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輾轉如大戲 千載機緣莫錯失

世界法輪大法日隨想


【明慧網2005年5月14日】公元前399年的某一天,在古希臘的衛城腳下一座監獄中,一位老者披發跣足,熱烈的和身邊的朋友們談著他的夢想、他追求的真理。一個獄卒端著毒酒走進來,老者平靜的看了一眼那陶罐,對朋友們說:「好的,我的日子到了。」然後一飲而盡。

老人的名字叫蘇格拉底。這位被後世尊為先知、大哲的老人其貌不揚,身材矮胖、長著獅子鼻、並且禿頂。他曾經每天站在「宙斯門廊」前,和自己的學生柏拉圖等人探討智慧和真理。他口中智慧妙言迭出,常常把那些自認為知識淵博的淺薄之輩駁得目瞪口呆,因此他在廣大青年中享有很高威望。然而這最終到底引起了保守貴族們的嫉恨,他們給他安上了兩項罪名:第一條是慢神:自命為有智慧,「天上地下的一切無不鑽研」;第二條是蠱惑、腐蝕拉攏青年:自命可以傳授德行。

差不多是在同一時代的中國,公元前493年,一位六旬老人,帶著他的門徒在列國四處奔走,推行他治國的「王道」。然而功利的政治家們似乎並不買他的帳。當他們師徒一行人到達宋國時,宋國的司馬桓魈非但不歡迎,甚至打算殺掉他。這群倒運的師徒不得不連夜逃往鄭國。不料倉皇奔逃中老師和弟子們又走散了。弟子們四處打聽老師的下落,有個鄭國人說:「東門外有一老者,闊額高顴,頭似唐堯,頸似皋繇,肩似子產,自腰以下,不及禹者三寸,累然若喪家之犬,不知是不是你們的老師。」弟子們找到老師後,據實相告,老者哈哈大笑:「樣貌有點誇張,若說似喪家之犬,倒是像極了,像極了!……」

這位老者就是此後影響中國兩千多年,被後人尊稱為「至聖先師」的孔子。這位四處碰壁的老人,最終決定不再做官,專心授徒和整理經、史。然而後人將其主要言論集結起來,竟然成為只需「半部」即可「治天下」的書──《論語》。

目光短淺、自謂聰明的人們,往往在嘲笑和不屑中與真理錯失交臂。兩千多年前在在古羅馬帝國的屬地拿撒勒城的人們曾經嘲笑木匠出身的耶穌:你不就是木匠約瑟的兒子麼,你有甚麼道可以傳授我們?!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之後曾有300多年時間,他的門徒被古羅馬暴君、貴族們酷刑折磨、活活燒死甚至是餵獅子,這些門徒被描繪為敵視人類、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的惡魔。而如今古羅馬帝國早已灰飛煙滅,兩千年來基督教的博愛和寬容精神卻奠定了西方文明的基石。

人們常說,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這話不錯,然而這一齣齣反覆演繹的歷史大戲,又在告訴著人們甚麼呢?

13年前,1992年5月13日。一位衣著簡樸的氣功師在吉林省長春市第五中學開辦了為期10天的氣功學習班。當時參加學習班的180位學員們還沒有意識到,也許人類歷史上最輝煌的一出大戲,已經悄然拉開了序幕。幾天後,「法輪功真神了」的消息,在學員們的親朋好友中不脛而走。這個功法不但祛病健身功效卓著,同時更具有全面淨化心靈的奇效。「真、善、忍」三個字,開啟了人們久已塵封的佛性。短短7年間依靠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已傳遍大江南北,更遠涉重洋在異域扎根,海內外修煉者達1億之眾。然而這卻引起了當權者的莫名妒恨,被指為「和黨爭奪群眾」。轉眼間,行政、特務、軍警,關押、酷刑和虐殺等所有強制手段,加以廣播、報紙、電視上種種可怖離奇的謊言欺騙,傾國資源被用以對付一群修心向善的普通百姓。預言中的「恐怖大王」果然從天而降……

陳子秀、趙昕、高獻民、劉成軍、周志昌……這2200多個名字的背後是無數令人心碎的悲慘故事。他們曾是農村婦女、大學教師、普通工人、國家公務員,他們曾是親人心目中的好妻子、好丈夫,他們曾是慈母、嚴父……2200多個曾經如你我一樣鮮活的生命在非人的折磨中忍受,在極度痛苦中去世。

承受了6年的無名苦難,面對勞教、監禁、流離失所,以及社會上被謊言矇蔽的人們冷嘲熱諷,法輪功學員們的心中卻沒有仇恨。他們智慧的用各種方式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的真象,他們堅信真象終將破除謊言,和平終將戰勝暴力。正如陽光終將驅散迷霧,他們的真誠、堅忍和慈悲也終將熔化人們心中的霜雪。

6年的狂風暴雨中,法輪功依然頑強而和平的挺立著。那個因妒嫉發狂、叫囂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小丑卻被告上了多國法庭,面臨正義的審判。在八十年「偉光正」的歷史上,這個集古今中外所有整人手段大全的邪黨,這一次居然沒能把「整人鬥爭」進行到底!

在黨文化的習慣性思維中,很多人一提到法輪功,第一反應便是「中央定了性的」。是的,「定了性的」,並且還在不斷升級。秦王朝的趙高也曾將鹿「定性」為馬;蘇格拉底也曾被「定性」為蠱惑青年,基督徒們也曾被「定性」為反人類。「定了性的」,這不正是上蒼留給人們在善與惡、良知與恐懼、理性與盲從之間的一次選擇麼?

人世迷茫,我們從何處而來,又將向何處而去?歷史的大戲演繹著社會的興衰,也演繹著人世的沉浮。每個生命都在這場大戲中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每個生命也都有機會在至關重要的歷史時刻作出自己的選擇。為了您珍貴的選擇機緣,也許有人付出了生命,而他們卻義無反顧。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的機緣,對您至關重要。紅塵中的千年的輾轉往復,陸離多姿的一幕幕歷史大戲,也許都是為了今天的機緣。難道不該珍惜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