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學生良心的覺醒與靈魂的獨白

【明慧網2005年3月5日】我是一個生活在象牙塔裏的大學生,如同千千萬萬個中國大陸的普通人一樣,有著自己的喜怒哀樂。我的母校W大學是一所百年老校,在1949年以前她崇高的學術自由氛圍顯赫海內外,所以從小能在W大學讀書就是我的最大理想。2001年,我終於在千軍萬馬闖獨木橋的高考中實現了自己的理想。從家鄉來到了W。

我是學生物的,課程很緊。二年級暑假的時候,為了讓自己放鬆一下,我買了台電腦。因為朋友中有不少人熱衷於在學校BBS上逛,我也漸漸迷上了在論壇上灌水,看帖。在這個炎炎夏日裏,我認識了在大學裏結交的最好朋友--×君,他是我們學校BBS的新站長。每次我從他那裏都聽說了很多普通大學生不知道的事情。

上小學起,我腦子裏就被灌輸了歌頌(中共)政府的文化。可進了大學以後,我發現生活中有很多令人不可理解的地方。

不知是出於何種原因,有一次輔導員找到我,暗示我應該寫申請加入共產黨,並且她可以幫忙。可是,我天生就是一副傲骨,天生就討厭送禮,天生就厭惡巴結拍馬,如果我靠送禮拍馬進入了這樣的黨,對我的人格是一種極大的污辱。於是我故作糊塗,對輔導員的暗示置若罔聞。

輔導員對我的「不開化」有些不快了,於是隨後,我被「悄然」踢出了該學年的「三好學生」與獎學金評價的範疇,被「黨組織」拒之門外了。我十分煩惱,把這件事告訴了我的朋友×君,可他只是安然一笑,說:那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很多「黨組織」的黑暗面你都不知道。

×君告訴我,俗話說不入一行不知一行的內幕,在他成為學校BBS的常務站長後才發現,有許多帖子是不可以隨便發表的,哪怕是完全靠想像創作的文學作品,也審得極為嚴格,稍有一點點「發牢騷」的情節甚至詞語,都無法通過,更別說帶有一點政治色彩的文字了。儘管×君知道這是共產黨在控制言論,打壓文化,但出於一個青年人的血氣方剛,他還是經常讓一些稍微溫和一點的帖子得以發表。

一次有個學生發了封紀念「六四」事件的文章。×君自己小時候從心底裏就很為那些愛國的學生和那些不幸的家庭難過,所以就告訴他負責管理的一個「斑竹」(版主)不要馬上刪掉這個帖子。可很快×君就開始感覺到了身邊的氣氛不對勁,本來擔任BBS斑竹的很多同學不明不白地被「換選」了,「黨組織」會經常「按例」前往院系找他們談話,一些預感到很可能會受到加倍的壓制的人,及時地離開了BBS,做了一個自由的網民。

×君也很想不幹了,可他的女朋友,一個在讀的很有思想的大學生告訴他:在任何時候總得有一部份人為真理承擔責任的。如果連他也放棄了,那學校的BBS就沒有希望了。×君敏感地感覺到,他在學校裏將越來越不好過,但好在他有管理BBS的「特權」,因而可以在預感到那些有正義的網友會受到加倍的壓制的時候,及時地通知他們換個ID,或者壓制住那些替共產黨賣命的惡狗。

自從1999年7月20日政府取締法輪功以來,w市公安局把一些身體健康的法輪功學員關押在我們學校的醫學分院裏。被關押的人中有一名是我們大學的研究生,×君的朋友。×君說,他從這個同學的家裏了解到:在關押期間,警察用堅硬的筷子和鐵瓢使勁地撬學員的嘴,想把那些麻痺神經的藥物灌進學員的嘴裏。而且家屬想去看望親人,還得給警察和護士送紅包。其中有一位護士幫兇還諷刺著:「現在醫院裏甚麼不用錢啊。」

在×君擔任學校BBS的常務站長,由此見聞了不少這類離奇事,他真不知這些人罪在何處?更有學校領導想辦法聚斂錢財,卻得以繼續升官發財。所以×君現在已經聯絡安排了很多他的朋友去管理學校的BBS。×君說,雖然學校的服務器就要更換了,他也快畢業離任了,但他的信念與精神已經在學校的BBS上紮下根來,將繼續同黑暗的現實作鬥爭。

作為×君的朋友,我期待他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