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沒受直接迫害的五年

【明慧網2005年4月2日】我是1996年9月得法的,當我請到《轉法輪》這部天書時,我一口氣把他讀完,激動的心情兩夜未眠。以前我常常疑惑:人從哪裏來?為甚麼要當人?人為甚麼有苦又難?有時自己想的很好,不但實現不了,反而還會找來麻煩。《轉法輪》一下給我解開了這麼多年的謎團,我從書中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到世上的真正意義和目地,明白了我病魔纏身的真正原因。去掉了不想活的念頭,從此不再覺得委屈。也明白了以前練的氣功都是騙人、太可怕了,幸虧遇上大法。這麼大年紀還能遇上佛法,還在常人中能夠修煉,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太幸運了。我雖沒有見過師父,但當時斷定這一切都是真的,根本就不是迷信;是科學太低能研究不出來,才說是迷信;這佛法才是博大精深的真正科學……從此下定了決心,不管遇上甚麼暴風巨浪決不動心,一修到底……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洪吟(二)﹒心自明》)99年7.20當權小人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去了省政府。在回家的路上,上到車上幾個警察挨個翻。警察要翻我的書包,我一點也沒害怕。問我書包裏放的是甚麼?這時司機說話了,說看過,裏面沒書,警察也沒翻,我就順利的回家了。我悟到是師父在保護弟子。

回來後繼續學法煉功,家裏人阻擋也沒有用。我和以前一樣該怎麼學就怎麼學,該煉就煉,別人交書我一本也沒交。

1999年12月18日派出所把所有的大法學員都叫去,叫寫「保證書」。我去了就講真象。就這樣,他們把我弄到派出所拘留半月,回來那天還勒索家中4000元錢。回來後過了兩個月,我想這錢我得去要,通過要錢我可以講真象。於是我就去找派出所所長。我去了兩次,每次我提的問題他都前言不搭後語支吾著答不上來,我就給他講真象。到第三次,去了他不接待我,他說他急著辦公,把我推出門。後來我就沒有去過。從那以後到現在派出所也沒人到我家去過。有一次是單位居委會的人到我家叫我簽名,我沒簽。他們說:你不簽派出所就來。我說:叫他來吧!我給他們講真象,他們不願聽就走了。從那以後,甚麼人也沒來過我家。

2000年我們這裏沒有資料,我就給各級黨政府機關寫信,給人大寫信……有時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往出發,面對面的講,粘貼真象短語和大法好的標語。到2001年的春天我們有了資料的來源,我就開始大量的發放資料;有時少了就面對面的講,講完後就給張資料。我發的光盤都是面對面的給人。

在這五年的正法修煉的路上,我深深的體會到:只有理智、清醒、正信、正念、正行,沒有怕心、遇事坦然智慧的面對,在師父的呵護下是不會出問題的。在這幾年發資料中,不管是白天、夜晚從沒有碰見過人,都很順利,也有幾次有點麻煩,但是在沒怕心、正念足、智慧的去面對,也就逢凶化吉了。

我記得有一次在外邊粘貼真象標語,被暗藏的便衣逮住了。我在沒有怕心、正念足和師父的呵護下,抽出手順利的走脫了。還有一次在市場講真象,被一個便衣警察阻攔,我給他講真象他不聽,他硬要送我到派出所,還要打「110」報警。我一點也沒害怕,在我嚴厲的斥責的作用下,也是師父的保護,再一次順利的離開。還有一次是去同修家,在不知道同修被抄家的情況下,我貿然去了,結果一進門,在她屋裏出來四個便衣。在他們問話時,我不慌不忙,坦然相對,結果也順利離開。

在五年的正法修煉的路上,我體會到:不管做甚麼事情,只要心在法上,沒有任何雜念和怕心,用純淨的心去做,做甚麼事情都會順利。

以上是個人所悟所行,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