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身符」是我們講清真象的「法寶」


【明慧網2005年3月4日】在明慧週刊中,看到了幾篇關於「護身符」的文章,都談到了自己不同的認識。在2004年11月4日(海147號)明慧週刊中,又刊登了大陸錦州大法弟子的關於「護身符」的文章。標題是「誠心默念大法好,災禍來時命能保」。這位同修的認識,我很贊同,我跟周圍的同修也切磋過,都認為該同修說的較深刻,也很全面。

這位同修在文章中說:「‘護身符’在百姓中多年來有著根深蒂固的認識,幾乎所有的成年人都知道,那是與生命聯繫在一起的,是保祐人的生命的。所以絕大多數人願意要,而且會珍惜的。尤其是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控制人的邪惡越來越少,人明白的一面在起著作用,人們渴望得到救度。在我們地區,同修們做了大量的精美的「護身符」,有塑封的、有用布做的,在我們當地引起強烈的反響,有很多人願意要,尤其是眾多的農民,有的戴在胸前,有的藏在身上,對救度眾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讀了這位同修的文章後,深受啟發,下面我把我們地區的情況寫出來,如有不當,請同修指正。

一、給農民講真象

我有一親屬是農民,早在三年前,我去過他們家講真象,他根本聽不進去。2004年9月份,他來城裏串門,我又給他講真象,他明白了。我又給他一些真象資料和幾張「護身符」,當他拿到護身符時,意外的驚喜。我們這裏的護身符或祝福卡做得都很精美,都是塑封的,彩色的傳統圖案。原來我這個親屬的老伴身體不好,在農村找人看病,說是「陰魂」糾纏。他拿著我送給他的這個精美的「護身符」,仔細的端看,上面寫著「真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吉祥如意福星照,天災人禍能自保。」他看完後很高興的說:我老伴的身體一定會好起來。他又向我要了一些真象材料和「護身符」,他說他的兒子和孫子都在煤礦上工作,這些「護身符」都能保祐他們。

二、給病人講真象

2004年8月中旬,我與同修去同事家講真象,我的同事身體很不好,眼睛視物不清,又因他老伴去世不到一年,他心情很煩躁,但他對大法的事情很感興趣,我和同修就根據他的提問,回答了很多疑問,並講了自焚真象,他明白後馬上也要學煉法輪功,我答應他給他送《轉法輪》書,他說他的眼睛看不了書,我說你就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等眼睛好了再看書。我說著話拿出來真象材料和「護身符」,送給他,並念給他上面的內容,他很高興的裝在上衣兜裏。11月份我又去他家,他說他幾乎天天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現在是心清目明,精神抖擻,心情舒暢。現在看《轉法輪》書也行了。

10月的一天,我和同修去朋友家講真象,沒想到在朋友家遇到了多年不見的同事,她得了腦血栓,說話都不清楚。我立即抓住機會給她講真象,她明白後,我又送給她一些真象材料和「護身符」。她說我們緣份太大了。她說:「你們教我煉功吧!」我說:「你先看書吧,等明白道理後,我再教你煉功。」就這樣她很高興的答應了。

11月的一天,我在路上遇到三個熟人,打招呼後,其中一人說:「我得了高血壓很難受,你有時間給我治治吧。」(我過去練過別的氣功,給別人治過病)我說:「我現在煉法輪功了,我們法輪功不允許給別人動手治病。」我就開始講真象,他們明白後,我又說:「你誠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按照‘護身符’上的去念,保證會好。」他問我:「你有‘護身符’嗎?」我說:「我現在身上沒帶,你們等著我,我回家去取。」半個小時後,我拿來了真象資料和「護身符」,給了他們,他們高興的一再表示感謝。

三、給司機和築爐工人講真象

2004年9月份下旬,我參加婚禮,給一名司機講真象。他明白真象後,我又送給他一些真象材料和一張「護身符」,他高興的接過去後說:「我正在找這方面的東西,正找不著吶,今天送到我手上來了,太好了,我謝謝您這位好心的大姨!」

12月份的一天,同修坐公司的車辦事,在回來的路上,司機為了躲過一塊冰路,差點與對面來的車撞上,過後司機還有些害怕說:「太危險了,就差一頭髮絲的距離就撞上了。」同修從兜裏取出兩張「護身符」說:「你要平時默念上面的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會保你平安的。」司機深受感動的說:「謝謝、謝謝大姨阿!」說著把「護身符」裝到兜裏。

