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法弟子以自身經歷證實郝鳳軍所言屬實


【明慧網2005年7月24日】我叫穆祥潔,是中國天津市人,也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在大紀元網站看到了「郝鳳軍新密件披露中共恐慌應對九評」一文。在郝鳳軍先生披露中共的密件中有我的名字,出生年月也都對。下面我簡述一下自己在中國時的一些真實經歷。

1、初煉法輪功

我生於1976年7月16日,女,是回族。因為我先天咽骨道狹窄,所以從小就患有耳疾、耳膜內陷,鼻炎、鼻息肉等諸病,而且父親先天肝部有病,因此我也受到了遺傳,而且還患有腸胃炎症。由於先天的病因所至,使我從小就性格內向、孤僻、憂鬱、不喜言語。到了1998年4月,我的病情越發轉重了,眼睛一睜開就酸痛、流淚,耳朵聽覺受干擾很大,呼吸困難,渾身無力,去了7家醫院,也不得救治,查不到病因,去中醫治,也不見半點起色,那時醫生告訴我母親,說我的耳朵只能等著耳聾。由於病痛的折磨,每日裏躺在床上,我的脾氣也越發的暴躁,對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那時,我家裏生活只能供吃喝,沒有多餘的閒錢用來看病,全家人也都悶悶不樂。我經常有輕生的念頭,總想:為甚麼要生我,我為甚麼還活著,這麼痛苦。世界上好像存在的只有苦痛,非常的悲觀、厭世。

1998年10月底,偶然的機會,使我煉上了法輪功,看《轉法輪》這本書第一遍,我的身體就開始有了奇蹟般的變化,腹瀉了一天後,我的精神非常的好,可以正常的行走了,渾身是勁,呼吸也順暢了,臉上也有了笑容了,家裏人看到我身上反映出的巨大變化後,催我到門口煉功點去煉功。從此我開始走上修煉法輪功的路上了,我仿佛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幸運者,面對生活的勇氣又重新復甦了,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轉變了,我開始用樂觀的心態去審視周圍的一切。

在學法煉功後,我可以正常的生活、工作了,不再對家裏人發脾氣了。在99年5月前,我曾救過三個人的性命,一個是因失戀要輕生的女子,二個是路上碰到的心臟病突發者。法輪功真的改變了我整個人,使我變成了一個能夠關心別人的人了。

2、教育學院事件

99年4月,何××在《青少年科技雜誌》一書中,刊登了一篇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於是我去了天津教育學院,打算把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真實情況,告訴給院方,並希望他們了解事實後,能夠做一下更正。1999年4月23日晚,天津政府機構動用了很多武警,在中國天津市教育學院,抓、打、驅趕法輪功學員,多人被武警打傷,我被四名武警拽著四肢扔出教育學院。天津公安局負責人於7.20後,在天津電視台造謠說沒有打人,也沒抓人。

3、99年7月中共政府開始血腥鎮壓法輪功

因為電視新聞報導說,「法輪功學員紛紛退出法輪功,不煉了」等謠言,1999年10月8日,我獨自去天安門煉功,是想告訴所有人,那不是真的,我還煉。當時就被幾名警察拽著四肢扔上警車,被天津市紅橋區雙環邨派出所送去紅橋區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其間因拒絕悔過及不背監規,被十幾個犯人毒打,導致頸部不能動,頭不住抖動。後又因一女孩想學功,我教其煉功時,遭到管教警察毒打。我被惡警拖出毒打,那女孩手腳被上百斤鐐銬,又被精神摧殘,難以承受,導致自殺未遂。

