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610官員郝鳳軍指證中共迫害誣陷法輪功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繼中共駐悉尼領事館外交官員陳用林現身六四集會,聲明退出中共後,又一位來自於中共專制體制內的官員郝鳳軍也站了出來。郝鳳軍曾任職天津國保局、天津610辦公室。他披露了中共栽贓陷害、殘酷鎮壓法輪功學員的內幕詳情,公開聲援陳用林的正義之舉。

據大紀元記者蕭勤6月8日採訪郝鳳軍的報導,郝鳳軍透露了中共610辦公室組織架構、天津教育學院事件、天津法輪功103大案和焦點訪談節目栽贓法輪功的內幕詳情。迄今為止,郝鳳軍是第一位站出來公開指證中共栽贓陷害、殘酷鎮壓法輪功的中共官員。

* 610是幹甚麼的

郝鳳軍說,中共成立的610辦公室,就是收集法輪功學員資料、監視迫害法輪功學員。郝鳳軍說,別看現在電視報紙上對誣陷法輪功不起勁了,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一點沒放鬆,都轉到背地裏去了。

這個610辦公室,從一開始就不得人心。當時天津市公安局公開在各分局貼告示,招聘基層幹警到610辦公室工作,但報名人數一直寥寥無幾。可是由於610辦公室編製龐大,後來不得不用電腦抽警號的方式抽調人員,郝鳳軍不幸的被抽中了。

* 焦點謊談──媒體與司法狼狽為奸

2003 年11月5日,中共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炮製了專題片《‘專利’的背後》,片中,原法輪功學員、邯鄲鋼鐵公司高級工程師景佔義否認了他因修煉法輪功而出現的神奇現象。節目播出後被各地媒體轉載,成為中共打擊法輪功的又一所謂「力證」。那麼,這個自稱為揭謊的節目又是怎樣出爐的呢?

郝鳳軍說,他是這個節目製作過程中的直接目擊者。2003年,天津市公安局國保局接到一項特殊任務,由610辦公室一隊隊長帶領四、五個警察前往河北省石家莊市辦案,等他們回來時郝鳳軍看見在審訊室裏用手銬吊銬著一位頭髮灰白的老人,後來得知他叫景佔義。之後中央電視台記者來到國保局,據說是來採訪景佔義,給國際社會看看他是怎樣悔過的。

那天的採訪時是在國保局精心策劃下進行的,當時郝鳳軍就在門外,看到國保局副局長趙月增對景佔義說如果按照他們提供的台詞去說可以給他減刑,否則就再加一條叛國罪,判他無期徒刑或秘密槍決。可憐這位老人在他們的淫威下答應了他們的要求,上了電視,否認了因修煉法輪功而出現的人體神奇現象,去無奈的批判法輪功。後來景佔義被判刑八年。

郝鳳軍在屋外看到這一切,禁不住說了一句:「這不是謊言嗎?」沒想到旁邊就站著一名央視的記者。幾天後,他被叫去和上級談話,郝鳳軍知道麻煩來了,但仍憑著血性直言不諱的說你為甚麼要威脅景佔義,這位國保局的副局長立刻拍案而起說「你想造反?」之後,在中國北方零下幾度,沒有任何取暖設施的房間內,他被關了二十多天的禁閉。

* 親眼見證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

郝鳳軍說,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網絡偵查處發現有法輪功學員繞過網絡安全屏蔽登錄境外「明慧網」,他們將這一情況通報給了國保局610辦公室的警察,國保局610辦公室一隊(法輪功現案隊)負責偵破此案,代號「103」專案。年底此案被公安部列為部級督辦案件。

2002年年初,「103」案件開始抓人。在一天內抓捕了79個法輪功學員,另有2個人跑掉了(其中一個叫徐子敖的女孩才14歲,她母親孫緹在此案中被抓,一個14歲的孩子就這樣流離失所)。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郝鳳軍接到單位電話,讓他和另一名女警趕回單位陪同一名法輪功學員看病。當二人到達看守所後看見法輪功學員孫緹,五十多歲,就是一個家庭婦女的模樣。她坐在提訊室的凳子上,凳子上還有夾板扣在腿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條縫,當時審訊她的警察手上拿著一根半米長的帶有血跡的螺紋鋼棍,審訊桌上擺有一個高壓電棍,他說:「是我打的,沒事沒事」。郝鳳軍和女警進屋後就讓這名警察出去了,孫緹一下子哭了出來,她轉過身去撩開上衣,郝鳳軍驚呆了,她的後背幾乎沒有一點正常皮膚顏色了,全是黑紫色的!而且還有兩道長約20公分的裂口,鮮血在慢慢的往外滲。

過了一會國保局副局長兼610辦公室主任也來了,他命令郝鳳軍不許向任何人講這件事,還說等孫緹的傷好了,傷痕消除掉之後,再起訴她,再開始審訊。

郝鳳軍和那名女警給孫緹上了一個月的藥。在和孫緹接觸的這段時間裏,孫緹天天都向郝鳳軍詢問自己孩子的下落,當時他的心都碎了,一個14歲的孩子沒有父母在身邊,又不能到親戚家(因為孫緹所有親戚全部被監控起來了),她在外面吃甚麼、睡在哪呢?那幾天回到辦公室坐立不安。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他後悔沒能阻止這一切,內心焦躁不安。

母女倆的遭遇和他親眼目睹的慘狀常常出現在郝鳳軍的夢裏,令他徹夜難眠,更對中國的前途,和作為一個警察的前途充滿絕望。郝鳳軍說,這件事是他思想上的一大轉折,為他後來出走澳洲埋下了伏筆。

* 中南海事件前夜

郝鳳軍說:「我第一次和法輪功接觸就是99年4.25事件,因為他們去天津市教育學院上訪的時候,教育學院就坐落在和平區,在我們分局管轄範圍之內。4月22日法輪功學員去天津市教育學院的時候,我也去了,當時我所在的和平分局幾乎出動了所有的警力。我們到那以後,並沒有看到(這些法輪功學員)像一般工人上訪那樣喊打喊殺的,他們只是靜靜地坐著,然後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們,說你們法輪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們就找北京去。在此之前我並沒有接觸過法輪功,但當時我認為法輪功如果要去中南海,天津市政府要負一部份責任,市政府如果不這樣說,他們可能就不會到中南海去。並且當時在教育學院的樓頂,以及對面三層樓的樓頂,又好幾部攝像機,天津市國保局把當時在場的四五千名法輪功學員都進行了密拍和密錄,然後分發到各派出所進行調查、存檔,這就是所謂的基礎工作。」

* 中共,眾叛親離

自去年年底《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目前全球退黨人數已經超過225萬,而且這個數字還在像滾雪球一樣迅猛增大。在這種氣勢下,中共體制內的官員都在紛紛覺醒,退出邪惡共產黨,找回人性、正義和良知。先有陳用林,又有郝鳳軍,他們二人以非凡的勇氣站了出來,對邪黨給予迎頭痛擊。巧合的是,陳用林曾是在海外主管迫害法輪功事務的外交領事,而郝鳳軍則是在國內主管迫害法輪功人員的610辦公室警察,在中共鎮壓法輪功六年後的今天,法輪功沒有被壓倒,贏得了越來越多的尊敬和支持,反而是中共讓人們充份看到了它的邪惡流氓本質,走到了眾叛親離的境地。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的陳用林、郝鳳軍站出來,唾棄惡黨,選擇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