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邪黨文化,走正修煉的路(二)


【明慧網2005年6月2日】(接前文)同時我也一直在反思,為甚麼這種邪惡黨文化能迷惑人?就其本質來說,這種共產邪靈將人性中的所有弱點窺探的淋漓盡致,人有對名利情的執著,邪黨許諾讓貧苦的人當家作主、讓有知識的人執政,其實就是利用最下階層人對名與利的執著,共產邪靈不斷的許諾。雖然一次次人們被欺騙了,但是人性中又有善良的一面,相信下一次是真的,同時人性中對名利的貪婪會讓人等待著下一次。而且,邪黨不僅僅是許諾,也讓少數人得到一點點好處,作為其宣傳的榜樣,以便殘酷打擊另外一部份人,恐嚇所有的人,也就是大家說的「胡蘿蔔加大棒」。

修煉人的角度來看,我理解,貧窮富貴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貧窮的人消去業力後會變成富裕的人,但是共產邪靈不一樣,它就認為貧窮與富裕是絕對的,它就是要打破這種自然的狀態,鼓動貧窮的人去鬥富裕的人,讓貧窮的人在批鬥中擴張人的魔性。諾查丹瑪斯預言,1999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屆時瑪爾思將統治世界,說是讓人類獲得幸福生活。在三界的法理中看,人類在表面空間獲得幸福生活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從更高的法理來說,人類應該返本歸真,師父說過三界內的法理是反的,共產邪惡主義就是利用三界的反理許諾讓人類幸福在迷惑世人,讓世人不相信高於人類的世界,確切的說,共產邪惡文化就是利用三界內法理與高於三界的法理的差異,在鑽三界反理的空子,鑽舊宇宙法理不健全、不圓容的空子,所以這個邪黨是個真正的反宇宙的魔鬼。

如果一塊土地摻雜了多種變異的物質,人類社會的狀態就會面目皆非,當今時代,中國大陸的經濟所謂突飛猛進,高樓大廈林立、各種所謂時尚的觀念,一切向錢看,共產邪靈來了個大轉彎,甩掉以前的舊衣服,重新粉墨登場,拋棄了先前建立的所謂美好因素,例如在所謂的邪惡黨文化中的正直、善良、艱苦奮鬥,它披上了急功近利的外衣,以最快的速度,撞擊著人類道德根基的底線。常聽某些常人中的老人講,一提起來就是我們那個年代人們道德高尚、夜不閉戶,體現在修煉人的狀態中,就是對邪黨的認識不清、迷惑:把邪黨加劇道德破壞之前人們在社會生活中的善良表現,當成了中共邪黨的「功勞」──一切好的歸功於黨,這正是黨文化一直在給中國人灌輸的迷魂湯。以前,邪黨欺騙了一代人,現在又在用新的方式欺騙著新一代人,同時讓老一代人留戀以前的被欺騙,共產邪靈可謂撒下彌天大謊。

讀完九評,深刻感到正法進程正在向表面空間突破,時間的緊迫性,感到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推廣九評,讓國內的百姓了解九評。利用傳真、電話、信件、網絡等多種方式推廣九評。

最早期,我採用的是傳真的方式,我想中國的政府部門是邪惡控制最嚴厲的地方,首先應該在這些地方有些突破,我找出中央各部委的聯繫方式,發傳真,一有時間我就不停的發傳真。

有一次,我打到了一個省建設廳,好像是一個辦事員接的電話。他問我有甚麼事情,我說,我要發一份傳真。他說你等一等。過了一會,好像一個官員接了電話,他說你發甚麼資料,我說九評,您聽說過嗎。他說,嗯,聽說過,我還看過。我說,你覺得怎麼樣,他說,寫的很淺。我說,你也是當官的,共產黨是甚麼樣,你也心裏很清楚,九評寫的是事實。他說,我們這個地方,敏感一些,這些資料儘量還是少發。我對他說,現在形勢要發生變化了,你可以仔細的關注社會形勢的變化。他說,好的。

還有一次,電話打到某地的政府部門,當地時間是凌晨,我的電話打過去,沒想到有人接了電話。我說,給我個信號,我要發份傳真。他說,哪的,我說,海外的,他問,發甚麼資料,我說,海外的最新動態,他遲疑了一會,來了興趣,說,哎,你等一等,我給你個信號。傳真推廣九評的方式優點在於方便、快捷。

另外一種方式,就是打電話,打電話,也是考驗自己心性的一種方式。我首先給我的親朋好友打電話。九評推出大約兩個星期,我給我媽打電話,沒想到,我媽早已經知道。我媽說,你是不是加入了反華組織?出國這麼短的時間你就不愛國?我說,我也是中國這個地方出去的,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博大精深,老外都敬佩,我怎麼會反華呢?但是共產黨把中華民族的歷史文明都破壞了,你很相信儒教,但是你發現中國這個地方,當今儒教的一些行為準則,在社會根本行不通,是不是?她說,是。

