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國情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4日】我曾出訪埃及和土耳其,所到之處無不為那裏的另一種國情所感動。

埃及街頭有許多工藝品商店,四門大敞大開,裏面常常沒有人,金銀物品就那麼擺著,店老闆和伙計有出去聊天的習慣。你要拿了甚麼一般沒人看到。一天,我和朋友在一家小店買東西,現從街上把老闆叫回來。誰想老闆又找不開錢,去換零錢了,半天不回來。店裏只剩下我們兩個中國人,錢箱是開著的,就放在櫃台上,裏面少說有幾千美元。我們望著錢箱很不自在,不免生出恐慌。雖然我們不會偷人家的錢,但錢要是少了怎麼辦?我們嚇得一身冷汗,恨不得趕緊走開。

更讓我們驚奇的是,老闆回來後,竟然不往錢箱裏看一眼,笑著把零錢找給我們,和我們友好地「拜拜」。

在埃及,人看人都是好人,人與人都如此信任。

一天夜晚,我坐小公共汽車回賓館,由於語言不通,上街全憑手勢。我給了錢,售票員卻不幹,還拼命比劃。我用手勢告訴他,我已經給了不少錢,可對方還是不幹。隨著車子的不斷前行,他的嗓門越來越大。我想是碰到敲竹槓的了。無奈,我又拿出幾塊錢。對方竟然還不答應。這下我急了,心想如此宰客怎麼行。我把錢硬塞到他的手裏,他竟急得要哭。半天,我終於從他的手勢中看出,他不是在要錢,是要我賓館的鑰匙牌。我掏出鑰匙牌,他看後終於笑了。原來他是怕把我拉錯了地方。車子一直把我送到賓館門前,他這才滿意地對我點點頭。原來人家是為我才急成這樣,而我卻誤認為是宰客,真不好意思。

還有一次,我在尼羅河邊迷了路,找不到我坐的遊輪了。而遊輪要在半小時後開走。埃及的遊輪都是一個樣,我急得要命,求助路邊的一位婦女。我把船上房門的鑰匙牌給她看。婦女看後,跟她的小女孩說了幾句,小女孩也就十二三歲。女孩便帶著我向相反的路上走去。她一直把我領到我住的那條船上。那時離開船僅差兩分鐘,我由衷地感謝小女孩。感謝這個把所有人都看作是好人的國家。

在土耳其的大街上,到處都有兌換貨幣的小銀行。讓我們驚奇的是,如此多的銀行,竟然沒有任何保安設施,甚至沒有監視鏡頭。小店裏一般只有兩名工作人員,櫃台很低,裏面的錢箱,外邊人伸手就能提走。我們心裏都不免為人家捏著一把汗,心說,這要是被壞人搶了怎麼辦?

然而,大街上,人們的臉上卻是那樣的坦然,帶著如春風一般溫暖的微笑,完全沒有搶銀行的跡象。在許多國度裏,人看人,看到的都是好人。既然是好人,還用甚麼防範、擔憂和警覺嗎?人看人,看到的都是美好,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啊。◇(《明慧週報》副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