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大法弟子正念抵制洗腦班的迫害


【明慧網2005年4月2日】2001年1月14日,邪惡勢力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大抓捕,押進「學習班」進行洗腦,趁家屬接見,引誘家屬逼迫學員寫「三書」。真正修煉的人,不信它們那一套。羈押我們的看守所分東西兩頭,東頭押著男刑事犯人;中間有柵欄門鎖著;法輪功學員在西頭。牢房是門對門排列,中間是長長的通道。

一天上午,洗腦班的頭目曹主任按照電視報紙宣傳的內容,對法輪功學員一頓「訓話」後,我們都在通道裏休息。這時王同修的子女來接見,也在通道裏對話,一邊是家人哭哭啼啼的勸說:「寫個保證早點回家。」一邊是大法弟子耐心解釋:「我們是無辜的。」說著說著,王同修高聲喊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以前沒有做好,從現在起我一定要做好,緊跟師父修煉到底。」聲音洪亮震動通道。瞬間寂靜。靜極中不知誰帶頭鼓掌。男犯們紛紛探頭看個究竟。曹主任和一些獄警通過和我們一段時間的接觸、交談,發現我們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都是有頭腦的人。因此,言語態度變得溫和了。不久他們調走了。臨走前親自到牢房來與我們告別,並且把他經手的有關資料,付之一炬。

時隔不久,獄警打開牢門喊著我的名字,叫我出去。我以為是接見,出來一看,大廳裏兩個人扛著攝像機拿著話筒。我已經明白怎麼回事。獄警騙我說:「他們(指那兩人)想通過你了解一下我們的工作情況,請你如實反映。」我不配合,走回牢房,他們扛著攝像機跟著進來。其中一人拿著話筒迫不及待的對我提問,另一個攝像機鏡頭對準我。我沒有回答提問,而是正視攝像機說:「修煉真善忍有甚麼錯?煉法輪功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有甚麼錯?你們把人騙來,關在這裏,五層鐵門鎖著,反而造謠說我們不要家,不要親人,只顧自己。」邊說邊逼近攝像機,使扛攝像機的人連連後退,無法拍攝,獄警呆呆的站在旁邊,不知所措。我接著說:「這是誰在犯法?是誰在搞破壞?使家庭不安寧、社會不安定、孩子無人管教、老人無人照顧、親人工作不安心。你說!你說呀!」獄警沒想到,平時不喜歡說話,不愛出聲的人,今天怎麼像放連珠炮一樣。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只好怏怏的溜走了。而我心裏明白,是大法給我的智慧、大法給我的膽略,是慈悲的師父在看護著我。所以在這次突發事件時,才有如此正義之舉。放風時,有個男犯人來到我們牢房門口,豎起大拇指:「了不起!了不起!」我雙手合十以示回禮。

兩期洗腦班下來,堅強不屈的同修陸續被非法判勞教。其實邪惡之徒對法輪功所做的一切都是心虛的,怕見光的。它們把大法弟子隔離關押,1至2名關在一起,只准在自己房間,不准串門,不准交頭接耳。

這天上午,我廠保衛科兩人和主管片警到洗腦班來要送我去勞教。其他同修都不知道。我以還日用品的機會告訴一個同修,她馬上告訴別的同修,一下全都知道了這個消息。有的送來日用品。有的送來小食品,有的幫我慢慢的整理行李。獄警們出面干涉,誰也不聽她們的,只是做著自己該做的。在場的人無不被這種場面所感動。看得出男人們的眼圈有些紅,他們也不想送我勞教,另一個思想不正的獄警嘴都氣歪了。

行李裝好了。我在辦公室門口等著;同修們在各自的牢房門口送著;正與邪的較量在無聲的進行著;辦公室裏在小聲的爭論著。約過了半小時,獄警出來對我說:「不走了,把行李搬回去。」同修一聽不走了,趕緊過來搬行李。現在想起來當時表面雖然不是轟轟烈烈,但是另外空間一定很壯觀。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是大法包涵下的一個大粒子,不可分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