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暴行:注射毒針、野蠻灌食

【明慧網2005年4月5日】成都市新津洗腦班的邪惡之徒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是非常殘忍的。據從該洗腦班出來的同修講,凡是被綁架進了洗腦班的大法學員,都會受到邪惡之徒們的各種方式的威逼和迫害。首先是單獨隔離關押,派兩個人24小時隨身嚴密監控,不准學法、煉功,不准與其他大法學員有任何聯繫,在精神上造成孤立和恐怖。然後派眾多幫教輪番圍在大法學員身邊,使出渾身解數欺騙、威迫、利誘、誤導、攻擊、謾罵,並對著大法學員大量播放各種歪曲、誹謗、謾罵大法和師父的錄音和錄像,轟炸式的從精神上折磨大法學員,造成極大的心理壓迫。同時利用大法學員放不下的在親情、家庭、工資、錢財等方面的執著進行訛詐,幾管齊下,以達到從精神上摧毀人的意志,被迫放棄修煉的目的。

如果,即使這樣都還達不到目的,仍然堅持信仰,不放棄大法,邪惡之徒就會下更毒的毒手,給大法學員打毒針,向體內輸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強行造成大法學員意識不清,神志恍惚,使其不能修煉。被關押在洗腦班中長達一年零三個月長期遭受非人折磨的大法學員譚紹蘭,就曾被注射不明藥物。致其於2005年1月5日從洗腦班中放出來時已意識不清,不認識人,也不認識字。在新津洗腦班中像譚紹蘭這樣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的人還有好幾個。由於新津洗腦班嚴密封鎖消息,嚴格封閉迫害施暴,到底被折磨死了多少人,外界很難知道真象。據在裏面的工作人員講,就在新津洗腦班解體前夕的2004年12月中旬,還灌食死亡一名大法學員。由於嚴密封鎖消息,連死者姓名都不知道。

對在洗腦班中進行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學員,工作人員和幫教們的手段更是慘無人道,甚至連個別在大法學員身邊24小時監控的工作人員都已不敢再看那血腥的灌食場面,一聽到灌食的慘叫、心裏就直打哆嗦。洗腦班中的灌食目的並不在於維持絕食者的生命,而是通過野蠻、粗暴的灌食酷刑,從肉體上殘忍的折磨大法學員,讓大法學員經受灌食過程中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從而懼怕灌食而放棄絕食,放棄信仰。洗腦班的灌食人員並不需要是醫療人士,雜工、打手就足夠了。所以灌食導致吐血、當場死亡這類式的事件,才會頻頻出現在監獄和洗腦班中。

新津洗腦班雖然在2005年1月初解體了,但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的邪惡幽靈還存在,過去長期在洗腦班上迫害大法學員的猶大劉旭東、莫愛琴、易文君等人,還在繼續尋找機會強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不久前在成都東郊十陵地區,他們開了兩次黑會,第一次七個人,第二次有二十幾人,在會上猶大們欺騙那些人心重,心性不穩的大法學員,散布邪悟的謊言,使這些開過會的人出來以後都不煉功、不發正念了,而且還自稱自己修得高了。這些猶大們起到了邪惡之徒直接迫害都起不到的作用,

希望那些學法不精、心性不穩、執著心重的大法學員,多學法,用師父的法理指導修煉,抵制邪悟者的謊言,別再讓邪惡鑽自己的空子。

也希望看到此消息的成都大法學員在多發正念鏟除成都地區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的同時,多提供有關新津洗腦班的罪行的更詳實的情況。

惡人榜:成都市金牛區政法委610辦公室
林少光
李大泉(原曹家巷辦事處610主任)
成都市金牛區駟馬橋610辦公室 馮秀英
曹家巷派出所 邱所長 周戶籍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5/98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