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看因果


【明慧網2005年7月21日】我在網上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一直想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其間干擾很大。以下是我所遇到的幾件事,與同修切磋。從中可以看到我的一思一念帶來的不同後果。

2001年的一天晚上,我與同修A打算去撕掉誹謗大法的宣傳欄。我們事先商量好:無論發生甚麼事,絕不聽從邪惡的指揮,絕不配合邪惡。我們帶上水,鑰匙就出發了。我們走到宣傳欄附近觀察,只見宣傳欄的東面有一個人,好像在喝酒,其它地方都沒有人。我請同修A站在我的東面擋住那人的視線。我用水澆到宣傳紙上,再用鑰匙在上面劃一個大交叉,然後把紙撕掉。快撕完的時候,有一個保安走到離我們不到10米處,我就發正念讓他看不見我們。撕完後安全返回。

2001年的一天深夜,我發真象資料被惡人舉報。家人在樓下聽說在這段時間裏正好有租房子的人進入該小區,然後看見來了一夥人按照出租房子的名單挨家挨戶地按門鈴詢問。我叫家人無論如何不要開門配合他們。可是人的一面返出來了,萬一有甚麼事,怎麼辦呢?小孩這麼小。我馬上又清醒過來了,不能這樣想。我沒有做壞事,而且剛好這段時間有人進入小區,這不是偶然的,是師父在保護我。我就在房間裏發正念,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沒有受到任何干擾。

2001年的一天晚上,我與同修B到一小區樓下的信箱發真象資料。走近信箱,看見一個人正從院子裏往家裏走。我當時心想,師父幫助我們,讓那人走開,我們好發資料。(其實是師父點化我,院子裏有人,要小心。)發了幾張,我看見院子裏還有一個人蹺著腿正在伸懶腰,他沒有看見我。我一邊發正念,讓他看不見我們,一邊叫同修B走。可是叫了很多次,她都沒有聽到。(當時也沒有想到去拉她走。)我只好自己走了。我發正念讓他追不上我們。同修B可能看見我走了,她也跟著走,可是晚了,惡人發現了她,並抓住她。我就站著等他們過來。(我感覺等了很久,可能是因為我發了正念讓他追不上我們。)

我聽見惡人問同修B發的是甚麼,是不是法輪功的資料,看一看。同修B看著我,我心想,我們發資料就是要給人看的,應該讓他也知道真象。我就對同修B點了點頭。同修B把資料遞給惡人。(我後來才悟到,應該不聽從邪惡的命令。)他一看是法輪功的資料,就要帶同修B到派出所。我們給他講真象他也不聽。也就不管他了。(後來我發現這種想法很不善。當時我應該用正念把他定住,不讓他幹壞事。)他拉著同修B往派出所走。我也邊念正法口訣邊拉著同修B,想叫同修不跟他走。當時也閃過「到派出所講真象」,「不好意思放下同修先走」等人的觀念。(現在覺得這些人的觀念都是很危險的。)走了幾步,同修B示意讓我先走。我就放開同修的手先走了。我邊發正念邊走,在拐彎處突然冒出很多人,我在人群中穿梭,惡人沒有追上來。我知道是師父保護我。同修被惡人帶走了,我很痛心。以致同修被非法判刑並關押8個月。

後來,同修告訴我,惡人發現我走了,就拉著同修去追我,同修就是不跑,還拉著自行車籃子,抱著大樹不讓他追。迎面又來了一些保安,惡人叫保安追我,保安聽了很長時間也不知道出了甚麼事。等保安明白過來時,我也走遠了。是師父在保護我呢。後來同修B也說她當時也是因為想可能是師父安排她到獄中講真象才被抓的。(其實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才被舊勢力迫害的。)

從我所經歷的事情中,我深深的知道正念是絕對能發揮其超常的作用的。我們的一思一念中時刻保持正念是關鍵。

由於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