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內江看守所給米易縣大法弟子龔志會注射毒液

【明慧網2005年6月25日】2002年底,攀枝花市米易縣龔志會和闕發枝一起去北京上訪。闕發枝在去北京上訪時被北京東城區的惡警注射了毒藥,導致全身浮腫,內臟器官衰竭。她們被當地公安從北京接回米易後,闕發枝因生命垂危,惡警怕擔責任,將其送回家。前後不過一個多月,原本健康的闕發枝在極度痛苦中而離世(2003年有報導)。龔志會也受到同樣的折磨。

龔志會堅信大法,米易縣惡警沒辦法改變她。因為她的丈夫是內江人,惡警就把她送到四川內江看守所。

在那裏她一直在絕食抗議,總共絕食了36天。在絕食期間,內江的惡警給她注射一種紅色毒藥,每天一針。不打針時沒事,一打完針,就全身疼痛,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是痛的,身體內更是撕心裂肺的痛,每次她疼得在地上翻滾不止。

面對這種非人的折磨,她說如不是師父不是大法,她也是沒命了。有一天她被犯人毒打後,整個人的意識都漸漸的散了,她覺得自己在往起飄,好像要走了。她動了最後一念:同化大法真善忍。這一念一出,她的意識又漸漸清醒了過來。42天過後內江的邪惡看到人要死了,就通知她丈夫來領人。她丈夫把人接到時,她就是只剩一口氣,已經沒有了人形。

如今三年過去了,因為她堅修大法,在大法超常的威力中,命是保住了。可是被邪惡注射毒藥後的後遺症卻時時折磨著她。她隨時都會全身疼痛,身體的肌肉疼起來,牽著頭不時的扭動,心口就像有人用勁死死的抵住,氣都喘不過來,內臟也是頂起頂起的疼(口頭語,不知道該怎樣形容這種痛苦)。所有見過她犯「病」的人都會禁不住流淚。

看到她痛苦的樣子,稍有良知的人都會思考,一個只想同化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一個遵紀守法的最善良的百姓,會被一個政府迫害成這樣。

江××流氓集團使用的最惡毒,最卑鄙,最下流,最無恥的手段只為了對付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迫害法輪功,天怒人怨。這些沒有了人性的人,做出的這些傷天害理的事的人,是一定要遭報應的,善惡有報是天理。那些還在幹壞事,給江氏充當打手、賣命的壞人,還在誇口沒遭報應的人,你們知道嗎?是大法和師父慈悲,一再給你們機會,讓大法弟子給你們講真象,讓你們明白你們是給甚麼樣的人在賣命,會給你們帶來甚麼樣可怕的後果。不要為了眼前的一點利益,讓自己永遠給江××當陪葬品。這樣的邪惡還會長久嗎?不會了。天理不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