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留美大學生的呼籲:無條件釋放我的母親劉桂芙(圖)


【明慧網2005年3月6日】當得知我的母親劉桂芙於2005年2月28日夜第四次被北京警察抓走的消息,我幾乎崩潰了!一瞬間我如同墜入了惡夢之中,兩天前我還和她通過電話,而現在她已經身陷囹圄,我無法形容我的焦慮和失望。

自從我的母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三次被抓,並於2001年至2002年被勞教一年半後,我沒有一天不牽掛母親在中國的安危。因為我透過中國大陸嚴密的通訊封鎖,從母親的隻言片語中得知她在北京的看守所和勞教所受到的迫害。在看守所裏她曾經被預審警察打翻在地踐踏;被警察逼迫空手掏廁所,不許洗手就得吃飯。在北京新安勞教所裏,四大隊警察逼迫她放棄深信了8年的法輪大法,她因為堅持信仰,被連續罰站了將近4個月,然後又天天遭受慘無人道的毒打;在警察無力「轉化」她後,讓她天天服苦役,夜裏還要「學習」勞教所的甚麼「規範」,得不到休息……要知道,我的母親可是50歲的人呀!

我真的無法理解中共為甚麼要把像我母親這樣無辜的好公民反反復復送進監獄、看守所這種地方。母親的第四次被抓讓我對中共徹底絕望了。

前三次母親被抓,我雖然也感到這樣的崩潰、焦慮和失望,但我同時也感到沮喪。我那時不明白為甚麼我的母親總是麻煩不斷,為甚麼她就不能像其他很多中國人那樣明哲保身,保持沉默呢?我以前曾勸她保全自己好讓我儘快拿到學位,甚至心中對她也有些許的抱怨。但這次母親被抓卻強烈的震撼了我的靈魂,我不停的問自己,為甚麼?為甚麼?這一切到底為甚麼發生?這些問題喚醒了我對母親所有的記憶,母親的人生過程歷歷在目,我終於明白了這惡夢的因由,理解了母親的心。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母親的人生好苦啊!她經常遭到我生父的打罵,被迫離婚後帶我從唐山來到北京。在我童年的記憶中母親始終過著動盪的生活。因為不願為單位領導做假帳,她很長時間拿不到工資,把我送進能住宿的學校,自己卻是居無定所。那時的母親一無所有,我就是她生命的全部。她全部的生活目地就是讓我能吃上一頓飽飯,我的快樂就是她唯一的快樂。千百次母親對我說,如果沒有我,她渴望以死來解脫……

作為年幼的女兒,我那時很難理解母親的心境,但卻看到,由於惡劣的生活條件,有一種東西正在從她體內消失,生活的負擔異常的沉重,最終她幾乎耗盡了體力和精力,我知道她不去看病並不是因為沒有病,而是因為根本沒錢看病。她的身體已經垮了。現在我才明白,那時我朦朧中感到正在從她體內消失的是生命的活力。

是法輪大法為母親重新注入了生命的活力!

我的大姨劉桂錦以前有小兒麻痺後遺症、唐山地震受重傷又留下很多後遺症,修煉大法全都好了,法輪功不但不要她一分錢,還退回了她500元感謝師父的捐款。經大姨現身說法,我的母親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的身體迅速恢復了,法輪大法的學員還經常幫她解決住處。最重要的是充滿心間的快樂與幸福又重新蕩漾在她的臉上。不再是以前的含義,生活的壓力對她來說是精進修煉的動力,生活的挫折對她來說是修煉提高的考驗。她以一種全新的姿態勇敢的面對生活!母親本來就很美麗,這時青春的光彩又回到了她的臉上。(圖一)

