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三天 丟掉拐杖(圖)


【明慧網2005年4月20日】2004年8月15日,我坐著輪椅從馬來西亞回到台灣,那時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不知自己是否從此就要成為殘障人士。16日去醫院檢查,醫生宣布一定要立刻換人工關節,否則更加嚴重。萬般無奈!但也沒其它辦法。

* 因禍得福 走入修煉

2001年4月5日因車禍,髖關節斷裂開刀用4根鋼釘固定,2003年8月鋼釘壓到神經,不良於行,再次開刀取出鋼釘,不到一年又無法行走,心想我才48歲,如果不小心活的長一些,那不是要再開好幾次刀嗎?因為人工關節的壽命約15年左右,親友紛紛要我換個醫院換個醫生再檢查。這時一位好友拿了一份法輪功的資料給我,並且幫忙安排了一位任職於振興醫院的骨科主任敖醫師,也是法輪功學員。經過敖主任的檢查後,答案仍然是立刻開刀,心裏真是不舒服,很不甘心,但那時有股力量催著我問敖主任,如果我現在開始煉法輪功,可不可以不要開刀呢?敖主任馬上笑了起來,回答我:「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議的奇蹟,都有可能發生,你可以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試看,但你不能有所求喔!」我還不放心又問,敖醫師你剛剛不是說要我立刻開刀嗎?他笑著回答說:「晚一點開刀沒有關係。」就這樣我像得到了尚方寶劍一般,歡歡喜喜的回家,開始看《轉法輪》這本書。

看著看著感覺到這本書所講的法理就是我多年一直所尋找追求的,我如飢如渴般的認真的看完《轉法輪》,再看法輪大法其他各地的海外講法,在這期間不知不覺的,我跟先生說,你看我的左腿能伸直了,然後我就站起來了,慢慢的可以拿著拐杖在家中行走。

2004年9月1日,我興奮的參加自家附近的法輪大法九天學法煉功班,第一天上課是拿著拐杖由孩子帶著我去上課,坐在沙發上聽課;第四天已丟掉拐杖自己去上九天班;第五天可以自己坐到地上;第六天早上自己拿煉功音樂來煉單盤(車禍開刀後兩腿根本無法撐開,更別說盤坐),那真是痛之入骨,半小時後,全身濕透,連坐墊也都濕了;九天課程結束後,立刻每天到煉功點煉功,更時時刻刻讀法。到了第五個月,我開始以每次增加五分鐘的方式煉雙盤,每次左腿都很難搬上來,且奇痛無比,但我仍舊堅持,現在我已能雙盤四十分鐘了。

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的回答問題裏提到:「但有一個問題要說清楚,任何人都不能帶著常人的執著圓滿,對科學也是一樣,你們可以帶著不同的常人心入門,但是在修煉當中都得去掉。」我慶幸自己是因為一個嚴重的車禍因緣際會而修煉了法輪大法。事實上法輪大法真正的威力並不止是讓我在短短時間內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在我不斷的學法當中感受到大法的威嚴與洪大。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就這樣開啟了我真正的生命。

高精度圖片
公園晨煉
高精度圖片
發正念

* 衝破重重考驗 終得大法

要得法,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8月16日至9月1日這短短十幾天的時間裏,我經歷許多考驗,看我是否能真的放下心無所求的專一修煉,我告訴自己不要想腿的事了,你一生所追求的不就在這裏嗎?因為我決定暫不開刀的消息一出去後,壓力即來,親朋好友以及好幾年沒見的老朋友全都打電話給我,要我馬上去開刀,還介紹好的醫院與醫生給我,尤其自己的丈夫與兒女也百般威脅利誘要我去醫院檢查,我找了種種理由推脫,他們聽著挺有道理,也就不再逼我去開刀了。

我們住在大廈的頂樓,第十二層,客廳設計是以非常大片的玻璃而成的景觀窗。夏天裏,我與先生會睡在客廳的地板上,不用開冷氣即可享受徐風吹來。一個颱風天,我們依然睡在客廳,到了半夜,聽到那嘎嘎的強風吹著玻璃,我叫著先生,我們回房間去,先生不肯,說:要回去你自己回去,這裏可涼了。於是我們又繼續睡,一會兒我還是覺得不妥,強行將先生拉進房間,剛進去一會兒,聽到「砰」一聲巨響,那扇景觀窗不知被哪來的重物擊碎,玻璃碎片滿天飛,頓時家裏陷在颱風中,風雨交加。先生很生氣的罵著,責怪誰家沒做好防台準備啊!我心裏明白,是師父救了我們,要做到修煉人的標準「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沒有生氣,心裏非常平靜,要是以前的我,我是會怨來怨去的,並破口大罵,怎麼會砸到我家呢?後來先生冷靜下來知道要是繼續在客廳裏睡的話,已經沒命了,就說「你信佛有用哦!」

8月30日的早上,以前的主治醫生打電話給我,說「我先前開二次刀沒給你開好,這次我安排最好的設備, 9月1日早上第二刀,你一定要來開刀」,我心裏想,真要開刀嗎?最好的設備,還早上第二刀,真的有用嗎?先生在一旁也刺激著我,「去啊!醫生都親自打電話來了,還給你安排最好的,要是你不去,那隻腿廢了,不能走路,我是不會照顧你的!」

真是心性考驗,我好不容易熬到剩一天就要上九天班了,我心裏真是不甘心,我偷偷的又再打電話約敖醫師門診時間。8月31日早上我再度去見敖醫師,要求照X光,看看有沒有惡化,想給先生一個交待,敖醫師說,「身體是你自己的,你覺得好,就是好,不用照片子證明給別人看。」於是我又很高興的回去了,跟先生說,我去看敖醫師門診了,我的腿沒問題。

9月1日終於來臨了,那是我人生另一嶄新生命的開始,感謝師父!

