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片:神州血淚(北京篇,北京勞教篇)

【明慧網2005年5月17日】

電視片:神州血淚(北京篇)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16分34秒)下載觀看(4.2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16分34秒)下載觀看(27.6MB)
分段下載Real格式高清晰度文件(27.6MB)分段下載MPG文件(169MB)

電視片:神州血淚(北京勞教篇)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4分5秒)下載觀看(6.1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24分5秒)下載觀看(40.5MB)
分段下載Real格式高清晰度文件(40.5MB)分段下載MPG文件(246MB)

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二戰時,當一群又一群在空氣污濁擁擠的悶罐車中經過長途跋涉的猶太人,在波蘭奧斯威辛納粹集中營走下貨車的時候,他們的眼睛也許曾經一亮,這裏是那樣的美麗,紅磚綠草,在毒氣室和焚屍爐的外面是修整得很好的草坪,但善良的猶太人並不知道在這裏等待著他們的是甚麼。

二戰後,納粹集中營中對猶太人的殘暴和屠殺一點點浮出水面,人們被這外表美麗的集中營內所發生的一切震驚的目瞪口呆。

歷史是多麼驚人的相似。21世紀的今天,同樣的罪惡又發生在中國的勞教所。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這場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開始,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不經任何法律審判被關押於勞教所,承受著經年的酷刑,虐殺,奴役和精神折磨。隨著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被摧殘的詳細報告通過種種方式輾轉傳出,中國勞教所裏的黑暗也一幕幕被公布於世。

推出片名:神州血淚──北京勞教篇

1999年7月以後,大興縣城郊大興土木興建改建了幾處外表富麗堂皇的院所,到處是鮮花綠草,有的從遠處看起來簡直就像童話中的宮殿,和喧囂的北京鬧市相比,這裏似乎顯得更清靜。它們就是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北京團河勞教所,北京女子勞教所,北京大興法制培訓中心,北京女子監獄和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在北京抓捕被送去洗腦,被判勞教,被判刑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一車車源源不斷的押送到這裏。多少不為人知的事情,就發生在這貌似富麗堂皇院所的高牆之內。

讓我們先來看看北京勞教人員的第一站,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這氣派的大門裏面每時每刻發生的故事。

【採訪曾錚]:所有的人一進勞教所,到調遣處,一進門聽到的頭兩個字就是:低頭。然後第二個聲音就是電棍啪啦啪啦放電的聲音。電刑就是說,成了家常便飯了。我看到的,有未婚的女法輪功學員,被綁在椅子上,而且是用4~5個彪形大漢,電她的陰部,電她的頭部。電到她大小便失禁,人昏迷過去了,很長時間醒不過來。還有老太太,五十多歲的學員了,來了以後就強迫你寫保證,不寫是吧,(不寫)4~5個警察把她的衣服脫光了,把她踩在地上。夾著4~5根電棍電她。電的那個電流太大了,她不由自主的就往起蹦。他們4~5個警察拿腳踩著她,她都往起蹦。電完了前面電後面,就像烙燒餅一樣。渾身都是一個一個圓的、黑的、焦的。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了,也是這樣電,沒有人能倖免。

有一個18歲的法輪功學員叫李遠東,她到調遣處的第一天,因為呼喊了「法輪大法好!」,被大隊長王超(音)帶著八名吸毒類勞教人員和兩名其他罪錯的勞教人員,團團圍在一個單獨的房間,衣服全部扒光,把襪子和內褲塞到她嘴裏,對她拳打腳踢,尤其用很硬的塑料底的布鞋猛踢她的下身,有兩個在邊上看的勞教人員都嚇呆了,她的陰部被踢爛尿血,頭被打傻。李遠東後來被送入女子勞教所四大隊,在四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們的強烈呼籲下,被確診精神失常後才被保外就醫。

調遣處外貌美麗,但內在的衛生條件極其惡劣,通常連喝的水都困難,更別說有水洗手。在盛夏由於被抓的學員太多,夏裝不夠,法輪功學員甚至被迫裸體呆在班裏。由於沒有飲用水,甚至熱到、渴到將洗過臉的水都喝了。然而,在這樣的條件下,警察還逼迫勞教人員包裝北京市民常用的衛生筷,這就是在二十一世紀的北京近郊所謂文明單位裏發生的真實故事。

