是政治偵查,區別於刑事偵查。就是為了獲取情報信息,反間諜,監視各民族、宗教團體。看看有沒有「非法」組織,有沒有反對共產黨的,是否和共產黨一條心,不是的話就要消滅。中共對宗教的工作,目地就是有一天要消滅宗教,表面上是宗教自由的假宣傳,其實最終是為了消滅宗教,讓人們都相信它(中共)的教義,我們的工作都是為了維護中共的統治。

* 為修煉支持大法 93年遭開除公安系統

記:您在93年就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開除?對法輪功的鎮壓不是99年7月才開始的嗎?

鐘:93年11月8日我被從北京公安局開除,他們的理由是我作為一個公安和共產黨員,偵查幹部,怎麼成了法輪功大師的弟子。他們認為我背棄了共產黨無神論的信仰,宣揚封建迷信。所以要求我必須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斷絕與法輪功師父的來往,被我拒絕了。於是他們就通知北京市公安局幹部處,命令我限期調出,其實就是變相開除。他們還採用流氓手段,讓我寫報告,算你自己離開的。不寫不行,不寫也沒有職務和工資,也不能調到其它部門工作。

記:他們是以甚麼理由開除你的?

鐘:是在聯繫北京第14期學習班的時候,把我開除的。藉口是我支持氣功,支持封建迷信。真正的原因是我支持修煉法輪功。他們的理由就是共產黨不信任你了唄,不適合再作警察工作。強迫我自己寫請調報告,不寫不行,沒有工資,將來即使調查到他們時,也可以說與他們沒有關係。採取這樣的流氓的手法,多年來慣用的做法。

他們其實就是為了效忠江氏集團,因為江氏提出要穩定,而他們認為法輪功在北京人數多了,師父在北京辦了13期學習班,14期班是我負責聯繫的,聯繫時石景山公安分局採取刁難的辦法,一會同意,一會不同意。公安局不是不批,而是要收錢。要出一、二百警察,自稱是給法輪功做警衛。一個警察一個晚上50塊錢,派100多名警察得收多少錢。體育中心也要派人服務,一個晚上一個工作人員收幾十塊錢,警察值勤也要收錢。我們師父收費在全國是最低的,老學員半價,這個班能收多少錢。我們不同意這樣的做法,就決定把這個班拉到豐台區辦。

*  退票風波顯法輪功高姿態 反被認為法輪功好利用

石景山看我把班拉走了,給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張良基寫了個通報,誣告法輪功要在石景山區辦班,石景山分局不批,誣告說法輪功3000多人要到天安門遊行,報到市局。北京公安局當做件大事情,因為江澤民提出要穩定,市局就追查到豐台,不准法輪功14期學習班在豐台辦,要停下來。看是我聯繫的,就把我隔離停職了。93年11月8日晚,我就被隔離了,他們派了100多名警察,換了便衣,打到法輪功學員內部,想看看學習班被取消了,這3000多名法輪功學員是否有不滿情緒。

結果退票很順利,學員姿態很高,知道警察不批,說等以後批了我們再參加,最後警察也沒有撈到任何證據,不像石景山誣告的那樣。反而從這次退票,他們發現法輪功學員紀律特別好,秩序特別好,甚至連一句罵人的話都沒有,態度很好。那些去偵查的警察都很感動,反而罵他們的局長,不該派這麼多警察去打探情報,多此一舉。公安局發現法輪功沒有甚麼嚴密組織,反而第一次發現,法輪功紀律非常好。其實是因為學習師父的大法後,心性提高。但是他們不這樣認為,他們認為法輪功好利用。於是他們開始秘密偵查法輪功,並向市委和公安部寫報告,說法輪功組織嚴密,實際上認為可以被他們所利用。

*  93年後公安政保秘密偵查法輪功 編造事實上報 稱法輪功成威脅

記:中共從哪年開始派人打入法輪功開始收集情報?

鐘:他們真正對法輪功調查,就是從1993年北京第14期法輪功班被取消之後,中共開始注意和進行調查,並用政保術語名詞開始編造和捏造事實,把法輪功情況上報,比如法輪功紀律嚴明,組織嚴密,背後有背景,對國家,對領導人統治有甚麼威脅,等等。公安政保處通過編造這些,通過秘密途徑往上報,想引起中央的重視。

其實是有背景的,公安政保處,不叫特務,是做秘密工作的。當時公安政保沒事幹,上邊準備要把政保砍掉,合併到安全局去。政保(部門)就想在氣功、民族、宗教組織中搞出些事情來,保住他們的部門。結果他們認為法輪功可以供他們利用,他們也發現法輪功很好,但作為他們的職業,他們認為法輪功信真善忍,怎麼利用都可以,正如胡平所說,他們要利用和打擊的正是法輪功好的這一面。

我出了公安局後,他們並沒有放鬆監視我,經常找人來了解我是否還煉法輪功,是否在裏面做甚麼組織工作,一直在對我進行監視。93年底以後,公安和政保就對法輪功進行偵查,積累材料,報給江澤民、羅幹等,說法輪功組織嚴密,對共產黨有威脅,結果立功了,為鎮壓法輪功提供了證據。迫害法輪功之後,政保改名國保,編製擴大,裝備精良了,通過迫害法輪功,他們就沒有被取消,反而擴大了。在這場迫害中,公安政保系統可以說是迫害的黑手,積極執行了迫害政策,江、羅等人是迫害的罪魁禍首。

記:請問您知道當時中共派了多少間諜打入法輪功內部探聽情報呢?

鐘:具體數字我不清楚。根據政保工作中多年來對付其它氣功的經歷,他們肯定是派了大量的人,比對其它氣功投入的要多,人力和裝備要大,他們下了很大力量。特別是99年之後,幾乎所有政保的精力全部用於對付法輪功。過去政保工作還包括監視民主人士,宗教和大學團體等,到99年後,政保處改為國保處,從副處級升到正處級,編製也從10多人增加50多人,車輛增加到20多部豪華車,經費也增加了,他們和610結合起來,用全部力量對付法輪功。同時也對海外布置了大量監視法輪功的特情,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