1999年10月28日進京上訪,在信訪辦被中國天津紅橋區分局非法劫持,並遭毒打,後被非法勞教2年。

2000年1月初,我因沒有背隊規所紀,被強迫在雪地站一天一宿,也不讓穿外套。1月中旬,我整理勞教所迫害大法的材料,被強迫在雪地站了一天一宿,又被下到嚴管班嚴管。1月25日因煉功,被2名警察及六、七個犯人毒打,並被一警察強行把我的鼻子掰折,又被強行銬在雪地裏,惡警用2個警棍進行電擊。因手銬上得緊,深陷腕中,至今留下傷痕,小手指麻木。這樣一天後,又被強行在一寒冷房間(獨居)站了六天六宿,其間不許洗漱,不許睡覺,一天偶爾給一個冷饅頭,導致全身腫痛,一隻手銬後變形,口腔內膜全部脫落,牙齒鬆動,無法站立,精神近乎崩潰。

2000年2月中旬惡警給我進行造謠中傷,孤立打擊。由於高壓迫害,迷了心志,寫了一些不該寫的東西,2000年8月,家裏人花錢,把我保了出去,才脫離了那個人間地獄───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

2000年8月,天津市紅橋區分局法制科姓崔的惡警給我家打電話,逼我去給他們當特務,並威脅如不幹,將再把我弄進去折磨死我。迫於無奈,我夜間離開了家,從此流離失所,風餐露宿。

2000年9月在天安門廣場,被數名警察非法劫持,因拒絕上車,被他們毒打,導致除雙臂外,上半身整個不能動,在天安門派出所見機走脫了。11月18日又去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劫持至天津紅橋看守所,進行絕食抗爭,被強行灌食,並被勞教2年。

2001年1月,勞教犯人和2名惡警逼迫看破壞大法的東西,我告訴她們法輪大法好,你們這樣做對你們沒有好處。她們給我造謠並進行毒打,並強迫我站一天一宿。第二天早上,不法人員們又對所有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因為我說「我們雖然在這裏被押,可我們也有講話的權利。」警察命幾個犯人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到一房間後,命十幾個犯人毒打導致我上半身不能動彈,嘴角出血,昏倒在地。

2001年1月中旬後,因拒寫保證悔過等,被強迫站2個月(早六點到晚十二點),導致雙腳大腳趾甲壞死。4月初不法人員逼迫洗腦,並把我的四肢銬於床,2犯人按住我,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導致我的精神近乎崩潰,難以自控。4月底,把我關入洗腦班強迫轉化,後又調班進行高強度勞動迫害。

2001年中旬調班,我拒絕洗腦、被銬,犯人用我衣服擦皮鞋,並使用下流手段在我胸前用皮鞋蹭,並把痰吐在我臉上,在我雙腳大腳趾上用力踩捻,並在我身上連珠炮一樣的狠掐。2001年5月,在攻擊誹謗大法的會上,我站起來告訴她們,這些都是謊言時,被幾個值班犯人捂著嘴拖走,並被毒打。2001年6月調班,犯人受警察命令,強迫我背豆子,共20多包左右,導致上半身無法動彈。

2001-2003年這三年裏,犯人受惡警命令,對我進行包夾嚴管,不許任何人與我講話,並進行精神折磨,例如:時常在你不注意的時候突然重打一拳,或不許去廁所,不斷進行造謠中傷等等。我被強迫揀豆子,三四天睡半天覺,來車卸豆子,都是100斤、120斤、160斤的麻袋包,十幾包的卸,經常如此。

2002年11月19日被非法加期半年,惡警造謠說我自己不想走,因在眾人面前講清真象,被打,被銬三天三夜,又因拒絕幹活,被打,被銬幾天幾夜。

2003年5月2日薩斯病期間,半夜裏可聞慘叫聲,打罵聲,因抗議勞教所用暴力強迫法輪功學員們悔過,我被銬55天,其間不給打開手銬,被打,不許洗漱,不能睡覺,不許去廁所,同時強迫洗腦,並把我的衣物進行踐踏,來例假期間也強迫不讓去廁所。我的精神及肉體上遭受的打擊極大,人的基本權利完全被強行剝奪了,痛苦無法言狀。5月20日被銬期間,又被加期半年,理由是違反隊規所紀。6月26日解銬時,我已不會走路,才沒有再銬。

