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京上訪後失蹤的大法弟子可能已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7日】最近我留意到明慧網登載的大法弟子失蹤的消息,仔細看發現各地失蹤的大法弟子,大多是進京上訪後失蹤的。有一天我猛然想起一件與此有關的事。

那是在幾年前,約2001年左右,我在北京的一所醫院陪床,同室的一位大姐很健談,幾天後熟悉了,在我向病房的人們講真象時,她能接上話和我一起講,而且所說的話與大法弟子無異,我感到很高興,不料她也問我:「妹子,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當時還比較謹慎,尤其在北京,就問她:「你煉法輪功嗎?」她大大咧咧地說:「我不練,但我看你說話辦事就像法輪功。」我正感到納悶的時候,她解釋說:「我不煉法輪功,但我有五個法輪功好妹妹。」看我不得其解,她激動地講述了她的一段經歷:

「我是河北一個地方的農民,因當地政府強佔村裏的地,只給一點錢,從此俺們沒法生活,小孩病了也沒錢看,我就領頭到村裏縣裏討個說法,結果被政府抓進牢裏判了3年。同牢房關了五個法輪功妹妹,她們每天給我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一聽法輪功說的做的都是對的,和我想的一樣,她們就說我的根基好,於是我就每天和她們一起煉功背《洪吟》,到現在我還記得十幾首呢!監獄不讓她們煉功的時候,我就起來和獄警吵。她們絕食我也絕食。我甚麼也不怕,出頭保護這五個好妹妹。」

隨後的幾天裏,在陪床的空餘時間,我們又斷斷續續地隨著這個話題談下去。她是被提前釋放的,因為她在北京有一個遠房姐姐,姐夫是中央的一個主任,她的大兒子到北京找到親戚,不久就把她放了。出來後她做了兩件令人震驚的事:一、讓大兒子把《洪吟》抄了,每戶貼一首(根據她背的);二、到北京天安門打橫幅。她告訴我:「五個妹妹每天念叨,出去後要到天安門打橫幅去,現在她們出不來,我就替她們去了。」

她到北京後先到表姐家表示感謝,然後說出去轉轉,就直奔天安門,打開橫幅,然後被惡警抓、打、塞進警車。

以上情節與其他大法弟子遇到的無異,後面發生的就不一樣了。她被抓到警車裏一會兒就被放了,這時她也納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因聽五個妹妹說只要被抓就會關起來,怎麼就放了?她就坐在地上沒走。不一會兒表姐夫站在她面前:「怎麼還不走,你到這兒起甚麼哄?!」她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我沒事。這不是把我放了嗎?」她姐夫就罵她:「放了你了,看把你美的,是我在那邊車裏看到你。要不是我在這兒,你死還不知道怎麼死的!」晚上回到家繼續教訓她:「這是鬧著玩的嗎?有多少人來這兒後,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共產黨有的是辦法。」

當時她只知道姐夫是中央的官,表姐告訴她,姐夫是羅幹手下的一個主任,專管迫害法輪功。表姐第二天就買一張車票,趕快將她打發回家了。

當時聽後我很震驚,也曾懷疑過她講的真偽。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將這件事淡忘了。但這個大姐爽直的性格樸實的語言及她的音容笑貌至今給我留下太深的印象,讓我經常想起她的,是她一再懇求我給她一本《轉法輪》,她聽五個好妹妹講過而沒看過,當地也沒有修煉的人。

現在我想,大姐的話是真實的,一個仗義執言、沒有文化的村婦,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是編不出來的。聯想到進京失蹤的大法弟子,很可能已被中共邪靈惡黨迫害,很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