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榆樹市公安局和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酷刑折磨的遭遇

【明慧網2005年5月13日】我是修煉大法的身心受益者,我深知大法利國利民,神聖奧妙不可言表。能在大法中修煉確是萬古難逢的機緣。

做夢也想不到這麼偉大的大法卻受到江氏流氓集團及其幫兇們的血腥鎮壓和殘酷迫害。就我所在地區而言,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迫害連連不斷。當地派出所有個叫周永存的惡警,經常帶著王國狀、王文志等壞人到大法弟子家騷擾,不但搶走大法寶書資料、法像,而且抄家勒索錢財、綁架,手段極其惡劣。

(一)講真象救眾生反遭迫害

我也曾多次被綁架,記得有一次我到外地掛條幅,被當地惡人綁架,把我送到榆樹市公安局,一進公安局的屋就被一個又白又胖大個子惡警把我兩個兜中的錢都搜出,入了他自己的腰包。為了同修們的安全,我不說我的地址、姓名,惡警們就對我下了毒手。它們首先把我的衣服扒光,把我的全身都打得皮開肉綻。見我還不說,那個叫石海林的惡警,惡狠狠的說:給他背劍。於是上來兩個惡警把我的兩臂一上一下擰到背後,想用手銬子從背後扣上,我絕不允許,它們就把我的臉按到桌子上,用膝蓋壓住我的後腦勺,把我的兩手拼命的往一起拽還是扣不上。經過多次反復,我拼命掙扎,最後還是被它們扣上了。扣完之後,石海林往我臉上一瞅,驚訝的說了聲:「呀!我沒打他眼睛啊!」因為我的眼睛被他們往地桌上壓的都腫了。接著它們就提著手銬子往高吊,疼的我痛叫不止,他們就狠命的往下一按,按一次手銬子緊一格,然後再往高吊,往下一按,反覆吊,反覆按,手銬子扣到肉裏去了,它們還是繼續吊、按。最後我承受不住,撲通栽倒了,腦袋銧當一聲摔在地上,當時腦袋一陣子劇烈疼痛,然後肉身失去了知覺,元神離體。我看到了我自己被反鎖著,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面色蒼白滿面全腫。停止了呼吸,完全是個死人的狀態。但是思維不亂,理智清醒,不怕不痛,很輕鬆,沒有身體的束縛。只是很坦然的看著兩個惡警如何對待我的肉身。那個年輕不知名的惡警嚇得目瞪口呆,驚慌的說:「這咋整?這不死了嗎?這咋整?」石海林仔細看了看我的臉,一看真沒氣了,急忙壓低嗓子,小聲說:「解開,解開,解開」。小惡警急忙去解手銬子,可怎麼也解不開,扣的太緊了,扣到肉裏去了,兩個人一齊解,還是解不開。他們把我的臉扣過去,狠命的往一起拽我的兩臂,也不管胳膊折不折,拼命的拽。小惡警的臉上出汗了,兩個人都費了很大的勁,總算是解開了。小惡警鬆口氣說:「咋費這大勁,真沒見過這樣的,這不死了嗎?」石海林小聲說:「把他腦袋抬起來。」小惡警蹲下來,伸右手把我的腦袋抬起來約半尺高吧,石海林轉過身去用水舀子舀了點涼水一小碗吧,往我前額處一潑,說了聲:「你××的還裝死呢?」這時我哼了一聲,元神歸體。石海林說:「你哼甚麼哼?你倒是說不說?」我沒吱聲。過了一會兒,我提出上廁所,小惡警扶著我到了廁所,我雙臂一點不能動,他很不情願的給我解開褲帶,便後又很不耐煩的給我扣上了褲帶。然後他說:「我這麼低氣侍候你,你連姓名都不說,真不夠意思。這回不打也不罵你,該說了吧?」我說:「我沒有壞意,就是讓大家都知道大法好。」他說:「我們也知道大法好,可你得說個姓名啊?」自那以後我一言不發。他們見我寧死不說,就都走了,到別的屋子商量用甚麼辦法。過了一會兒它們拿過一堆過去在拘留所時的照片,放在地桌上,翻了好半天,小惡警說了聲:「找到了。」石海林一看說:「是他呀,這個人過去就這樣。」然後小惡警開始審問:「你昨晚幹甚麼了?」我說:「掛條幅。」又問:「甚麼內容?「我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世界需要真、善、忍。」又問:「甚麼目的?」我說:「讓人們都知道大法好,不知道的人念一遍都會受益。」又問:「有那麼大威力?」我說:「確有。」又問:「條幅哪來的?」我說:「我做的。」又問:「你今後永遠堅定的修煉下去對不對?我說:「對」。這時天亮了,惡警整整迫害我一夜。然後把我送到榆樹西監拘留了。在那裏我連續六天絕食抗議,整好是臘月廿八,他們怕我死在農曆新年期間,就急忙把我送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在朝陽溝勞教遭酷刑折磨

在那裏我受盡了非人的折磨,記得有一次邪惡大搞攻堅戰,惡警們利用獄中那些殺人、放火、偷盜、搶劫、吸毒、亂性等壞人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個十惡俱全的黑幫老大,名叫宋宏偉,此人道德敗壞,面目猙獰,滿臉橫肉外還有刀疤(傷),體重二百多斤,活像個惡鬼。他把我的腦袋塞進上二層床的鐵梯蹬裏,有兩個壞人把我的上衣撩起,褲子扒掉,兩臂往後高高抬起,做飛機式。宋宏偉用一根鐵掃帚把子,把我的身體從左到右,從上到下都打遍了。問我轉不轉化?我說:「不轉化。」氣得他雙手把鐵棒高高舉過頭大聲問:「轉不轉化?」我說:「不轉化。」就聽喀叭一聲,砸在我的後腰上,圍觀的人們齊聲喊:「折了。」鐵棍子打折了。我痛叫一聲昏倒在地。朦朧中就聽宋宏偉說:「就這一下就妥。」原來他用打折了的鐵棍子頭扎我的上嘴唇,醒來後嘴的裏外都是血。宋宏偉見我醒來,就又問:「你還轉不轉化?」我說:「不轉化。」這回他洩氣了,把棍子一扔,躺在床上休息了。