我說,你知道這是為甚麼嗎?中國共產黨創造的這個社會環境,就是排斥這種行為方式,因為,它就是一個腐敗集團,腐敗就是它的發展動力,它給它的集團分子腐敗的利益,然後,這些腐敗分子來維持腐敗的現狀,越是正直的人,在社會上越受到排擠。中國的工人下崗,農民負擔沉重,還整天喊穩定,誰是不穩定的根源,就是它。中國有句話,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甚麼意思,堵老百姓的嘴,比擋洪水還要困難,在中國古代可以擊鼓鳴冤,老百姓有了冤情,可以到宮殿擊鼓,皇帝都要聽聽意見,可現在,信訪辦成了抓人辦。

我媽聽了,沒說甚麼。

第二次打電話,我首先是把九評的九個大標題念了一下,然後是大紀元的鄭重聲明。我對我媽說,我給你退黨了?沒想到,這一次我媽一句話沒說。

第三次打電話,我覺得我有必要把共產黨的本質和她說一下,我說共產黨就是最大的邪教,我給你舉個例子,你看看歌曲「血染的風采」。我媽說是啊,紅旗是英雄的鮮血染成的。我說,在一個正常的信仰下,有一個人死去了,人們會感到悲傷、悲痛,但是共產黨不一樣,它鼓勵人們犧牲/放棄生命,這就是邪教的體現。我媽說,當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國,是中國共產黨救了中國。我說,你查一查歷史,共產黨只有幾個屈指可數的戰役,百團大戰,歷史課本你看一看,根本沒甚麼正面抗戰,它真正的戰爭就是國內戰爭,國民黨才是抗日的主力軍。我媽聽了之後,覺得我說的是真實的,不說甚麼。

後來打電話,打到我家的一個朋友家裏,這個人是我們當地的酒廠廠長,我和他聊了一會。我說,你看過九評共產黨嗎?他說看過,我到歐洲出差看到過,江澤民被起訴了。我一聽他肯定是把真象資料和九評搞混了,我也沒有給予辯解。我說,叔叔你知道嗎,從中國還有西方預言中,都有一個關於赤龍的預言,後來專家考證了一下,這個赤龍就是共產黨的比喻象徵,這條赤龍會給中華民族帶來災難。你看看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都讓共產黨給破壞了。

他聽了,在電話那邊笑。我接著說,共產黨幹了這麼多壞事情,將來要遭受懲罰,它裏面的黨員也要遭受懲罰。薩斯病多麼厲害,這種病毒的基因,十分特殊,沒有一種特效藥能根治,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通風,北京人沒辦法,就在家裏念法輪大法好。將來還有一種更強大的疾病,這種病會淘汰很多人,首先就從黨員、團員開始。我在這邊給你用化名退出,就能免於這場災難。他說,行。沒想到他這麼爽快,我感到十分高興。後來,我想起來他女兒在薩斯病期間在北京讀書,他對薩斯相當了解。

有一次,我給大學打電話,這是個網友的電話。我和他說一會兒預言。開始的時候,他們宿舍輪番幾個人聽我讀預言;後來一個人說我不相信有神。我說你看不到,並不說明不存在的。你想想茫茫宇宙,地球就是銀河系的一個粒子,整個宇宙中,有多少個像地球一樣的星球,人類是唯一生命嗎?我接著說,龐大的生命有形的、無形的生命瀰漫在整個宇宙中,你看不到他的存在,它卻能看到你的存在。如果生命的身體是由原子構成的,就是無形的,你看不到他,他卻能看到你。

我接著說,我這是從《轉法輪》這本書中悟到的。他一聽,就問,《轉法輪》這本書是不是一本大百科全書啊,我被他這句話逗樂了,我說,我給你讀讀《論語》,你先聽聽。

後來換了一個學生接電話,我說,換人了是不是?他說,我也聽聽你講課。我跟他聊了一會兒,他說,我們這邊有個兄弟都想加入你們的組織了。我說,你把郵寄地址給我,有空我給你們郵寄九評。通過電話,我給很多親朋好友退了黨、團、隊。

另外,一種方式就是,網絡發信息,用qq 聊天,我的好友列表中有400多個人,我經常定期給他們發最新動態。有一次,在網絡上有一個朋友,主動和我聊天,聊了一會,我有點困,準備休息。我在網絡上打了幾句話:退出赤龍,退出中共,保命吧。她說,okay.真是有緣人啊。

平常公車上,只要有中國人坐在我旁邊我就把九評送給他們。我以前的學校有200多個中國人,我也把大紀元的九評特刊郵寄給他們。有時候想想,身邊的事情做的還是太少。我得法,我很幸運,但是有時候想想,自己很慚愧,自己應該充份發揮自己的能力讓更多的人了解真象。有時候,感到那種突破自我的難度和各種各樣的干擾,這更讓我感到應該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學好法,講真象,發正念,學好法就能破除變異邪黨文化的迷惑,突破自我心性的容量,心性的昇華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多發正念就能清除共產邪靈在另外空間的干擾與人體內的毒素,講真象就能破除共產邪靈因素的各種流毒。另外我建議大法弟子應該認真的讀讀九評,我讀完九評之後,發現自己有些觀念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我們本身對九評不是很了解,就很難去推九評,救度眾生就像常人做事情一樣,難以發揮各大的威力。

以上是我對邪惡黨文化的理解和自己在擺脫這種黨文化以及向世人推廣九評的一點體會,由於受層次和經歷的侷限,不妥當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