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時刻保持正念


【明慧網2005年5月25日】2005年3月13日,我出一次遠門,在車上看書的時候,有一乘警走到我跟前問我:「你看甚麼書?」我沒回答,他又連續問了幾遍。當時我心裏不穩,想到身邊還有那些大法的東西怎麼辦。我想只要不惹他發怒,讓他看看還能還我,於是我順手把書給了他。這是對邪惡存有幻想。果然,他看完了不但不還,還說「都哪些東西是你的?」便當場非法搜查我攜帶的物品,然後把我戴上手銬,送到一個公安分局。我就這樣被綁架了。

一進院,看見四個字「刑警大隊」,我深知這種地方是乾甚麼的,心裏想著大法,不停發著正念。進屋他們第一句話就問「你叫甚麼名?」我不吱聲,心想決不能報名。上次逼迫我按手印留下的污點我才聲明作廢,決不能再承認邪惡的迫害。這時一群人圍住我大吼:「快說叫甚麼名字?!」「你說不說?」「你不說,到那屋也得說,還不如現在說呢!」我還是不說。他們就聯繫市局,不一會來了兩個人,進屋看了看我,便說:「是她呀,老油子了,這個咱整不了。」就走了。過了一會,又有人進來,還是這套話。整個下午輪番審訊,沒有結果。

他們把我帶到後院一屋,這裏房門都用鐵皮包著,不透光,陰森恐怖,此時此刻,我顧不上多看一眼,不停的發著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就是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進屋他們又問我:「你叫甚麼名字?」我想,該面對的就得面對,我說:「告訴你,我叫‘法輪功’,你寫吧。」他似乎見慣了,說:「那行。」然後不知他又寫了點甚麼,便說:「你簽字吧。」我晃了晃頭不簽,「那我就寫拒絕簽字。」然後他又說:「那你就按個手印吧。」我說不按。他邊寫邊說:「拒絕按手印。」最後,他說:「強制執行!」

之後,把我送到看守所,接收的管教又問我叫甚麼名字,好半天不見回答,便說:「你不說我們就不知道了?」他馬上說出我的名字,吩咐將我送進號中。第二天早餐時我沒吃飯,我想起師父的話:「現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錯過了這段時間哪,就錯過了一切。歷史不會重來了啊」(《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我不能待在這兒,還有那麼多該做沒去做的事呢,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啊!我求師父加持早點出去。沒過幾個小時,我開始嘔吐血水,手腳發冷。第三天繼續吐血,腹中劇烈疼痛。他們就上報聯繫。不久,分局來了幾個人,對我說:「你家屬來接你,叫你回家,回去別再煉了。」這時周圍的女犯們都好心的為我說情,告訴警察:「她不能煉了,她剛說過了,她不煉了,是吧?你快說呀,告訴他們,你不煉了。」我慢慢抬起頭,向在場的所有人只說了一句話:「我不能不煉。」一群警察也笑了。

不多時,家屬到了,警察說要先上醫院看看病,我不同意,他們就硬把我抬上車。到醫院檢查,病情十分嚴重。警察為了儘快脫手,問我家屬敢不敢接回家,我姐姐說敢接。他們說:「那你就簽個字吧。回去後要是死了,我們一概不負責任。」

就這樣被關了兩宿後回到家中。這次經歷,我深深體悟到:正念不足就被抓,正念足時惡就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