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黨大搜捕凸顯其心虛絕望

評邪黨覆滅前的又一次犯罪


【明慧網2005年4月22日】1999年7月20日那個夜晚讓我終生難忘,當聽到消息說中共江氏集團在中國各地對法輪功的義務聯絡人進行大規模的非法抓捕時,我的心情非常凝重。當時雖然身在美國,但是在中共的恐怖政治下長大的我,聽到這個消息仍然感到恐怖的重壓。

一晃時間過去了近六年。見證了這段歲月的正與邪的對比,當今天再一次聽到中共邪黨對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發動了7-20之後的最大規模的綁架迫害時,我心中的感覺已經絕然不同。

恐怖政治之所以恐怖,不僅僅是監獄和酷刑對肉體的摧殘,而是建立在此之上的「強權就是真理」的邏輯對人們心理的扭曲。人們、甚至包括受害者本人和家屬,往往下意識的把被迫害者放在被告席上。這種扭曲的心理是邪惡得以延續的原因。

一個被歹徒打劫的人,他的富有不是罪過;一個被流氓強暴的女子,她的美麗不是罪過。可是當施暴者是一夥比歹徒和流氓都不如的邪黨惡徒時,被迫害者行使自己的合法權利、堅持說真話更不是罪過!站在被告席上的應該是這群踐踏公民信仰和言論權利的邪黨惡徒。

此次邪黨的大綁架,是因為海外媒體「大紀元」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在海內外造成廣泛影響並引發退黨大潮使得邪黨恐慌不已。「大紀元」的志願工作者中很多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參與「大紀元」的創辦和運行完全是行使自己的言論的權利。這個媒體是海內外僅有的不受中共操縱或壓力而敢於講真話的中文媒體。講真話不是罪過,講真話也不是參與政治,講真話只會對社會有益。邪黨拋出的「反動政治組織」的大帽子已經不會產生任何威懾效應,只是一個搞笑的黑色幽默。真正的「反動政治組織」是剝奪民眾言論權利和知情權利、並大肆侵吞盜竊國家財產的中共邪黨。這個「反動政治組織」在拋出搞笑的大帽子指控一個毫無執政願望、只是敢於講真話揭露迫害的民間團體的時候,這個「反動政治組織」恰恰把自己放在了被告席上。

審視被告席上的邪黨惡徒,我們會看到,此次的大規模綁架,是一夥凶犯在面臨最後的審判時歇斯底里的瘋狂,這瘋狂凸顯了他們的懦夫和流氓的本性,凸顯了他們的心虛和絕望,這瘋狂只會為面臨大審判的他們又加上重重的一筆罪惡,加速這個邪黨的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