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到省政府講真象


【明慧網2005年4月6日】我2002年得法,個人修煉和證實法是溶在一起的,雖然一直做著講真象的事情,但現在要我直接去省政府講真象,心裏也是比較忐忑,剛開始就是講不出口,話到嘴邊就是說不出來。2004年初,由於工作關係,我經常去省政府某部委,自己心裏也知道是需要去講清真象、救度那裏的眾生。

一次我和一個同事去省政府,他說:你先去門口等我,我去打電話、登記,辦出入證。我隨口答應了一聲,就往裏走,邊走邊想著師父的一段講法。隔了一會,我同事在後邊跑著追上來了,說:哎!你怎麼自己就進來了,門衛也沒攔你?我一看:啊!是啊!我已經進了省政府的大院了,門口三、四個門衛,和一幫警察好像誰也沒看到我一樣。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我:只要心裏裝著法,正念正行,誰也干擾不了。

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師父的慈悲點化,慢慢的正念越來越強,一次我給一個處長維修計算機,邊工作邊給他講真象,我說:一會兒做完了,我給你安裝個上國外網站的軟件吧!特別好!他說:甚麼軟件?「無界瀏覽!能讓你了解很多事情,比如說法輪功啊!天安門自焚是造的假啊!還有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啊!」他說:「我經常去國外,有好多煉法輪功的給發一些傳單,我看都不看,都扔了。」我說:你應該看看,寫的很好,都是真實的。

就這樣邊工作邊講真象:從鎮壓前的洪傳,到現在的殘酷迫害,從「天津事件」到「4.25上訪」。我談論的聲音越來越大,因為他辦公室裏還有幾個人,我也想讓他們聽到真象。他開始有點不自然,後來就默默的聽著,當時我也沒有害怕,心態平穩,只覺得身體周圍被強大的能量包溶著,又覺得奇怪:按理說我這麼大聲的在省政府講真象,不僅沒人管,他辦公室的人也沒任何反應,好像都沒聽到。過後才悟到,舊的勢力就是在死死的擋著他們,抑制著他們明白的那一面,不讓他們聽到,更別說讓別人過來聽了。我明白了原因後經常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不好的因素,慢慢再講他們就容易接受了,再加上「無界瀏覽器」這件利器,使很多人明白了真象。

回顧自己這二年多的歷程,覺得只要我們正念正行,用一顆純淨的心去做證實法的事情時就能遊刃有餘。我開始做真象資料時大多都在單位(當然是在不耽誤工作的前提下,晚上要學法、煉功),同事都知道但也沒人問,發資料也大多數都是白天,有時直接給人,有時直接把真象資料放到車筐裏。一次我正給馬路邊上的自行車筐裏放《天地蒼生》,一個人走過來對我說:「請你給我幫個忙吧!」我說:「行啊!甚麼事啊?」她說:她是應聘推銷員的,招聘者給她出了個題目:聯繫三個陌生人。她想讓我給她留下姓名、電話。我說好啊!把電話、姓名給她了,之後我又送給她一張名片!她就問我:「你剛才是在發傳單嗎?」我說:「是啊!」「甚麼傳單啊!」「法輪功的啊!」「啊!大白天你發這個啊!」我說:「嗯!我給你一張吧!寫的特別好,而且我這兒還有VCD《風雨天地行》,揭示了很多內幕,對每一個人都有很大的好處……」就這樣我們聊了很長時間……最後在愉快的微笑中我們分手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