* 我與丈夫的改變

我與丈夫的個性都是十分頑固,我們各自有自己的生活領域,各自的事業成就,各管各的薪水,尤其是我特別強勢。未修煉前,每二、三天就會為小事而與先生爭吵,也會為家裏日常生活支出的錢如何分工負擔而吵架,真如師父在《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中說的:「在西方社會裏來得更痛快,互相之間一結婚的時候就把財產分好,咱倆將來離婚的時候這是我的,那是你的,來得更痛快。完全都沒有了那種女人嫁給男人要依賴男人;而男人呢,不是想到這個女人一旦嫁給自己了,女人把她的終身已經託給自己了,自己要對她負責任,根本就沒有這種心了。個人的利益、個人的自由高於一切,那你們還到哪裏去找家庭的溫暖。互相爭強鬥勝,誰也不服誰,我告訴你們這不是人的狀態啊!」

在吵架時心裏總想將丈夫壓下去,記得有一次吵架,與先生冷戰兩個月,下班回到家,可以視若無睹的做自己的事。但非常神奇的是,自我上完九天班的課程後,決定修煉大法(先生並未修煉),但至今我沒與先生再爭執過,先生的脾氣也變了,還會自動、很快樂的將薪水交給我處理。真如師父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現在先生看到哪個親朋好友生病,就會主動打電話給他們,說:你來煉法輪功啦!我太太煉功後,腿都好了,身體也改善很多。

我的個性也明顯改善許多,由於我在常人工作中,是有名有地位,從中養成了希望別人能尊重我,侍奉我,也不時的會顯示自己地位、家庭環境的優越與生活幸福,引發別人的能羨慕我。最近我發現自己追求名利的心已消失,那顯示心也弱了很多。朋友看到我都說,我氣色變好了,很有精神。

* 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到現在雖然才8個月的時間,還是個新學員,但我認為這段時間卻是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一個階段。我覺得自己應該把這些個過程和大家分享,因為得法比較晚,想要把師父講的三件事都做到又要做好,就不只是學學法煉煉功而已,要想能夠跟得上就要嚴格的要求自己。

第一次參加法輪功學法組非常的不習慣,一直以來自己的讀書習慣是用默念,在學法組時跟著大家一起念書,我的腦袋就變的空空的,一個字也記不起來,但我相信這樣的形式一定有它的道理,我告訴自己要接受、要參與,同時聽一聽同修的分享,可以找到自己的差距,還可以了解正法的進程,雖然學法組的分享有很大部份在推展各項洪法工作,但也因此更覺得自己在這期間得法,也一定是帶著很大的使命與責任而來的。

得法之後,不斷反覆讀誦《轉法輪》和其他各地海外講法,覺得一日不學法,面目可憎,而且要把師父的法實踐在自己的生活當中,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論颳風下雨,嚴格要求自己每天清晨到煉功點上煉功,點上的老學員都會給予新學員鼓勵與協助,使自己在很短時間就進入狀況。

剛開始對於發正念尚未理解得很好,且意念無法集中,雙腿盤坐也不習慣,因為師父講很重要,也就儘量做,但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有一次參加學法組有位同修分享對發正念的一些想法,我突然悟到發正念應該是要做到無我無私的境地,從此自己的心胸開闊了起來,就認真的好好的做這件偉大的事。

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初期的我是以跟著做的方式進行,寄資料、發傳單、發報紙,廣為傳播,再打電話。參與每一次的活動,放下一切的觀念去做,慢慢的就會自動自發的去做一些事情。

我現在會主動的與一些老朋友接觸與聊天,他們看到我的變化都很驚訝,怎麼沒開刀反而腿好了,身體健康。一位加拿大的同學回來看我,她詢問為何在溫哥華看到中領館前二十四小時都有法輪功學員在那裏,我與她講真象,他們是為了讓世人知道發生在大陸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希望人們能伸出援手,幫助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停止這場迫害,於是利用這和平理性的請願方式,她終於明白為何原因了,也接受法輪功的材料。現在有幾位朋友也開始看書、煉功了,真為他們高興。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2005年1月8日下午,加拿大溫哥華大雪紛飛,法輪功學員仍然冒著大雪,堅持在中領館前發正念、煉功,過往車輛不斷按喇叭致意,有的還專門停下車來攝下這珍貴的鏡頭。

師父講過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與過去的個人修煉是不同的,不論我們是在甚麼時間得法,也不要去想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學員還是法正人間時期的學員,反正已經是得法了,師父一定有最好的安排,只要自己堅定實修就對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