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定格在哈佛廣場的反酷刑展(圖)

【明慧網2005年5月24日】(明慧記者悅然劍橋市報導)每年四、五月之交,哈佛大學的中國大陸學生社團「哈佛中國評論 (Harvard China Review)」都會舉辦一年一度的、以中國為主題的大型研討會。每次都吸引很多美國東北部地區的華裔精英和希望拓寬中國市場的西方人士。由於直接受中領館的支持和中共造謠宣傳的毒害,「哈佛中國評論」一邊倒的強調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和市場吸引力,給人以中共經濟前途無量的假象,使得與會的很多中西方人士對中共前景充滿幻想,反而對提出中共人權狀況和信仰自由等問題的人士抱有排斥和誤解,認為這是負面看待中國。

為了讓參加「哈佛中國評論」的人士和哈佛大學的師生了解中共本質以及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波士頓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對哈佛大學的系列講清真象活動。

(一)「九評」是破解中共毒害的良藥

針對許多中西方人士急功近利,想在中國市場撈一筆,而排斥真象的情況,學員們以傳播「九評共產黨」為突破口,讓人們看清中共邪黨的本質,從而不再被「中國經濟形勢大好」的欺騙所迷惑。4月30日,法輪功學員在「哈佛中國評論」停車場入口處打出多條中英文橫幅,如「‘九評共產黨’引發百萬退黨潮,投資中國必讀‘九評共產黨’(See why over 1 million have resigned from the Communist Party; Read ‘Nine Commentaries’by the Epoch Times)」,「退黨是良知的覺 醒」,「愛我中華退出中共」和「中共 ≠ 中國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China)」。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許多開車來參加會議的中西方人士都看到了橫幅,據現場參加打橫幅的汪先生表示:「看到很多車裏人的表情顯得極為震撼」。同時路口的交通信號燈處有學員向等信號的車內派發中英文「九評」,大多數開車來參加會議的人士看到了橫幅和拿到了「九評」。

值得一提的是,當學員在事前向警察局申請打橫幅許可時,警員在聽到真象後,表示非常支持,原本的申請費也給學員免了。

(二)時空定格在哈佛廣場的反酷刑展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哈佛廣場比鄰哈佛校園和哈佛地鐵站,熙熙攘攘,熱鬧非凡。幾次反酷刑展都在週末舉行,雖然都下著雨,但哈佛廣場上的人們依然被深深的吸引,不由得停下了雨中匆匆的腳步。反酷刑展的組織者瑪麗﹒白若牧女士介紹說:「當我們的酷刑展立起來的時候,那一刻好像時空都定格在哈佛廣場,周圍行色匆匆,沉浸在個人世界中的人們好像一下子醒過來了,都不由得圍過來,要看清楚,像定住了一樣,我們的反酷刑展成了一個聚焦點。」

另一位組織者周巧愚女士則表示:「正義站在法輪功學員一邊。幾次反酷刑展都是在天氣預報有暴風雨的前提下如期舉行的。大家覺得我們所做的就是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本質,喚醒更多世人,一點暴風雨擋不住我們的腳步。每一次當我們來到哈佛廣場時才發現雨並不大,只是毛毛細雨。有趣的是,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同修都說‘我家那邊和一路上都是瓢潑大雨,可是一到哈佛廣場雨就小了。’」

幾次反酷刑展上,學員們不斷的聽到哈佛的師生說「前一、兩次就看到了,實在太震撼了」。反酷刑展中有很多美好的故事,這裏僅舉幾例。

「希望天氣很快變好」

反酷刑展對面的咖啡廳裏坐著一位看似學者的老人,他微笑並感慨的告訴我們同修:「我希望天氣很快變好,在這樣的天氣裏也只有法輪功能堅持。我知道你們在過去幾年裏一直都這樣做著,法輪功非常偉大!你們很美!」

「我要告訴我弟弟」

一位老人站在橙色橫幅前看了又看,同修跟他講完真象後又和他解釋橫幅上的話:「不要聽你中國同事講的,他們是被謊言欺騙的----」,老人說:「我弟弟去中國的一個公司做事,最近剛從大陸回來,他一點都不知道在中國發生的這個迫害的事情。我會把這份報紙給他,我要告訴我弟弟橫幅上的話」。

「你們是這個宇宙中最美麗的生命」

一位瘦瘦的身材挺直的美國中年婦女走進反酷刑展,第一句話就說:「我感覺很不舒服,我難過得不舒服」,接著她又解釋:「我了解這場迫害,每次看到你們活動展示真象的場景,我就非常難過痛苦。這麼多好人卻在中國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五年多了,每天晚上當我一想起這件事,我都痛苦的要死,……」然後她握住同修冰冷的手搓來搓去並親吻了幾下,眼含淚水問:「告訴我怎麼才能幫你們制止迫害,怎麼辦?」同修回答:可以跟美國的媒體議員、各級政府部門打電話、寫信聯繫,把真象傳遞給你更多的親朋好友,這位女士說:「我已經做過了,當然我還會做,但這還不夠,是不夠的,我一定要想辦法,每天我要更多的為你們祈禱。」「過去我一直在佛教中,現在我已經沒有錢了,但我必須制止這場迫害。」「你們是這個宇宙中最美麗的生命……」。說完後,婦女來到演示酷刑的同修面前,雙手合十,深深的不停的鞠躬,淚流滿面。之後她又走入煉功的隊伍,模仿同修做了一會兒抱輪才靜靜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