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監獄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5年7月15日】這幾年被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的男大法弟子約有一百多人,一大部份分散到其它監獄,蘭州監獄目前約有30名左右的男大法弟子在遭受漫長的迫害。女大法弟子全部在女子監獄關押。下面是在此受迫害的男大法弟子的一部份情況。

有名有姓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例:

李文明:30歲左右,20年刑,現在在三監區被嚴重迫害,據說在絕食抗議。

王有江:30多歲,10年刑,目前被迫害的腰都僵硬,走路靠拄單拐行走,步伐蹣跚,身體極虛弱,備受精神摧殘。

杜信:30多歲,4年刑,在監中隊被惡犯曹峰、魏××等犯人強拉到「反省室」毒打,強逼著寫遵守監規等保證。勞動幾個月後轉定西監獄迫害。

賀建中:40歲左右,7年刑,有次被關禁閉時,戴手銬、腳鐐和穿刑。出禁閉室時走不成路,由旁人攙扶,長時間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頭髮已全白。

高鋒:30多歲,4年刑,在入監獄堂堂正正煉功,被多次吊在單槓上,銬著抱電桿,長期手銬,長期不斷絕食抗議。被強迫灌食,打藥物吊針。曾遭到惡警王長林、劉秉成等的電棍毒打,嘴、臉、脖子、頭皮被打腫,起水泡、流膿。惡犯何叢善等也多次單獨動手打。惡警惡犯常搜身查鋪。

關子平:20多歲,5年刑,在一監區遭惡警毒打,長時間掛銬在鐵門上,絕食抗議。後因不配合參加勞動,被惡警楊東強行拖拉到禁閉室,衣服、背、四肢都擦破。被戴手銬、腳鐐和穿刑,被強迫銬在鐵老虎椅上灌食20多天。被逼寫參加勞動的保證才放出。

金髮水:30多歲,3年刑,在監區被幹警王明中、劉潤雲、王維紅、隊長孔××等多次強迫著看錄像(誣蔑大法的),寫保證書、轉化材料,以減刑為誘餌,並強迫其參加勞動,每月都要寫一份保證。

王小東(音),30多歲,8年刑,在入監中隊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不穿囚衣,不喊報告,不答「到」,不報數,不配合下蹲,不剃頭,不答考試卷子,要求煉功。被惡警賀理慶多次毆打,被惡警王長林、趙××等派惡犯趙輝、曹峰、馬凌、何從善等人前後強迫穿囚衣、剃光頭,頭上被刮了十幾個口子,血淋淋的。白天銬在鐵門上,晚上銬在床架上,惡犯趙輝、曹峰等多次毆打。後被關禁閉期間,又遭禁閉室惡警及惡犯等人的毒打,絕食抗議迫害,之後發到金昌地區某監獄。

(阝冒)立丙(音),刑期不詳,在被看守所迫害的身體極弱時,送到蘭州監獄,家中無資金。入監隊惡徒鑽空子利用為其治病之假象,送醫院花幾千元治病。後以此來誘逼他寫反面材料,轉化書之類的,並寫感謝惡黨的話等,其實蘭州監獄好多服刑人員有病看不了,不給看,一拖再拖,是司空見慣的事。所以用此假象轉化學員是騙不了別人的,包括服刑人員。

下面是一些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消息:

入監隊一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惡,被惡人毒打時高喊「法輪功萬歲」,被惡警及一夥惡犯強押著頭關禁閉,他喊了一路,引起各監區聽到的服刑人員的震動和稱讚。

九監區一大法弟子絕食抗議迫害,被惡警、惡犯毒打,不讓睡覺、強迫吃東西,後被強迫參加繁重的縫足球勞動。

八監區一大法弟子剛下隊時不配合邪惡,被惡警當眾毒打,揚言要拿他今天開刀殺雞給猴看。後該大法弟子被強迫參加「磨寶石」的熬人的勞動,每天要6點起床,晚上11點多才下班。因勞動強度大,加上惡警的惡,有犯人常因此被折磨,關禁閉,有犯人逼的上吊自殺的,有準備逃跑的。曾有一犯人被惡警打得喊「救命」。惡警威脅說:「打死你,我們最多判三緩四。」惡警窮凶極惡。

一監區一大法弟子被監區長楊東以能減刑、可回家探視一次等為誘餌,威逼其寫保證書「轉化」。

十一監區一年齡大的大法弟子遭惡警、惡犯毒打,不讓睡覺。連續幾週天天被逼看誣蔑大法的錄像,最後逼迫寫保證轉化,身體又極差,還被強迫勞動,每時每刻都處在極度恐懼之中。

入監隊獄警劉有仁借訓操時,一大法弟子不配合喊「口令」當眾沒給他面子,便強拉大法弟子到辦公室用電棍毒打。後其他入監隊大法弟子準備去找他講理,劉懾於威力而躲避。晚上監獄私下緊急商議,怕事情弄大,半夜三更將大部份大法弟子下放到各監區分散開來。

一次看守所押送來8名大法弟子,獄警搜檢時準備沒收一大法弟子的書。因不配合,獄警便毒打。另一名大法弟子上前高呼「不許打人」。因院內其他監區和看病的犯人,幹警都在注目。一惡警懾於眾目,忙勸「別喊啦!」之後將該兩名弟子和一名年紀大身體極虛的大法弟子退回看守所其餘則留在監獄。

以上僅是蘭州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許多學員在裏面所受迫害具體情況還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