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中裝著法 一切邪惡定破除

【明慧網2005年7月19日】2005年5月,由於同修不注意安全,家中保存的學員證實大法文章的底稿被惡人搜走,邪惡根據名單把我抓到洗腦班,妄圖以此破壞資料點。

在洗腦班裏,一開始由於法理不明,再加上猶大偽善的誘導,我的思想中產生了不學了的念頭,對法產生懷疑,但理性告訴我這個狀態非常不好。我知道這不是我,我努力排斥,但當時好像無濟於事。後來,我想起師父的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於是我把能背過的師父講法反覆背,就這樣,法越學,心越靜,心態越穩。不知不覺中,我的怕心、對法懷疑的念頭,都煙消雲散了。

師父說:「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我靜心向內找,發現自己近來光忙於常人的事務,忽視了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被邪惡鑽了空子。

師父說:「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師父還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上明白了後,我的心態更穩了,我增加了發正念的次數,對邪惡的各種要求,我絕不配合,而且利用一切機會揭露它們的惡行。

在洗腦班,有個叫郭學英的猶大,此人非常邪惡,幫610幹了不少壞事,毀了很多同修。針對此人,我首先發正念鏟除操控郭學英背後的邪惡,然後揭露她的惡行,郭學英幾乎天天守著我,騷擾我,這天她又偽善的對我說:「你別學了,再學就家破人亡了。」我嚴肅的對她說:「不學了?我學法前有高血壓,心律不齊,學法後全好了。今天你勸我不學了,出了問題你能負責嗎?我學大法按大法的要求做人,對社會有好處,可共產惡黨昏了頭,放著殺人、放火不管,專門迫害好人,我二姐、小妹,因修大法被抓進監獄,她們都是快60歲的人了。今天你們害人還嫌不夠,又來抓我,害得我有家不能回,孫女沒人照看。不讓學了?俺師父都說學不學是個人的事。你郭學英今天逼我不學,明天逼我不學,你居心何在?你出賣師父、出賣大法、出賣大法弟子,為了幾個臭錢,替共產惡黨賣命,你還有臉站在我面前嗎?」

郭學英聽後,臉色蒼白,啞口無言,好一陣子郭學英才回過神來,擠出一點笑:「別生氣了,咱再談談。」「你不配。」「咱交流交流吧。」「你不配。」「你口口聲聲喊著救世人,你不救我嗎?」「你不配。」因為我非常清楚郭學英的邪惡用意,所以我的三個「你不配」使邪惡無法再鑽我的漏洞。郭學英在我的正念場中,只是木呆呆的看著我,任由我揭露她的惡行。我一邊揭露她,一邊發正念。我聲音越來越大,郭學英慌了:「你別聲音那麼大,你怕別人不知道。」我一聽邪惡害怕了。你不讓我說,我偏說,我放開嗓子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共產黨迫害好人!」郭學英氣急敗壞的說:「你等著勞教吧。」我心裏一點不動,對郭學英說:「你說了不算。」郭學英見狀灰溜溜的走了。從此以後,郭學英一見著我就躲著走。

洗腦班的保安也很邪惡,他們有的用偽善的語言勸我放棄大法,有的表現很粗野,但任其詭計千條,我有一定之規。保安無計可施,便兇相畢露,開始踢我、打我。

師父說:「如果惡警、壞人不聽勸阻,還在一味行惡,可以用正念制止。」「正念強會使其拳腳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惡警、壞人互相行惡,也可以使痛傷全部轉到行兇的惡人、惡警那去」(《正念制止行惡》)我按照師父在法中講得動了真念,結果他們踢我,我一點不痛,而且他們不敢再踢了;連續兩天,保安和保安之間打了起來,有個保安被打走了,揚言不幹了。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威力與無所不能,信心大增,此時的我腦中全是三件事,根本沒有回家的念頭,慢慢的,保安不騷擾我了,猶大不找我了,好像都怕我,躲著我。

一天,兒子和丈夫來看我,問我:「好嗎?」我一看正好打我的一個保安在場,我說:「不好,他們打我。」兒子一聽,急問:「誰打你?」我一指保安:「他。」保安嚇壞了:「我沒打,我沒打。」我說:「你沒打,那我腿上的傷怎麼回事?」保安小聲辯解:「不是我幹的。」「不是你幹的,誰幹的?說!」保安說:「我不知道。」然後飛也似的逃了。

又有一天,來了一些公安說找我有事。他們看我是一個農村老太太,對我說:「我們也學過大法,我們也是大法學員。××因為資料已經進去了,我們想幫幫他,你能不能告訴我資料點在哪?」我看著他們笨拙的表演,心裏真好笑。我心平氣和的對他們說:「出賣同修的事,我不會幹。至於問資料點在那裏,等法輪功平反了我再告訴你。」

惡警氣壞了,還說:「你們口口聲聲救人,幹嗎參與政治,叫人退黨?」我說:「共產黨如果真是好的話誰會退呢?」於是我又開始給他們講真象。我正念越來越強,聲音越來越大,我感到了自己的身體龐大無比。惡警問我上過幾年學,我說沒上過學。他們說沒上學誰信,看你這水平,最少是大專。

他們看我硬軟不吃,晚上便用各種怪聲嚇唬我,放毒氣嗆我。我不為所動,同時發正念也幫助別的被抓來的同修。他們對我無計可施,洩氣了。說:「你是咱們市最頑固的一個,我們從來沒碰到,對你真是沒辦法,算我們敗了!」

他們怕我影響別的同修,要放我走。我說:「我不走。你們對我說抓就抓,說放就放。現在我被你們迫害的心律不齊,又有高血壓怎麼辦?不走!」邪惡沒招了,偷偷的找到我兒子(常人)說:「快把你媽弄回去吧,她不走別人都要學了,連我們都要聽她的了。」

我出來時,正好遇到猶大郭學英,郭學英狠狠的說:「你就這麼走了,走吧,這可戰勝邪惡了。」我望著理智不清的郭學英,心中感到非常悲哀。

回來的路上,兒子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偉大,讚歎的對我說:「媽,你做對了,腰桿可挺直了,就這樣!」另一位親人也說:「姨,你真行。」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洪大的慈悲以及大法威力的展現。同時我也明白了世人不會像我們那樣去深入了解大法,但他們會通過大法弟子的表現去見證大法的偉大,殊勝與美好,同時我們也是世人獲得拯救的希望啊,我們唯有做好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做的還有很多不足,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會更加精進的,不多說了。唯有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才能報答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