【陳剛】:(像我們當時所有被勞教的人都被逼著包筷子,它就是一次性的筷子,然後用一張紙,把它前麵包上,所謂的「衛生筷」。調遣處裏面本身環境很髒,我們幾個月都不讓洗澡,然後洗手平時就是給2~3分鐘,20個人搶5、6個水龍頭,而且水流也很小,每個人身上都臭的。

在調遣處的時候,我們平均要包16-20小時,甚至於21、22小時,睏的不行了還在那裏包。每天都要包一捆大概70多根,包一百捆,大概要包7000多根,有的要包到上萬根筷子,不夠數不讓睡覺。

不光是法輪功學員被要求來包筷子,所有勞教的那些吸毒、嫖娼、搶東西、偷東西的都讓他們包。包的時候整天不能洗手,有些人身上還有疥瘡,有的身上還有病,有的犯人因為仇視社會,故意在筷子頭上夾髒東西,有的在自己身上髒的地方蹭,在腳上蹭一蹭。

調遣處被稱為「鬼門關」,然而它只是漫漫惡夢般勞教長夜的開始,按照那裏的警察的說法,我們有的是時間跟你磨,直到把你折磨得精神崩潰,直到把你轉化。

經過調遣處,男學員就被轉到團河勞教所,女學員則被關到北京女子勞教所。

北京市團河勞教所和北京女子勞教所關押著北京幾乎所有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有藝術家、有教授、博士後、博士、碩士,還有很多大學生,有老人,也有少女。他們在這裏受到經年累月的苦役、洗腦和肉體摧殘,承受著超出人的承受極限的痛苦。由於關押的學員太多,勞教所多次擴建,其中北京女子勞教所,自99年至今換了三個地方。第一個地方是天堂河女子勞教所。第二個地方是新安女子勞教所,第三個地方就是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

和調遣處的兇蠻相比,勞教所給人的第一印象似乎文明多了,常常可能一開始迎接法輪功學員的是所謂「春風化雨」般的問寒問暖。然而這一切並不是為了真正的關心學員,而是讓你放棄信仰的一種手段。中國共產黨的勞教所裏還發明了一套特殊的不同於納粹的方法,它不僅僅是肉體上的消滅,而且是精神上的消滅,即通過強制手段強迫人們放棄信仰或思想。它要用盡人類歷史上一切最卑鄙、下流的手段叫你放棄信仰,光放棄了還不行,還得叫你表現的快快樂樂的放棄,叫你詆毀你的信仰,同時歌頌它的偉大光榮正確。在勞教所,對於法輪功學員採用的一切的手段和目地就是要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轉化。在那裏,一個警察轉化一個學員可得到一千元甚至兩千元的獎金,如果做不到就得被罰一千五百元。從所長到警察,「轉化率」高就會被評為先進,並嘉獎,反之則要受處分。在這種層層高壓和巨大的經濟利益驅使下,很多警察已忘卻了良心,費盡一切心機用盡所能促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如果法輪功學員不放棄,警察微笑的面孔立即會化為猙獰,酷刑隨即就會跟上。在團河勞教所和女子勞教所,都有所謂的集訓隊,攻堅隊。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就被送到那裏,一切殘酷的迫害就在那裏更隱蔽的進行著。

導彈研究專家武軍被折磨得幾近精神崩潰,肌肉功能障礙,連走路都需要人攙扶。

法輪功學員龔成喜在鐵籠子裏至少被關了九個月,多次被綁死人床,受盡非人的折磨。

2004年1月26日,55歲的法輪功學員彭光俊,北京市懷柔區橋梓鎮人,在團河勞教所集訓隊被警察劉金彪,倪振雄,趙江等人毒打迫害致死。其家人被恐嚇而不敢伸冤。

女子勞教所攻堅隊裏打人專挑吸毒人員做打手,外表看不出,全是內傷,行兇時還打開電視機放大音量,以蓋過慘叫聲和抗爭的呼叫聲。

在北美明慧網、北美大紀元網站,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投書披露在北京勞教所受的各種折磨。

