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成長中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嚴


【明慧網2005年5月20日】我現在正在中國大陸的一所大學讀書,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時我剛剛小學畢業,直到現在很多周圍的同學都說羨慕我的無憂無慮而樂觀的性格。正是每一位大法修煉者所共有的純善與正直和不斷修煉自我的高尚的內心讓周圍的人無不感動和折服。

風雨兼程,大法伴隨我到大學,一次次的有驚無險,大法所帶給世人的福音與偉大,我想應該把他記錄下來,讓後人敬仰……以下所講述的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的故事。

大法讓我原本多病和飽受風霜而幾近崩潰的母親從新走上了希望之路,她的變化無不觸動著身邊的每一個人,而我的變化也讓身邊的人刮目相看。因此我對大法堅信不移,我對師尊感激不盡。當我們沐浴在大法的慈悲和純正的修煉氛圍中時,噩夢般的鎮壓開始了。它的降臨毀掉了我們原本幸福的家庭。面對鋪天蓋地的對大法的迫害,我們始終都沒有動搖過,依舊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然而這麼好的大法這般讓人踐踏與迫害,一個被大法拯救的生命怎能坐視不管,當時我們非常肯定是政府搞錯了,只要去澄清事實就會還大法清白。於是我和媽媽在地方寫信上訪無門的情況下衝破種種阻力踏上了去北京上訪的征程,孰知去北京上訪卻被截被抓,我們才明白不是政府搞錯了而是他們就是要「鏟除」法輪功,沒有理由。那時警察也麻木不仁的說:「我們知道你們是好人,可是上面有令,抓法輪功。」「我們是共產黨的狗。」(在北京看管我的一個公安政保處的處長這麼說的),他們並對手無寸鐵的善良而真誠並敢於說真話的修煉者大打出手。這一切徹底讓我看清了所謂「文明警察」、「文明社會」、「一切為人民」的假面具,儘管這樣,我們仍然真誠的待他們,因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 !我對警察說道:我去北京就想說三句話:一是法輪大法是正法,二是,還我師父清白,三是,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大法弟子。當時我雖然年齡很小,但一身正氣,沒有絲毫的怕心,我知道這來源於師尊的呵護。

因為師尊替我們承受了本質上的東西,所以我回地方後就被父親帶回家。可是這一回家,家裏已經搞的天翻地覆了,親人們都圍攻我,指著鼻子罵我們,說我們給這個家族抹黑了。母親被拘留期間,在家裏我成了重點教育對像。由於我在家裏也始終堅持認為大法好,而且我在北京給中央寫的上訪信退到了學校,所以來自家庭、學校的壓力很大。家裏親人的毆打、辱罵與哭天喊地的說「不孝,沒有良心」等等真是像天塌了一般,每天都感覺天都是黑的,喘息都困難。有一次爸爸竟拿刀威逼我,(事先我已在夢中看到過這一情景)我就悲壯的一動不動的站在那,沒有害怕,結果刀從我的身上滑落下來掉到地板上,並沒有傷害到我。當時有一段時間裏學校領導和老師幾乎每天都找我談話,言語間都夾雜著極端諷刺與侮辱。因為壓力太大,母親又不在家,到了晚上我就偷偷的獨自哭泣,幾乎每天都哭成淚人。

儘管這樣,說也奇怪,對大法的堅定令我都感到震驚,無論怎麼恐嚇與威逼都不動搖,我面對圍上來的老師感覺自己很高大,且振振有辭,學校老師們感到說不過我。我在學校始終保持著修煉者的風範,因為大法修煉者的實際行動正是戳穿謊言的最有力的證據,其實這不正是大法的威力嗎?然而在一次次堅定下結果都是有驚無險,在其中所體會到的大法的神奇與保護真是無法言表!

當時正面臨中考,學習任務很重,然而我在那種環境下學習成績依然名列前茅,有一次的英語考試課,因為我被校領導叫去談話,壓了半堂課,我在僅剩的半堂課裏,超常發揮,把所有的考試題答得既快又準確,竟打了100分。這一切也是給校領導和老師們的一個真實的見證。儘管下課時課任老師們經常找我談話說:學習這麼好、品德優良,怎麼會煉法輪功?每當這時我都會告訴他們正因為修煉法輪功,所以才有現在的我。

