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無理禁止大法弟子武克力會見親屬

——武克力的親屬給監獄長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0日】李強監獄長及各位領導:

我們是七監區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武克力的親屬,為了對你們「模範監獄」的聲譽負責,同時也是對我們自己的親人負責,向您反映一下我們看到和接觸到的你們部份幹警在司法工作中是如何「公正」執法的。

在當今社會中做為一個平民百姓不論有多大的冤情要想見到監獄長簡直太難了。在戒備森嚴的監獄中,在有那麼多警察在一樓把守的情況下,向您反映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在這種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我們只有採用這種特殊專遞方式,因為這封信的郵資相當於30封普通信件。讓你了解一下你的下級幹警是如何給你們「模範監獄」抹黑的。

5月25日我們去接見武克力,只說了三句話,不足五分鐘,電話就被莫名其妙的掛斷。武克力人被帶走,強行中斷了接見,七監區告訴我們中斷接見與監區沒有關係,我們幾百元的路費幾分鐘就白扔了。幾天後武克力給家來信說停止接見半年。

我不知道武克力在監獄違反了甚麼紀律,急忙打電話找到了張幹事了解情況。張幹事說武克力的一切很正常,人很好,停止接見是因為我們接到了通知。我問誰通知的,他說不知道。作為具體職能部門的工作人員不知道是誰通知的,那怎麼能去執行呢?這是不是有點太荒唐了?經我再三追問,他說讓我去接見室打聽。

在這種懸念中等到了6月17日的接見,會見室說停止接見,原因你們問監區。我們說問過了監區,說本人沒有任何問題,接見室不得不說是教育科通知停止接見六個月。我們來到了辦公樓,想上樓找領導問明原因遭到拒絕,只好打電話給教育科。接電話的人姓文,說停止接見找監區,我們不管這個事,我告訴他監區已經找過了,接見室也去過了,是你們教育科下的通知,姓文的說我不是管事的,那你就找科長。科長開會呢,那你得等開完會再說。我們就在辦公室外等著。後來在辦公樓前喊李壯科長接電話,這樣我們見到了李科長,當時李科長說工作忙,沒時間管我們的事,我們再三強調只用你幾分鐘時間,了解武克力停止接見的原因。李說問監區去,我又重複了一遍監區、接見室都如何說的,他一聽,沒法再推托了,說停止接見是剛定完的事,無論如何不能更改,兩個月後再說。我兩次追問為甚麼停止接見,李說有電話監聽錄音,我們說話有問題。我問李科長上次接見只說了三句話,怎麼有問題了。李說「我們判斷你們說暗語了」。你李壯通過監聽三句話的錄音就憑空判斷停止接見。停止接見本來是對被監管人員行為違紀的一種處罰手段,你李壯的監聽判斷就等同於被監管人員行為的違紀。這是哪一家的理?李壯還說,剛定完的事不能更改,這月是不能見了。停兩個月後,你再來接見。

通過與李壯科長的一段談話,在對武克力停止接見問題上,態度不明朗,沒有透明度,我認為如果對問題處理的公正,就應該坦坦蕩蕩的毫不隱晦的說出來,而不應該推托和掩蓋。由此,不得不使我聯想到李科長的下屬幹部李永生,他們處理問題如出一轍。去年關於武克力的申訴材料和個人應保管的一份判決書都被李永生扣押在自己手中,我們曾多次追問此事,有關人員互相推托,檢察室有關人員說已給我們寄回,但事實上李永生找武克力談話時都公開承認這些材料扔在他手中。我們真的不明白你們這些幹警在涉及到具體問題上,為甚麼會經常出現漏洞百出,口徑又如此的不一致,難道這就是他們的工作方法和策略?

其實依我們看不外於以下兩點:1. 對工作互相推托、不負責任。2. 處理問題不公正,因此不能堂堂正正的擺出。我們認為無論是哪種情況都是在工作中必須糾正的問題。其實我們很清楚在監獄裏對於幹警這種工作方法根本不算問題,而且是司空見慣的,並且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試想作為真正的刑事犯的家屬有幾個敢於面對不公正的處理去找領導過問?況且又有多少家屬能真正明白對與錯、是與非?(因為不掌握法律的有關規定)我們認為作為在監獄裏工作的一名司法幹警真的應該對自己工作負起責任來,同時對被監管人員也應該負起責任來,因為處理不當會導致人生命攸關的大事,儘管是在監獄,生命對於每個人來說是等同的。

我們之所以給您寫這封信,就是我們非常擔心的一個問題,那就是由於停止接見,會導致武克力思想的壓抑,精神的折磨,身體會出現嚴重病態,甚至導致生命危險,這是前車之鑑,我們感到非常可怕。

我們的親屬大法弟子李智泳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李智泳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開始,就是停止接見,我們聽之任之,結果三個月後突然接到病危的通知,儘管辦理了保外,到家後情況相當危險,如果再晚,回家幾天,生命就交待了。出來後,幾天內,體重迅速增加到180多斤,整個一個人變了形,不能睡覺,不能吃飯,呼吸相當困難,經過多人多方面的大力幫助,費盡了周折,才使病情有了轉機,那時的情景現在回想起來都不寒而慄,對我們的刺激和打擊那真是撕心裂肺的、無法言表。

所以我們決不會讓這種情況再度發生在我們的親屬身上,更何況武克力和李智泳是一樣性格的人,他們都是煉法輪功的好人。這種老實內向性格的人最容易出現這種情況。因此我們希望監獄長能妥善處理此事,我們就是要每月正常接見,我們也相信這個要求能達到,而且這個要求並不過份。

我們相信在李監獄長的過問下,7月19日我們一定能暢通接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