中央電視台2002年4月8日《焦點訪談》播出了《從毀滅到新生王博和她的爸爸媽媽》,新華社通稿中確認了這樣一個事實「2001年4月,王博被送到北京新安勞教所接受教育轉化」,卻隻字未提是如何對這個19歲少女轉化的和這種轉化的罪惡。王博父母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情感不和,因王博的苦求而未能離婚,苦苦維繫著這段婚姻。王博在這樣的家庭中自然也無快樂可言。後來王博母親先學煉了法輪功,身心變化巨大,對王博父親的態度也一改從前。王博父親看見王博母親的巨大變化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因為學煉法輪功,王博的家庭從幾乎崩潰的邊緣變成了一個充滿歡樂笑語的幸福家庭,王博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走入了學煉法輪功的行列。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後,王博一家因身心受益,全家人都走出來為法輪功上訪,並被抓捕被迫害。其中19歲的王博孤身一人在新安勞教所經歷了非人的折磨,包括連續多個晚上不讓睡覺等等直至精神瀕臨崩潰而被轉化,天真爛漫的王博被洗腦後,竟然帶著警察把前去看望自己的父親抓進了洗腦班,並在勞教所裏參與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謾罵和毆打。她曾經痛苦的對父親說,她的精神已經死了好幾回了。這場鎮壓。迫害和轉化把一個新生的幸福家庭帶入了毀滅,把一個修煉真善忍的孩子引入了歧途。

2002年下半年,《生命無罪》這部為迫害法輪功歌功頌德的影片部份在團河勞教所和北京女子勞教所拍攝。劇情公然違背事實,顛倒黑白,將這場史無前例的對善良和正義的殘暴迫害刻畫成了一幕幕的「溫情感化」。把對勞教人員的酷刑虐殺,瘋狂洗腦描繪成愛心,誠心的感化;把因為迫害造成的成千上萬的善良法輪功學員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捏造成幫助他們重塑幸福的人生。歷史會還原真實的一切。

【陳剛】:普通的那個勞教人員別說電棍電在身上,啪啪啪一響就求饒了,說錯了錯了。警察知道我們這些人是因為信仰進來的,要強迫我們放棄信仰,他也知道一根電棍可能還不夠得用幾根電棍同時來電,甚至最多的有時用11根、13根電棍同時來電一個人。那真的是超出人的承受能力啊!我知道像其他的勞教人員不是煉法輪功的,他們當時看到這麼電一個人的時候,整個通道的普通的勞教人員都在罵那些警察:沒有這樣沒人性的。但是對法輪功學員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還有一次他們為了逼迫我放棄信仰,警察指使10多個勞教人員,先是打我打得我全身都是傷,把我踩在地上踢呀打呀,踹我的臉哪,臉都變形了。然後又把我捆起來,腿腳捆起來,胳膊捆在背後,然後嘴用那個,他們怕我喊,用膠帶給我封住,然後再把我的脖子和腿也綁在一起。我根本就吸不了氣啊!幾乎就是窒息而死,我得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吸進來一點點的氣。哎呀!那簡直太痛苦了。然後又把我塞到那床下邊去了。一個矮床,上邊的床板呢,人被塞下去它就被頂起來了嘛,這些人就又坐到那床板上往下壓。我真的就是差點就死了。真的我就覺得那個腰就像斷了一樣。那之後啊,至少有兩個星期不能走路,腰根本就一點勁也使不上。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就是因為也是承受同樣的這種折磨,殘廢了,他再也站不起來了。

相似的一幕幕場景也發生在與調遣處和勞教所相鄰的北京大興法制培訓中心,北京女子監獄和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

在北京大興法制培訓中心,清華大學的虞超被固定在木板上,身體呈大字形長達5個月。

在北京女子監獄,北京順義區婦幼保健醫院醫生董翠芳於2003年3月19日被警察席學會、田鳳清和周英等迫害致死,她的未婚夫首都機場優秀飛行員申文傑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一對幸福美好的戀人被活活拆散。

更有甚者,北京「未成年犯管教所」,原名「少年犯管教所」,也被用來關押法輪功學員甚至是年邁的法輪功學員。原中科院博士生導師李寶慶的老伴63歲的劉靜航投書北美明慧網,敘述了在那裏的所見所聞。

如今的中國大地,在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信念中,邪惡得以延續,在面對那殘暴猖狂所表現出的冷漠中正義在泯滅。

如果有誰提起納粹的殘忍,人們會義憤填膺的譴責其滅絕人性。但您可知道,納粹式的隱瞞世界的秘密屠殺卻在擁有5000年文明的古國中國發生著,而人們卻生活在表面平靜的環境中被謊言矇蔽著。

真善忍無罪!

修煉無罪!

然而鎮壓還在升級,鮮血還在流淌!多少人在這場殘忍的鎮壓中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多少人變成了殘疾,數不清的家庭破碎支離,數不清的兒童、老人無人照養。又有多少個孤兒寡婦的眼淚流淌,還有那些有國不能歸,有家不能回的海外兒女的淒涼!

天為之動怒,地為之動容!

2003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宣告成立。宗旨是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