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朝陽溝勞教所的罪惡

【明慧網2005年4月6日】吉林省朝陽溝勞教所最兇狠殘忍的是二大隊,以大隊長楊光為首,此惡警把二隊起名為「鐵軍狼隊」,保險櫃裏鎖著一個斧把,惡警自稱「家法」。手下的惡警個個窮凶極惡。朝陽溝勞教所建在文革前的墓地上,隔壁即是現在的火葬場、刑犯們經常戲稱為朝陽溝勞教所的八大隊。並在毆打大法弟子時說打死了送八隊直接火化。

在2001-2003年的四次大規模公開的有組織的惡警與犯人集體毆打大法學員的所謂「攻堅戰」中,使用三角帶(一種極其兇狠的刑具,打在身上當即皮開肉綻)、斧把、鎬把、竹板、膠皮警棍、鐵絲(8號線)、高壓電棍、籐條、鐵管子、柳條、馬蓮根地板刷子毒打,在零下40C°將大法學員扒光衣服用深井水澆在身上,然後打開窗戶在寒風下凍,上大掛、用「金、木、水、火、土」等酷刑(施暴者流氓慣犯張宇親口所講)對大法學員王志東、楊靖偉、李民、李秋(被迫害致死)、遲民寶、孫顯明(被嚴重打殘)、王國祥、趙景泰、張克江等等,都施過此刑。其中周繼安和姓宋的同修被打的最重,臉部黑紫並嚴重變形(像腫起的……無法形容)(建議酷刑展戴面具展示),之後他倆被掛上文革式的大牌子,掛牌子的鐵絲深陷在肉裏,上寫「頑固分子」,呈「開飛機」狀在「攻堅戰」的「動員會」上一直站了約兩至三個小時。其中李秋、遲民寶、孫顯明、李民、楊靖偉、王天明等都多次被施此刑。

在這幾次「攻堅戰」中,從早到晚,惡警的打罵喊叫聲、電棍的電擊聲,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喊叫聲不絕於耳。施暴者窮凶極惡,受刑者淒慘無比,目不忍睹,不堪回首。幾次「攻堅戰」後還堅定的大法弟子都被強制長時間筆直坐在一種小塑料凳上,(在奮進勞教所夏天緊關門窗曰:「洗蒸汽浴」)冬天大開門窗,在零下40C°度的嚴寒冷風下凍。加上不讓洗澡,飲食極差,長時間幹苦活、長期聽誹謗大法的錄音錄像、洗衣時必須同長疥瘡的衣服放在一起洗,精神上肉體上的極度摧殘……。大法弟子多數身上長滿疥瘡,骨瘦如柴。(其它隊十幾個大法學員得了肺結核。白曉軍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迫害死的。)

一位戴眼鏡的同修和王志東臨走時陰部腫大得像足球,走路呈大字型,還得上下樓去吃飯。

孫顯明臨走時只剩下皮包著骨頭、一支胳膊被惡警朱勝林、趙東利、蘇秉文等人上大掛時,360度大回轉時嚴重骨折,滿身長滿疥瘡,被三角帶打得皮開肉綻,每晚拿行李時雙手不好使,得用牙叼著行李走約100米。惡警和牢頭都不讓別人幫他。

李秋在三次被毒打後渾身黑紫,三角帶的傷痕一道又一道,下身兩個睪丸腫得很大,根本無法正常行走,每挪一步得大辟胯,一動三幌。半夜惡警們看他奄奄一息,怕擔責任,只好將其送回家,不久就傳來噩耗。

大法學員廉虹因喊大法好,被一惡犯人高高的舉過頭頂,狠狠的摔在地上。

*朝陽溝勞教所二大隊惡警

二大隊惡警朱勝林,是朝陽溝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兇惡打手和急先鋒,迫害大法學員李秋致死的兇手之一,迫害大法弟子孫顯明嚴重致殘。此人會些「八極」武術,中共惡黨黨徒,深諳中共黨文化,打大法學員時異常兇狠,凡是到過二大隊的大法學員都遭其毒手,不計其數。經常代替惡警楊光開會講話洗腦,還自編了一首誹謗大法的歌曲,強迫全二隊刑教犯人和大法學員唱,或強迫大法弟子讀誹謗大法的書。如果有誰不唱、不讀,就三角帶伺候。

一老年大法學員因在惡警朱勝林講話時說,「我認為大法好」,被其拉到管教室用三角帶打得死去活來……。大法學員張克江因不讀誹謗大法的書,也被其打得遍體鱗傷。之後餘氣未消對每個不讀誹謗大法的書的大法弟子又是一頓三角帶,其中一鞭正打在大法弟子王輝的臉上,馬上顯出一條血道。惡警朱勝林經常在行兇後手指著大教室上迫害大法的橫幅說「你看那上面說的是打擊法輪功,怎麼不說說擊哪?」最可恥的是此人竟然讓其老伴與剛和其在吉林體工隊的女兒結婚的女婿(一名軍官),看其迫害大法的罪行,恬不知恥地說「你看這是我寫的歌」。

*其它二隊惡警惡行如下:

楊光:長春流氓警察,「鐵軍狼隊」始作俑者,極其兇狠殘暴,參與每次的毆打和迫害,自用「板斧把」打大法學員稱之為「家法」。迫害大法學員李秋致死者的兇手之一。經常命令其部下讓二隊刑教犯人和大法學員在吃飯時,在極短的時間內限時吃完,要狼吞虎嚥;幹活時要飛快,以兌現其「鐵軍狼隊」的名聲。

趙東利:二隊又一兇惡打手和急先鋒,與朱勝林有過之而無不及,參與每次的毆打和迫害,迫害大法學員李秋致死者的兇手之一。平時對大法學員張手即打,開口便罵。

劉士偉:用刑犯的話說,它是長春市有名的流氓警察,曾經吸毒,仗著其舅是長春司法局一個處長,無惡不作,罪惡多端。毆打大法弟子的兇惡打手和急先鋒,參與每次的毆打和迫害,與楊光為死黨,多次迫害參與謀劃指揮。迫害大法學員李秋致死者的兇手之一。此人用馬蓮根地板刷子頭那邊打大法弟子王天明,打得王天明滿臉脖子像針眼,腫得老高。然後將王天明吊了好長時間。

蘇秉文:兇狠打手,參與每次的毆打和迫害。迫害大法學員李秋致死的兇手之一。

劉曉宇:兇狠打手,參與每次的毆打和迫害。迫害大法學員李秋致死的兇手之一。

朱斌:經常手拿電棍在走廊裏,亂按,亂喊。參與每次的毆打和迫害。

以上是筆者親眼所見,好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由於想不起被害者的名字而不得不擱下,朝陽溝勞教所的罪惡罄竹難書。這只是冰山的一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