本來他不想再轉化我了,可是惡警鼓勵他們,轉化一個大法弟子給他們減刑多少天。所以下午他們又把我叫過來。這回一開始惡人宋宏偉就用他的肘部狠狠的撞我的前胸和兩肋,真是心狠手辣。接著又把我的腦袋塞進上二層床的鐵梯蹬裏,照樣做了飛機式,宋宏偉用一根新換來的鐵掃帚把,在我身上沒頭沒腦的又打了個夠,見我還不說話,就又把鐵棍子高高舉過頭,惡狠狠的問:「轉不轉化?」圍觀的人們都為我捏了一把汗,只想這回非打死我不可,其實我的身體已經沒有一點承受力了,可是我心裏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他們不能奈何與我,於是一聲落地了。宋宏偉像洩了氣的皮球,說了聲:「這是塊老鋼板,我再也不管他了。」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自那以後,他們總是叫我老鋼板,在他們看來,這老鋼板是夠硬的了。

幾個月之後,他們又搞第二次所謂的攻堅戰。這次邪惡的陣勢擺的更兇。上邊公安局、司法局都來人了,揚言要百分之百的轉化。並改變了行惡手段,這次沒用壞人們毒打,完全是惡警們親手施暴。首先是惡警張磊用手銬子把我兩手扣在後腦勺處,按我下蹲,腳跟抬起,腳尖著地,時間長了見我不轉化,陳立會(大隊長)把我推進了一個冷屋子,先把後窗推開,讓我扒光上衣面向窗外,冷氣逼人,他又把我前門推開,這兇猛的過堂風更是寒風透骨,按著他又把早已準備好的一桶涼水,往我腦袋上潑,凍的我哆哆亂顫,我用手擋著不讓涼水進褲兜子,陳立會獰笑著說:「褲兜子也得灌上水。」流了一陣,看我要昏倒了,他用自己的身體擋住窗口,立刻就不那麼冷了。陳立會又問是凍著好還是暖和好哇?快轉化吧。我不吱聲,他就又躲開窗口,繼續澆水。就這樣進行三次,我還是沒轉化。接著他又換了一招,他順手拿起一根5尺長2寸粗的木子,逼我下蹲,用木棍子把我的四肢別起來。也就是把我的四肢別在這一個木棒上,然後他照我的後心猛蹬一腳使我的臉紮地,屁股朝天,一動也不能動。他卻走了,過一陣子過來一個姓彭的惡警,給我解開了。問我轉不轉化,我一言不發,陳立會就又給我別上了,這次比前一次時間延長了,見我不轉化,就又別上了,第三次時間更長。而且又來個惡警張磊。陳立會和張磊每個人踩一頭,狠命的往下踩木頭棒子,一邊踩一邊問:轉不轉化?不轉化就別想活著出去。疼的我無法忍受,說不出話來,簡直就要斷氣了,才把我放開。

這時又進來一個姓王的副大隊長,外號叫老員外,他和陳立會各穿一雙皮鞋,兩個人就像發了瘋似的狠命的踢我大腿,一邊一個使我無法躲閃,只好任他們踢,踢倒之後,又照前胸後心猛踹。我一動不能動了,他們還是沒出這口氣。陳立會打電話把保衛科的人都要來了,實際就是所裏的打手。這些人一個個氣勢洶洶,有的拿著電棍,有的拿皮鞭,有的拿手銬子,還有的拳打腳踢,個個兇似虎狼。一進屋就把我團團圍住,有個叫趙建平的打手,用三角帶做的皮鞭叭叭往我臉上抽,一邊抽一邊叫:「我打死你,我扒你皮。」四週都是凶器,萬般無奈,我一頭撞在牆上,撞得頭破血流,昏倒在地。[註﹕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要珍惜自己的人身,嚴格按照師父的教誨去做,絕不能自殺。]

在朦朧之中,就聽有人說,快找止血藥,趕快包紮,快把牆上地上的血跡擦乾,別有痕跡。張磊惡狠狠的說,把他扔號裏去別管他。叫來兩個壞人把我拖到監號裏去了,陳立會見我傷勢太重,就假惺惺的說:「我是為你好哇,你不轉化就不轉化唄,何必這樣呢?」自那以後,他們不轉化我了。要回家的時候,他們為了要轉化率,又逼我寫轉化書,我決不配合。有個叫李軍的惡警打我兩個嘴巴,然後說:「他不寫,找別人給他寫。」這就是他們所說的百分之百的轉化率。其實完全是造假。惡警張磊想勒索錢財。又非法超期關押我一個月,也沒達到他的預期目的。最後我還是正念脫身,堂堂正正的邁出了魔鬼的大門。

親眼所見,親身經歷,朝陽勞教所就是人間地獄。在那裏打死打傷大法弟子的慘狀隨時可見。兇手宋宏偉常說:「大法弟子多一天不轉化,就多一天生命危險。」可見他們是何等殘暴。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3/我被榆樹市公安局和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酷刑折磨的遭遇-101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