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更須讓正念顯神通


【明慧網2005年7月2日】

* 惡警的電棍對我不起作用

2001年11月我從勞教所出來後,找那些邪悟者講真象,被610的信息員(由邪悟者充當)舉報,於2002年2月2日被邪惡之徒抓進了看守所。在抓我之前它們就開會決定要勞教我。在看守所裏,我努力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多背法、向內找自己、多發正念,向接觸到的警察和犯人講真象。一個月後,它們要勞教我的夢想破滅了,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

這次在看守所發生過這樣一件事:農曆新年前看守所要「清監」。在看守所的院子裏邪惡對我搜身,一個武警用電棍電我,電擊中,電棍閃著火花,劈啪作響。電了一會兒,惡警停下來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惡警說:「還試試唄?」我說:「願意試你就試。」惡警又電了一會兒,看我還不為所動,就心虛的停了下來,小聲對另一個警察說:「這老頭兒不怕電,這老頭兒不怕電。」我說:「還搜身唄?」它忙說:「不搜了、不搜了。」

* 惡人被震懾住了

2004年4月邪惡之徒又動起了想勞教我的邪念,用欺騙手段把我關進了看守所。我牢記師父的話,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一個月後,惡警無可奈何的給我打開了走出看守所的大門。但邪惡對自己的失敗不死心,讓我單位上級主管領導把我送進了洗腦班。在洗腦班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當時洗腦班的所有惡人沒有一個敢出來阻止我,一個給我做「工作」的邪悟者趕忙跑了出去。洗腦班頭子去找610頭子,那個人根本沒敢露面(很可能掉頭逃走了)。整個晚上我看到那些邪悟者們一個個面目表情呆滯,之間很少有表情或語言上的溝通。

邪惡本來想讓我在洗腦班呆幾個月(不「轉化」就不讓出來),結果第十天我就堂堂正正走出了洗腦班。

* 「他想甚麼時候走就甚麼時候走」

師父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象。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我想,洗腦班也是有人的地方,我應該去那裏再講一次真象。正好這時單位領導奉「610辦公室」精神,要我還去洗腦班,我就去了。這時正是邪惡向北京地區聚集的時候,我也感到邪惡密度大了。到了洗腦班後,我高密度發正念,向各方面的人(包括洗腦班頭子)講真象。洗腦班頭兒開會回來,對邪悟者們說:「他想甚麼時候走就甚麼時候走。」

有一天,我想應該到外邊證實法了,就對拿鑰匙的邪悟者頭兒說:「開門,我要回去了。」她打開大鐵門,我就走出了洗腦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