有一次,學校搞誹謗大法的萬人簽名活動。在被騙到現場的情況下我暗自下定決心不簽!這時電視台的記者也來了,主席台的位置上(也就是我的正前方)校長和旁邊的一個警察說著甚麼,並一直看著我,眼神中放射著殺氣,我心想:我沒有做錯,說真話沒錯。因此也正視他的眼神,並不斷的發正念,過了一會他轉過臉去了,當時我對周圍的同學說:「那個警察一直在看我,萬一有甚麼事的話請你們不要害怕。」沒想到話音剛落同學們爭著擋在我的面前,並示意讓我迴避。這一舉動讓我好感動。那天我沒有簽名,因此被幾個老師圍攻,非簽不可,不簽就是不讓走。我索性就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並發正念讓攝像機照不到我。簽名的隊伍一排一排的從我身邊走過。過了一會那些老師們無奈的對我說「不簽就趕緊走,別杵在這兒。」就這樣又是一場有驚無險。

在畢業考試那天校領導再次找我談話,他們想用畢業證書威逼我。在此刻我發現對他們已無話可說了。他們問了一些家常,我都拒絕說道:「我不想說!」他們讓我再談一些認識,並表示不表態不許走。沒甚麼好說的了,不想回答他們任何一個問題,我靜靜的坐在那不語。過了好些時間她們再次無奈的說道:「好了你走吧。」在走出校門的那一霎那,我無比的輕鬆。

步入高中一切似乎獲得了新生,大法不僅圓容著我,還圓容著我的家庭,雖然家庭已破裂,然而在其中母親所表現出的大法弟子的風範給了我很大的鼓勵,親人無不對母親讚不絕口,環境已開始改變了,天空也晴朗了、透明瞭。

有一次,我們學校把我們的檔案弄丟了,班主任老師叫我們回母校從新得到老師的評語和印章。這一天我發了一上午的正念,到了母校剛好碰到班主任老師,老師見到我後非常高興,馬上給我寫了評語,接下來是校領導的評語和蓋印章。校領導看到我後也很高興,剛要寫評語時突然問我「還煉嗎?」我嘿嘿一笑沒有回答。這時突然來了好幾個傳呼一直 BB響個不停,我就拿出傳呼機不停的查看,校領導便不再說甚麼寫下評語後蓋上了印章。評語中沒有一句法輪功的話,而且評語還很好,師尊再一次保護了我。

就這樣,我在師尊的呵護下,在全新的環境中,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理智、智慧的做好作為大法弟子此時應該做的三件事。更值得慶幸的是,到了高中,很多同學都成了大法弟子,從初中一直要好的幾個朋友都已步入修煉,其中一人我為她講了5年的真象,不厭煩,不嫌棄只想為她好。想不到,有一天師尊的法身巧妙的安排她走入大法中來,我們每一個人都在感受著大法的神奇與偉大和師尊的慈悲苦度,都在各自發揮著正法弟子的作用。在她們身上展現的奇蹟和智慧給了我極大的震撼。而如今每個人也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儘管有過坎坷、有過失落、犯過錯誤、走過極端,但在各自修煉的道路上都堅定著。我也順利步入了大學,又認識了很多很多的朋友,每一個身邊認識的人都是講清真象的對像。

我們還走訪了幼兒園、小學、初中、大學時的老師,向他(她)們講大法真象,有的直接講,有的以第三者的角度講,我們每一個人的變化,老師們無不感到驚嘆,因為除了準備要出國的和正準備考大學的以外全部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大學,其中還有老師心目中的混子、老大難。我的外表變化很大,都說變白了、長俊了、體態好看了,有的老師甚至感到不可思議,問來問去,最後不得不承認法輪功太神了。我初中時的老師說我具備現代大學生的風貌,還肯定的說我走的很正,希望法輪功早些平反。

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我沒有入團,因為這場迫害讓我對邪黨早已有了明確的認識,我不會做它的一員,但這在中國很難做到,到了高中後學校要求全部寫「入團申請書」,不寫挨個問你原因,可沒人問過我,大家根本想不到我似的,到了大學,學校要重點培養我入黨,可我只說一句「不想入!」老師就答應了。

最近學習了師尊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長時間鼓掌)」

我的成長過程見證了師尊講的「就這麼正信的一念」的威力,我的成長過程中浸透了師尊的慈悲與苦度,我會珍惜這千載難逢的僅有的一次機緣,做無愧於師尊、無愧於眾生、無愧於自己的合格的大法徒。

最後我想借此機會代表我的母親和我身邊的幾個同修祝師尊的五十四歲華誕及世界法輪大法日。雙手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