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遭破壞性藥物注射的部份案例

【明慧網2005年6月25日】(明慧記者綜合報導)據《關於高蓉蓉被虐殺案的更多事實》一文報導,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高蓉蓉於2005年3月6日遭綁架後,一直被秘密關押在馬三家勞教院,直到生命垂危後於2005年6月6日被送到醫大醫院。監視人員曾當著高蓉蓉母親的面,多次問醫生高蓉蓉甚麼時候(能)死。據醫生反映,通過醫療儀器顯示,高蓉蓉的頭內有異樣;醫生並懷疑高的腦部異樣是因為曾被注射過破壞性藥物。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從馬三家到醫大的相關病歷及診斷資料,均被無理拒絕。

此案情提醒人們,注射不明藥物是中共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陰暗手段之一:

以下是在明慧網查到的吉林省、遼寧省、浙江省、四川省、北京市、山東省、廣東省、天津市,及河北省的部份相關案例:

* 吉林市船營區洗腦班案例

2005年6月22日報導,最近吉林省及吉林市「610」合伙在吉林市船營區秘密搞了一個洗腦班,並在當地街道不法人員及警察的協助下,採取誘騙、強行綁架的手段,劫持了10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這伙邪惡之徒為避免引起世人注意,把洗腦班設在了船營區春光村、春光乳業院內的招待所,不所謂「轉化」就不讓回家,洗腦班24小時專人看守。「610」邪惡之徒並對一名抵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注射神經藥物,使這名學員出現生命危險。

* 吉林市船營洗腦班案例

吉林市船營洗腦班在國內外正義之聲中於2005年6月初被解體。絕食抵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王影在洗腦班時絕食期間,被注射破壞神經的不明藥物後,身體造成了很大傷害。回家後由於身體繼續出現不正常狀態,王影就直接找到船營區610不法官員,質問惡人:你們給我打的甚麼針,我心跳加快,迷糊了幾天都緩不過來勁。610官員撒謊說:我們給你打的是葡萄糖……

* 瀋陽大北女子監獄案例

遼寧人法輪功學員於芳(化名,近60歲)。2001年9月6日,被非法押往瀋陽大北女子監獄。第二天,白姓獄長安排監獄醫院的劉院長,把她綁到四樓的死人床上,叫醫生注射一種不明藥物,共打了六個吊瓶。藥物注射進身體裏後,於芳開始上吐下瀉,身體腫脹呈黑紫色。被吊了六天六夜,大小便全在床上。逼著她接受獄中的規定。

* 浙江十里坪勞教所案例

明慧網2005年5月31日報導,浙江十里坪勞教所惡警們慣於使用體罰、酷刑、精神折磨和神經藥物,特別是馬三家幫教團到該勞教所傳授邪惡經驗後,惡警們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先是強制洗腦,然後是禁閉、酷刑,再配合以神經藥物,而所謂徹底轉化標準是「精神崩潰」,沒崩潰就叫「假轉化」。

對不妥協的學員,惡警會注射神經性藥物,然後把禁閉室鐵門緊鎖住,從攝象頭監視,有時打開門上一個小鐵窗進行觀察和恐嚇。

有位親歷這種折磨的學員說:甦醒後渾身無力,莫名其妙的心中充滿恐懼,見到的每個人臉都扭曲變形,像魔鬼一樣;感到周圍像地獄,時冷時熱,自己被當作實驗品來折磨;當外面傳來貓叫聲,就感到貓馬上會變成老虎那麼大,被放進來撕咬;牆壁上印痕像是活的,馬上會鑽出蛇和毒蟲來;全身每個毛孔都是充滿噁心的藥味,口水和小便都是濃烈藥味。看守的吸毒勞教們隔著小鐵窗看著自己在水泥台上滾來滾去竭力掙扎,有個別忍不住淚流滿面。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最後時間感都被折磨得完全消失了,每秒鐘都像幾千年那樣漫長,眨一下眼就似乎過去幾百年,心力憔悴極度疲憊,大腦極度勞累,幾乎超過極限。自己的精神掙扎在死亡的邊緣,好像折磨沒有了盡頭。

在浙江十里坪勞教所四大隊,一原臨安日報記者(法輪功學員)被神經藥物和禁閉迫害折磨得精神錯亂,後被送精神病院迫害。杭州法輪功學員李和平被關在禁閉室裏打,注射神經藥物,被造謠說走火入魔。一位退休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關在那四間禁閉室的窗口邊一間,折磨達2-3個月,在長期與人隔離以後出現嚴重幻聽。

* 四川攀枝花龔志會、闕發枝案例

明慧網2005年6月25日報導,2002年底,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法輪功學員龔志會(女)和闕發枝(女)一起去北京上訪。在北京遭到抓捕後,闕發枝被北京東城區的惡警注射了毒藥,導致全身浮腫,內臟器官衰竭。被當地公安從北京接回米易後,闕發枝生命垂危,惡警怕擔責任,才將其送回家。前後不過一個多月,原本健康的闕發枝在極度痛苦中而離世。龔志會也受到同樣的折磨。

