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少女茹碧的故事


【明慧網2005年6月10日】19歲的青春少女茹碧(Rubby)是印尼外勞,三年前來台灣打工,上個月回雅加達了。臨走前的兩個星期,茹碧知道了法輪大法,並且她帶著《轉法輪》,回到闊別三年的出生地洪揚大法。

三年中,茹碧白天在主人家裏負擔一切家務,晚上再到主人經營的休憩餐飲店幫忙,平日固定可休假之日,主人替她找了幾戶人家打零工,負責清潔、打掃、洗、燙衣服等差事,賺些額外收入。

我們煉功點一位同修,每星期固定一天請茹碧幫忙整理家務。五月十幾號的一個禮拜天,茹碧來了,對這位同修說:「老闆(很可愛的腔),你們家三樓,有一天有好亮好亮的光,光都跑到窗戶外面。」

同修很好奇,於是慢慢聽她說,並一起上到三樓。同修的大法叢書都放在這個房間,茹碧說,去年九月一天,她在此打掃,一陣風把原來在桌上豎著放的《轉法輪》吹倒在桌上,一道光從書裏衝出來,滿屋子好亮好亮,她說她嚇一跳,匆忙跑過去拿起書翻開看看,裏面沒甚麼呀!這時,同修告訴她,這是一本寶貴的天書,一本修煉的書。同修開始向茹碧介紹大法與慈悲普度眾生的師父。

茹碧說她想看看師父,當她看到書中師父照片,直說師父好帥啊!好好看啊!好亮啊!又翻到法輪圖形,她說都在轉啊,外面的在轉,裏面的在轉,中間也在轉。茹碧忽然想起:在看到光的那天晚上,她半夜兩點醒來,看到窗戶外面,一個大大的東西一直轉,一直轉。一連三個星期她都看到,原來就是這個法輪!

同修利用茹碧在她家最後三次工作機會,大略的教了她五套功法,並讓她一邊工作,一邊聽師父的講法。茹碧問同修,為甚麼師父除了說中文還會說英文,她說她都聽得懂。

這一下顯得時間更緊迫了,同修趕忙到輔導站,看同修能否幫忙,請得到印尼文的《轉法輪》。太玄妙了!同修真的拿出一本印尼文版《轉法輪》,這位同修太感謝了。

茹碧將她的《轉法輪》抱在懷裏,高興莫名。當晚她睡不著,連續幾晚都睡不著,就起床讀法。她說晚上沒有睡,但覺得身體好舒服、好輕鬆。有一晚茹碧讀法時,在書上看到師父在對好多好多人講話,一下子就沒了,但耳朵裏卻聽到師父說了四遍:元貝(譯音)。書頁上還出現了印尼文「元貝」字樣。茹碧問「元貝」這是甚麼意思?同修可被問住了,不知!後來在一位台北同修的幫助下,發現「元貝」是一個地方,離雅加達不遠。這也許是茹碧將來洪法的地方吧。

我們三位女同修安排了一點時間教茹碧煉四套動功。茹碧又告訴,她另一個「老闆」王太太的家也有好多這樣的書。一天,我們三名同修驅車拜訪了王太太。王太太夫婦得法五年了。王太太說:有好幾次,在她家,在她車上,茹碧一聽到放「普度」「濟世」的音樂就說,不要放!她要哭,她好想家,好想家。我想,那是茹碧的主元神知道,離開家已經是多久多久不可數的歲月了。我們正談著,茹碧從樓上輕巧的跑下來,跟我們打了招呼。

在茹碧最後一次做清潔工作時,我們又擠了二十分鐘時間,把「神通加持法」讓她儘快學會,她非常用心,靜靜的看,跟著動作。她的煉功動作非常莊嚴、漂亮,似乎她的主元神全神投入的學著。我心在感動,當同修教她說「法輪大法好」時,茹碧說:「我知道法輪大法,但不是你們教我的,我早就看到了,眼前就有英文的‘法輪大法’。」

僅有的兩三次見面,僅有的一點點時間,我們深怕漏失了哪一樣當前最重要的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有關的一切,「九評」也盡可能的說明給茹碧了解,同修把」小蜜蜂」讓她帶著,其他同修為她準備了師父教功圖卡、各種VCD、DVD……

茹碧臨行前的晚上,我們為她送行,將每天發「正念的時間」寫好交給她,為她帶上一枚法輪章,茹碧的大眼睛閃閃發光,她知道,非常肯定知道,她回去要洪法。她還說,她洪法忙不過來時,叫我們一定要去幫忙。

我們與茹碧互相揮揮手,擁抱了一下。我轉身仰望長空,心裏湧起了一首師父的詩:

天門已開

佛恩浩蕩度眾生
再造乾坤大法來
洪願穹體天地固
正微正洪正三才
世人能醒正念出
萬古天門從此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