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5年7月21日】我沒修煉,但我的丈夫是一名大法弟子。他於1998年春得法,得法後時時處處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

就拿家庭生活來說吧,當時孩子才一週多,我們倆都要上班,沒人帶孩子,他就主動擔起了採購蔬菜和家庭日用品的任務,回家後還幫我帶孩子,做家務,讓我能夠安心工作。因此,他在我們單位博得了「模範丈夫」的稱號,使一些朋友和同事都很羨慕。到了休息日,我們還常帶上禮品去探望雙方的老人。丈夫善良的人品深深打動著老人的心,使得母親常說:「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我們真是有福呀!」聽了這些話我也非常高興,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上天真是眷顧我,讓我找到了一個真心待我的丈夫,讓我有了一個溫馨的小家庭,有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兒。但我深深的知道這一切都是大法帶給我們的,學法修煉使丈夫沒有像社會上的一些年輕人那樣沉迷於酒桌、牌桌,流於複雜的人際交往中,他總是誠心待人,淡泊處事。

可是好景不長,1999年7月20日,一場對法輪功的打壓開始了。電視裏到處都是對法輪功的攻擊,還說煉功人自殺,不顧家等,對丈夫的了解使我知道電視裏的內容都是假的。從丈夫的身上我看到了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的品質,他們都是善良、正直、無私的好人,是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而這樣的好人卻被打壓,被迫害,難道人間沒有正義嗎?我感到有些憤憤不平,真希望有人能夠出來主持正義,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可是沒有世人站出來,他們都害怕了。聽說有些大法弟子紛紛踏上上訪之路,要把真象告訴中央政府,我被深深的震動了,這才是真正勇敢正直的人!

2001年的元旦,丈夫也要去上訪,我卻猶豫了,一直不敢答應,因為許多上訪者不是失去了音信就是被抓回來關進了監獄,我真怕失去他,失去往日溫馨的生活。丈夫慢慢的開導我,使我明白了一個做人的基本原則:「受人點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是大法給我帶來了寧靜和諧的家庭生活,現在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丈夫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不應該去說句公道話嗎?我含著眼淚默默的答應了。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丈夫就起床了,怕吵醒我和孩子他也沒開燈,動作很輕,其實我早醒了,但一直不敢睜眼,我怕管不住自己的心,讓我的不安影響他的行程。輕輕的閉著眼睛,我感到丈夫的目光溫柔的望著我和孩子,最後在孩子的臉頰上輕輕的親了一下就離開了。聽到關門的聲音,我知道他已經走了。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披衣坐在床上任憑眼淚打濕了我的臉頰。過了七八天,派出所通知我:丈夫上訪被遣送回本地並關進了監獄。我如雷轟頂,整個人都傻了,只是強烈要求探望,但獄警不答應。後來通過找關係、走後門,在他被關進本縣監獄的六天後我才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丈夫。他的臉頰明顯的消瘦了,寬寬的前額上有一個核桃般大小的包,帶著鐐銬的雙腿走起路來有些跛,嘴唇裂開了細小的口子,但臉上依然掛著笑容,眼神中依然露出堅毅和剛強。

「為甚麼做好人卻被關進了監獄?為甚麼說真話卻被關進了監獄?這世間還有天理公道嗎?」我問天問地。看著監獄中的丈夫我的心在滴血,我的眼在燃燒,最後決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救出丈夫。我奔走相告,但無人理,沒有辦法只好用找關係、走後門、請客送禮方法,最終他們答應了,但還要交罰款,就這樣共花去了一萬六千多塊錢丈夫才回到了家。

丈夫的上訪給我帶來了許多來自精神和經濟上的壓力,但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丈夫的錯,他做的對,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試問那些當權者,如果沒有你們對法輪功的鎮壓,這些大法弟子會去上訪嗎?他們會被關進監獄,被迫害致死,被迫流離失所,離開家鄉,離開親人嗎?而你們卻厚著臉皮到處吹噓:說大法弟子們不要家,從而引起親人們對他們的仇恨。其實這一切都是你們造成的,是你們迫害的許多家庭妻離子散骨肉分離,是你們在踐踏憲法,踐踏人權。

丈夫的故事還很多很多,我今天告訴大家的也只是他生活中的一段小小插曲,也只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朵小小浪花。我的講述希望能喚醒世人的良知和正義,認清這場造謠和欺騙。讓我們伸出援助之手,救救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