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會提問時更應該敬師敬法

——組織和參加北美法會的同修你們做到了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2日】以前有幸聆聽師尊講法、解法。在每次參加法會之前,總是先把問題準備好以備師父解答時送上去。每次條件允許的時候,我就把問題打印出來帶著去參加法會,並選擇師父最喜歡的隸書(當時英文計算機系統很難找到中文隸書字體)。儘管這是人的表面形式,但我還是覺得應該這樣做。

日前一位同修給我講起師父在一次法會解答問題時看著學員潦草的手寫紙條拿出眼鏡的情形,我忍不住再一次落淚。敬師敬法,人人都在講,但是我們真的做到了嗎?

師父給我們開創的法會形式已經有十幾年了,師父親自在法會上為我們解法也有很多次了,特別是在北美這個正法中最「得天獨厚」的地方。但是在法會上手寫紙條這個問題似乎「由來已久」並已經是大家都接受的「既成事實」了。有學員跟我講:師父慈悲,師父寬容,師父都不介意,你還在意甚麼?

師父是慈悲,但這絕不是我們可以不敬師敬法的理由。正法走到今天,難道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師父是為甚麼而來的嗎?難道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師父為我們、為眾生付出了多少、承擔了多少嗎?難道我們現在還可以用十幾年前大法初傳時的認識、態度和方式(包括手寫紙條)對待我們神聖偉大的師父嗎?慈悲和威嚴是同在的。我們不能拿師父的慈悲當兒戲。

師父說過,天上的神都是跪著聽法的。可我們現在還有學員躺著看法。我以前接觸到的老弟子,用黃緞子包著《轉法輪》,每次學法時都是恭恭敬敬請出來再學法;可現在還有些學員看完《轉法輪》把書扔來扔去,或扔在地毯上,然後在上面跨過來跨過去。

就說提問這個事。我們知道,常人在工作中向領導反映問題或書面彙報工作時,都要用正規的公司信紙打印出來正正式式的上交。潦潦草草寫工作報告恐怕飯碗都會丟了吧。我們還知道,在佛教中,許多經書是刻在金箔上的,以表示對師對法的敬意(雖然那些經卷是五百年後才整理出來的)。然而在蒼宇洪穹中最殊勝的法會上,我們卻敢將簡陋紙條上潦草書寫的問題拿到師尊面前,讓師尊「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之後再來猜一猜我們條子上寫的是甚麼字。

提問的同修們啊!我們的提問一旦由師尊解答了,就將永遠雋刻在宇宙大法之中了,那麼我們的這種胡亂塗鴉式的紙條配得上嗎?你們問一問期待著你們代為表達心聲的千百萬大陸大法弟子允許嗎?你們問一問一起參加法會的其它空間的正法諸神允許嗎?

記得編輯部文章《慈悲偉大的師父》中講到:「師父將所有的這些壓向學員的業力與邪惡構成的巨大物質因素聚在一起,由師父用自己的身體承受,同時銷毀著這些邪惡的巨大因素。由於這些邪惡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業力與惡毒的因素,師父用了九個月的時間而且是用強大的功力才銷毀這些東西。但是由於邪惡的因素與業力太大也給師父的身體造成了嚴重的破壞,師父的頭髮白了,這是我們看到的,對師父身體造成的其他傷害,師父不講,擔心因此造成學員對邪惡生命的仇恨,從而影響學員修煉。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正法中師父為眾生耗盡了一切。」

潦草書寫紙條的同修啊,組織法會的同修啊,你們知道自己做了甚麼嗎?我真的為你們臉紅!我深深的為你們慚愧。難道我們還要為我們自己省事而再耗費師父的雙眼嗎?果真如此,那我們還是在「助師世間行」嗎?在嚴格要求自己的心性嗎?

能夠參加美加法會的同修們,你們真的是太幸運了!在正法修煉的今天,你們能自由、安全的參加各種大型法會交流,你們能親自聆聽到師尊講法、解法,難道你們就不能事前將問題準備好、打印好嗎?「師父來,我才準備問題;師父要不來呢,我不是白準備了嗎?」白準備是不是就虧了?是不是這樣想的?多大的投機心理,多大的得失心,多大的有求之心啊!常人中的學生還講要預習功課呢,我們卻不願意提前準備這一點點?

北美各地法會組委會的同修們,你們能在師父的身邊工作,就更應該敬師敬法,就更應該多為師父想一想。我知道總有新學員參加法會或有的同修來不及打印好問題。我們是否可以在會場準備一台筆記本電腦和便攜打印機,將手寫紙條鍵入後打印出來再交給師父解答,這一點無論在技術上和技能上都是很容易做到的。

海外大法同修,尊師敬法請從法會做起。

以上是個人認識,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