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學員:修煉才是我要走的路


【明慧網2005年5月31日】我是一名小學教師,從教已有24年。1981年年底我懷著美好的心情從家裏走向社會,希望能在社會中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但是殘酷的現實讓我的美好願望徹底破滅。我由自信、自強逐漸變成一個怨天恨地的人,直到2004年10月份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我才明白過來。

年輕時代熱情奔放的我,面對的是一群群天真爛漫的小學生,我每天揣著課本,走進教室,兢兢業業地從事著我的教育工作,與這些純潔的小學生們在一起,感到無比的快樂。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與外面環境的接觸面的擴大,我漸漸地發現學校的黨員幹部與教科書上的黨員幹部形像有天壤之別。現實中的他們在利用權職,以公謀私。他們將自己毫無工作能力的子女安排在條件優越的學校,而有能力沒關係的教師被排斥在外;加薪晉級,首先考慮的是自己的子女、親屬,就連學生的考試成績也弄虛作假,因為學校有時是以學生的成績來衡量教師的工作的。一次,一位分管小學的校長為了給自己的親屬轉正創造條件,竟然利用職權,將所教學生成績排名第一的我與他排名在後的親屬對換了位次。我聽後感到非常氣憤。

我開始抱怨,也不再有剛開始工作時的那份幹勁和熱情,我與學生共同創造的那份快樂也蕩然無存,但我又不能放棄自己的工作,不能丟下學生不管,我還必須堅守崗位。可是學校後來的發展更令人感到惱怒,學校黨員幹部帶領一班人挪用學校公款,工作上拉幫結派,顛倒是非。我因看不慣這些現象而多次與校長發生衝突,脾氣越變越壞,情緒也越來越不穩定,經常為一些不平的事與領導層的人物針鋒相對,我因此也多次無端地受到批評和指責。我不明白共產黨的社會為甚麼會變得如此的腐敗、惡劣。生氣、憤怒、怨天恨地讓我的身體越來越壞,病痛纏身,吃飯都難以咽下,我已不能像正常人那樣生活和工作。學校裏交錯複雜的人際關係,明爭暗鬥的混濁環境讓我感到身心交瘁。我經常拖著疲憊的身軀,帶著怨恨的情緒,走上講台,在人生的道路上,我的精神深深的陷入了痛苦的深淵而不能自拔。

直到2004年10月,我接觸了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大法,就像迷路的人一下子找到了指路的路燈一樣,這麼多年的怨恨、氣惱一下子煙消雲散,我頓時明白:修煉才是我要走的路,做到「真善忍」才是我的目標。我的精神得到很大解脫。我不再為身邊的不良現象而憤憤不平,也不再為個人的得失而斤斤計較,更不再為了追求自己的名利而奮鬥,而是為了在社會上做一個好人,一個善人而努力。我慢慢學會「忍」,人也變得樂觀開朗。學校本是混濁社會中的一方淨土,可是現在也被侵蝕和污染。我深深地感到:要尋找精神樂園,只有修煉。

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病痛不離身,針藥不斷,而現在變得一身輕鬆,從煉功後就再也沒有進過藥店的門,連同事都說我變得神清氣爽,整天像有使不完的勁。我常常感嘆:我為甚麼沒有早一點進入法輪大法的大門。如果那樣,我會少承受許多精神上的痛苦和身體上痛苦。但轉念一想:現在入門還為時不晚,我不是已經走在返本歸真之路上了嗎?

法輪大法長功很快,煉功接近半年,孩子和家庭都跟著受益,孩子不再生病,家庭變得和睦。我衷心地感謝法輪大法拯救了我的精神生命和我的身體。我現在每天早晚都堅持煉功,每天堅持學法,認真領會《轉法輪》的含義,我要慢慢去掉我自身的一些壞習慣、壞脾性,去掉許多常人的執著心,盡職盡責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無怨無悔地為學生們服務,堅定地在修煉的路上走下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