龔志會堅信大法,米易縣惡警沒辦法改變她。因為她的丈夫是內江人,惡警就把她送到四川內江看守所。在內江看守所,惡警指使犯人毒打龔志會,抓起她的頭髮往牆上撞,邊撞邊擰她,擰得她全身都是青紫色。在被迫害中她一直在絕食抗議,總共絕食了42天。在絕食期間,內江的惡警給龔志會注射一種紅色毒藥,每天一針。據龔志會自述,不打針時沒事,一打完針,就全身疼痛。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是痛的,身體內更是撕心裂肺的痛,每次她疼得在地上翻滾不止。

42天過後,內江看守所的惡警看到龔志會要死了,就通知她丈夫來領人。她丈夫把人接到時,她就是只剩一口氣,已經沒有了人形。

如今三年過去了,因為她堅修大法,在大法超常的威力中,命是保住了。可是被邪惡注射毒藥後的後遺症卻時時折磨著她。她隨時都會全身疼痛,身體的肌肉疼起來,牽著頭不時的扭動,心口就像有人用勁死死的抵住,氣都喘不過來,內臟也是頂起頂起的疼(口頭語,不知該怎樣形容這種痛苦)。所有見過她犯「病」的人都會禁不住流淚。

* 山東劉大媛案例

明慧網2005年6月24日報導,山東法輪功學員劉大媛2000年到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象,剛到信訪局就被惡警抓住搜身、拳打腳踢,並被強行送進了山東省濟寧市精神病院迫害,遭到醫生、護士強行注射中樞神經的藥物。這些邪惡人員怕劉大媛死在裏面,才讓出院。

* 廣東溫粉華案例

明慧網「2005年6月2日大陸綜合消息」,報導了廣東揭西縣棉湖鎮法輪功學員溫粉華5月30日上午被縣公安局、610、棉湖鎮派出所聯合綁架的消息。

6月17日晚10點鐘左右,治安辦黃姓主任叫粉華的丈夫楊映鵬開門,說粉華將到家。映鵬開門沒見妻子,黃主任說粉華在車上。映鵬上車,見一女人扶著粉華坐著。映鵬嚇了一跳,叫了幾聲粉華,粉華有氣無力的哼了一聲,靠著車壁,癱在那裏,一動不動。映鵬責問為甚麼粉華會變成這副樣子,黃主任說是絕食所致,這時粉華還能說一句「我有食」。幾個人扶著她放下,粉華完全沒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兩天來,由親人餵稀飯餵湯,大小便完全要別人幫,自己沒力氣翻身,雙目緊閉,叫她只哼一聲。另外,粉華的腿上有多處傷痕,有的還滲著血水。而更嚴重的是手背、手腕等多處,有注射留下的針跡、淤青。據粉華的狀況分析,很可能被邪惡之徒注射不明毒藥。

* 天津未提供姓名者案例

2005年6月17日,明慧網發表了一位天津法輪功學員的文章,該文中提到:2000年11月我被劫持至天津紅橋看守所。我進行絕食抗爭,被強行灌食,並被勞教2年。2001年1月中旬後,因拒寫「保證」和「悔過」等,被強迫站2個月(早六點到晚十二點),導致雙腳大腳趾甲壞死。4月初,不法人員再行逼迫,並把我的四肢銬於床,2犯人按住我,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導致我的精神近乎崩潰,難以自控。4月底,把我關入洗腦班,後又調班進行高強度勞動迫害。

* 河北韓俊苗案例

明慧網2005年6月18日報導,河北雄縣法輪功學員韓俊苗(女,53歲,大專文化),保定市雄縣教育局招生辦主任。修煉法輪大法前,曾患有心臟病、肝臟病、腿浮腫等多種疾病,煉功後不藥而癒。法輪大法不但使她在身體上受益,而且她的道德標準也得到了昇華。韓俊苗在單位裏工作兢兢業業,領導、同事都知道她是個好人。

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韓俊苗從1999年7月到2005年5月她被迫害致死之日,曾先後被當地610惡徒投入保定精神病院、保定勞教所、高陽勞教所、石家莊勞教所、雄縣洗腦班、保定洗腦班,遭受各種酷刑折磨,仍然堅定法輪大法的信仰。回家後,又頻遭610惡徒的監視、騷擾。

1999年11月,韓俊苗正在單位上班,當時的公安局政保股警察到單位裏找她,以政法委書記寧紅茂找她談話為名,將韓俊苗信帶走非法拘留。10天後,政保股惡警將她劫持到保定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韓俊苗被四個大漢按住,強行注射破壞神經藥物,藥物反應使韓俊苗躺不下,坐不下,整整難受了一夜不能睡覺。在保定精神病院,韓俊苗被整整折磨了半個月,其間又被強行注射兩次破壞神經藥物,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法輪功學員遭破壞性藥物注射的部份案例-104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