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發正念、煉功所見


【明慧網2005年5月23日】一個星期天上午,媽媽坐在沙發上給我讀法,突然媽媽手抱大法書倒頭就睡,我告訴媽媽那是邪惡在干擾,可她說:「不行,睏得抗不了了。」說完便呼呼入睡,我坐在媽媽身邊發正念,看見一個披著長長白髮、穿著白色破衣服的魔正在向媽媽吐白氣,它一見我要鏟除它,它轉身就逃,最後被我消滅了,這時媽媽睜開眼坐了起來,媽媽說她也知道是魔干擾,可就是堅持不住。

現在發正念,我看見的基本上都是紅色惡龍,有細長的、有大肚子的、還有7個頭的。細長惡龍的爪子很鋒利,有時它的爪子會變成蟒蛇。大肚子惡龍能從肚子裏釋放小惡龍。有一次我看見紅色惡龍踩在許多屍體上,它的爪子一用勁,從屍體中冒出的污血就在空中變成了惡黨符號,還有一團黑色物質在空中蠕動,上面寫著「黨文化」,空中還有血旗、惡黨符號、紅領巾,讓我都給鏟除了,但紅領巾比較難鏟一些,也許是少年兒童受惡黨毒害太深了吧。

有一次,我看見一些帶刺兒的短劍在空中飛,上面分別寫著「共產黨宣言」、「馬克思主義」、「毛XX思想」、「鄧XX理論」,我發出功能鏟除它們,只見幾本《九評共產黨》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把利劍,把那些壞東西砍得粉碎。

還有一次,我發正念鏟除北京的邪惡,只見天安門廣場是一個陰森的墳地,那旗就是一個揚幡,我清理著毛魔一些剩餘的東西,這時有一些陰魂從毛魔屍體上逃向博物館,讓我全部給鏟除。天安門城樓上掛的毛魔畫像,背後藏著許多紅色惡龍和其它的魔,讓我全部給消滅。我還看見魔在大會堂裏開會,大會堂裏盤著許多紅色惡龍,大會堂門口的大石柱子上也盤著紅色惡龍,大會堂上的國徽是一個骷髏頭,讓我全部炸毀。馬、列、毛、鄧這些魔張牙舞爪的從血旗上冒出來毒害世人,也讓我給鏟除了。

現在紅色惡龍比較弱,比較容易鏟除。大法剛受迫害時,有的魔坐著黑蓮花,幹鏟不死,需要師父加持才行,而現在就沒有這種現象了。

因為我上學,覺得時間「緊」,所以我只發正念,但不經常煉功。「五、一」節期間,媽媽領我煉動功,我一邊煉一邊忍不住笑,媽媽一邊煉功一邊訓斥我不認真,我不笑了又生起氣來。這時我看見一個大肚子紅色惡龍在向我開槍,往我身上打笑彈和氣彈,我把它給鏟除了,這時又出現了一個牛精,它兇狠的說:「你敢煉功?我殺了你!」它一靠近就被我身上的功能給滅了。還有一個骷髏頭,眼睛冒著紅光,也被我發出的功能滅掉了。慢慢的我靜了下來,這時我看見我家的牆上、地上、錄音機上開滿了各種各樣美麗的花,我還看見師父坐在蓮花上向我微笑。我看見一個天人樂隊在演奏煉功音樂,有搖鈴的,有敲木魚的,還有彈箏和琵琶的。煉法輪周天法時,我看見我腳下的一個空間陰森可怖,當我隨機下走時,能量一下子打了過去,那個空間的天一下子變藍了、山也綠了、桃花也開了。當我煉頭頂抱輪時,我堅持不住就兩側抱輪了,這時我看見一些穿著鎧甲的將士跪在我的面前懇求道:「主啊,求求您多堅持一會吧!」我又把手舉到了頭頂,這時他們消失了,我看見我世界的眾生向我撒下了漫天的鮮花,他們派了一隻精心打扮的大鳥給我送來了花環,掛在了我的脖子上,當我疊扣小腹時,我世界的眾生歡呼起來:「得救了!得救了!」第二天我煉功時,他們又向我撒下了更多的花,我脖子上的花環都放不下了,他們還給我送來了許多水果,他們爭先恐後的下來坐在地上,一邊看我煉功,一邊議論紛紛。

後來,媽媽給我讀了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我才知道自己肩負了多麼大的責任和使命!我今年10歲半,修煉了7年多,可我很少煉功,有時媽媽早晨煉功時,我就躺在被窩裏看,媽媽叫我時,我就裝睡。其實每天抽出半個小時,兩天煉一遍功還是能做到的,看來我再不煉功,就要耽誤大事了,自己世界裏的眾生都急壞了,從今以後我要好好煉功了!

我所看到的這些景象,對媽媽的觸動也很大。她煉功也不像和平時期那麼勤奮了,經常幾天才煉一遍,有的學員認為師父說的「三件事」沒明確提到煉功,所以煉功就懈怠了,其實煉功也是修煉的一部份,也很重要。

我以後會努力精進,不讓師父失望,也不讓自己世界裏的眾生失望!

媽媽把這個體會打字成文時,突然幾次嚴重的腹痛,我發正念看到有幾條黑紅色的惡龍撲向媽媽,我把它們鏟除了。師父發出法輪中的金光射向媽媽小腹,媽媽才能從新打字,原來邪惡很怕把這些事情讓大家知道。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