高精度圖片
圖一
高精度圖片
圖二

98年,經功友介紹,我的母親和我現在的繼父結婚了,我們終於有了固定住所。結婚時,繼父已經是病得喘不上氣的人。我母親做的一手好菜,又會勤儉持家,繼父在母親的照顧下身體迅速好轉。母親又自己動手在繼父家的院子裏蓋了十幾間房出租補貼家用,也是用這筆錢資助我在美國著名的普度大學攻讀藥劑師專業。她既當男人,又當女人,裏裏外外支撐起這個家。如果沒有法輪大法的力量,這樣的生活重擔無論從身體上還是從心理上都是不能承受的。就這樣,在母親被抓之前,她與我的繼父在法輪大法的光芒中過著幸福的生活。(圖二)

中共政權鎮壓法輪功後,我的母親以及唐山的大姨、三舅等人全都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大姨甚至被迫害致殘。

經過了勞教所的重重魔難,母親才回到了家。一見到我的姥姥、姥爺都痛苦的蜷縮在骯髒的床上,她忍不住哭了。以後一直經常過去照料老人,餵水餵飯、端屎端尿。直到他們在2003年10月18、19日在安詳中離去。親朋好友、同事街坊來為兩位老人送行時說:「以前我們看到老劉兩口沒人照顧,都說老劉的子女怎麼那麼不孝,沒有人性,現在才知道,原來是××黨把孝順的子女都關進了監獄勞教所,這麼高齡的老人沒人照顧,××黨才沒有人性!」母親用她的實踐向世人證實了她的信仰是多麼的真實和偉大!

回憶完這一切,我才看清了我的母親:父母跟前的好女兒;丈夫身邊的好妻子;孩子後面的好母親。我的母親不但是最正直的人,而且美麗,善良,有著力可托山的堅強意志和寬厚柔軟的心腸。

這時我才明白了自己以前在痛恨政府踐踏人權時也在氣與怨自己的母親,這氣與怨卻原來是我自身不敢挑戰邪惡。每當母親被抓我雖然盼著母親回來,卻總是躲在家裏默默祈禱。現在我明白了對邪惡的畏懼只能是縱容邪惡,邪惡終歸是邪惡,永遠也不會因為你縱容它就不來害你。像母親這樣敢於面對邪惡的法輪大法弟子才是真正偉大的。在這種偉大面前,我終於看到了自己的渺小與軟弱,我再不能坐觀。四次失去母親,今天我要忍無可忍的向中共說:「我的母親行的正,走的端,立即停止迫害,馬上無條件釋放我的母親!」

失去母親,我的繼父將無人照顧,可能很快又會變成像以前一樣羸弱。我的學業也會受到影響。但是這些痛苦與我母親正在經歷和將要面對的迫害相比又算得了甚麼呢?而且也只有結束了對我母親的迫害,我們全家才能過上幸福生活。我以我誠摯的心呼籲中美社會各界以及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幫助、聲援我對我母親的營救。

此次直接行兇的是我母親管片的青龍橋派出所。現在我的母親被關押在海澱分局看守所。我希望北京善良的人們能夠向我提供更多的派出所和看守所電話、地址、負責人信息。也希望更多的有正義感的人們能向海澱看守所和各個迫害的相關單位打電話、寫信和其他各種方式要求無條件釋放我的母親。

海澱看守所10-62902266轉3500或3582; 海澱區清河龍崗路25號 郵編100085
看守所隊長 朱峰 10-82883420;
所長白剛 10-62902266轉3502

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 010-82519110 長春橋路15號
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局長:張偉剛

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政委:王聚成
海澱分局紀委 010-82519180
海澱分局督察 010-82519210

青龍橋派出所 二龍閘甲5號
010-62881666 、62881620
片警王海鵬:13911321221(手機)

海澱區青龍橋 福緣門居委會 010─62543932;

圓明園派出所,電話: 010--62553476

=========================================
馬振川
北京市公安局局長
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
北京市公安局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前門東大街9號
郵政編碼:100740

Beijing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No.9, Dongdajie, Qianmen,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

北京市公安局辦公室信訪處
郵政地址:北京市公安局辦公室信訪處
郵政編碼:100740
電子郵件地址:110@bjgaj.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