2003年7月-8月,惡警唆使邪惡犯人曹麗娜、龔遠鶴對我進行無理毒打,不讓我寫接見信,我堅持寫,遭毒打,臉被惡徒們抓爛,嘴裏也被抓爛,頭髮被揪下2大把。我爭得寫信的自由,惡警卻在背地裏把我的信扣下了,沒有發。後又遭毒打,頭髮被抓下2大把,這2個犯人後被提升為大值班作為獎勵。

2003年8月勞教所調班強行洗腦。9月中旬惡警說:「從現在開始,你不屬於勞教人員了」。另一惡警說:「你可以回家了」。但卻到10月份也未放我。於是10月7日,我走出勞教所,被大值班推了回來,於是我又跑出勞教所,大門鎖了,我被抓回毒打、上銬子。我把跑的理由說了,惡警們無言以對,第二天中午才解了銬子。後來有人對我說:「你一跑我們才知道真象,勞教所警察挨班造謠說告訴你走,你自己不想走。」惡警在背後造謠中傷。

2003年11月21日出所時,惡警韓金玲非法強行命幾個犯人剝光我衣服進行拍照,目的是檢查有沒有傷,怕我出去告她們。如果發現我身上有抹不去的重傷痕,就不放我出去了。

下面附上我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幾年中所遭受迫害的證據:
按時間順序:



4、法輪功把我從精神即將崩潰的邊緣拉了回來,再一次救了我

受盡折磨的我,出來時,已無法進行正常生活,經常昏厥過去,精神幾乎崩潰,但盡力控制自己。生活幾乎無法自理,不能過多的講話,通過看《轉法輪》,加上煉功,我終於可以正常講話了,也不再發生昏厥的事了,又是一次奇蹟。但是幾年的「地獄」中的折磨使我身體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幾乎喪失了勞動能力,而且很多我身邊的人都不理解,對我身體上的傷痛,很多人誤解,給我的精神上又增添了很多苦痛,這是中共政府給一個普通的中國老百姓,只是為追尋真、善、忍真理,只是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而瘋狂迫害後,所留下的無法彌補的傷痛。有多少追尋真、善、忍真理的法輪功修煉者,只是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而遭受了殘酷的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這是中共流氓政府繼「文革」及「六四」以後,在人民身上所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我從小到長大,經歷了很多波折,動盪,生活的窘迫,病痛的折磨,可是我從來體會不到中共政府關心老百姓。我記得戲曲片裏有這樣一句話: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這難道不是一個為官的準則嗎?而中共政府竟無數次的無端打擊老百姓,直至殘酷的血腥鎮壓,只是因為老百姓要求有自己的思想,要求有人權,要求有自己的信仰!那麼多的老百姓通過修煉法輪功,得到了健康的身體,擺脫了疾病的困擾,減少了那麼多的麻煩,同時又以健康的身體,更多的服務於社會,這不是有益於國家,有益於社會,有益於政府的大好事嗎?除非是一個只會無理智瘋狂迫害人權,迫害民眾,崇尚暴力的政府,才能做出這樣愚蠢血腥鎮壓良善的事情。

目前退出中共邪靈組織的人數已高達300多萬人了,中共垮台乃是天意,中共滅亡也是天定。勸那些還在為中共流氓政府當傀儡的人們,你們快點想一想吧,別再沉迷在眼前的利益之中了,做出明智的選擇,早日退出共產邪教組織,用化名在退黨網站退出都是可以的,勸你們為自己的將來多想一想吧!特型演員古月的暴死,預示了中共邪靈必定覆滅的事實,想一想哪有如此的巧合,古月演了84次毛澤東之時,同時是邪黨建黨84週年之時,怎麼會如此巧合呢?勸你們多加思考,追尋陳用林、郝鳳軍等諸多明人的足跡,洗去罪業,重生吧。抓緊時間不要再等了!希望我們天津市的各級中共官員也能儘快走出中共邪教組織,重新用真正自己的理念來審視一切,用良心來說真話、做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