一天,同修去築爐工地講真象,那裏的頭頭說:「我們白天太忙,晚上你來吧。」晚上同修去了,原來這裏有一百多人,都是這個頭頭從外地招來的農村民工,同修進到屋裏,便開始講真象,隨著同修講,他們提出了很多疑問,同修都作了回答。最後同修拿出真象材料和僅有的幾張「護身符」,這些民工聽說有「護身符」,都過來搶了起來。臨走時他們都出來送同修,頭頭說:「希望你經常來給我們‘上課’,我們都願意聽,下次來多帶點‘護身符’,最好我們每個人都有份。」

第二天,同修又送去了很多「護身符」。我這裏不是說「祝福卡」、「平安卡」,不能起到「護身符」的作用,而是在不同的人群中,起著不同的人群所需要的作用。在講清真象中,我們也是深有體會的。對生活條件較好的,較富裕的人來講,他們願意要「祝福卡」和「平安卡」。

一天去老朋友家講真象,他老伴是有資歷的老軍人幹部,家中條件特別好,屬於高幹家庭。我給他們講真象,他說:「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這個社會只要是好人我就贊同。」我說:「你這麼贊同法輪功,你同樣也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說著我拿出一張「祝福卡」給了他,他高興的接受了,隨即開始念上了「得到福卡就是緣,百病消除福壽全;常念法輪大法好,生命美好到永遠。」

還有一次,我給一酒店老闆講真象,他明白後我送他一張祝福卡,我說:「祝你幸福健康」。他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這三個字更好,所有的字典中,就只能查出這麼三個好字來。」他又說:「我們做生意的就需要真善忍。」說著把「祝福卡」揣在兜裏面。連聲說謝謝。

有一次我給已經明白真象的朋友送一張「平安卡」,他樂呵呵的裝進了皮夾子裏面。然後從皮夾子裏面拿出一張已經磨壞邊的、用硬紙殼自製的一張「平安卡」,說:「你看這都磨壞了我也沒捨得扔」。說著又放進皮夾子裏。原來在五月份,他跌了一跟頭,把左肩膀摔脫臼了、左手腕子骨折了,生活不能自理,他的鄰居有個大法弟子,知道他的情況後,就送了他一張自製的「平安卡」,他就很珍惜的裝在小皮夾子裏,帶在身上。他的傷勢很快就好了。九月份我去他家,他已經恢復了健康。他又告訴我,他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功了。他又接著說:「我要用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真象」。

以上我談到的情況,都是我和我周圍的同修的做法,當然有一定的侷限性,只是寫出來向製作「護身符」、「祝福卡」、「平安卡」的同修反饋一下信息,你們製作的這些「卡片」,與真象材料合在一起,用來講真象缺一不可。我平時出門辦事,買東西,都帶上幾份,用起來得心應手,在講真象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正像同修在文章寫的: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在這麼嚴厲的社會制度下,世人敢要寫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這已經不是一個求不求的問題,人們已經相信他的作用和威力。而且各種神奇而又真實的故事在世人中流傳。大家知道在當今的社會,如果在哪個人身上,哪怕是搜出寫著「法輪大法好」的小紙條,都會引來牢獄之災,殺身之禍。自從99年7.20以來,每個世人都感受到邪惡的殘暴與惡毒,可以說是走過了膽戰心驚的五年。到現在人們敢把「護身符」戴在胸前,這還不是把自己的未來,把自己的生命寄託給大法了嗎?雖然有的人有著非常的求心,求保祐,但他願用大法保祐,是不是他明白的一面在起作用?這對常人來講他對大法的一念不也很珍貴嗎?這已經是擺放了他自己的位置了。

師父在《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說:「不管怎麼樣,一個人一旦以法輪功的名義辦了難民,他就是把他的未來給了法輪功了。不管他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因為他是在用法輪功的名義改變他的命運,這是站在常人角度上講的。其實所有的人都是為大法來的,那既然世人都是為大法來的,借借大法的光當然無所謂,那你就借吧……。」

在這特殊的時期,大法弟子做的「護身符」也好、「祝福卡」也好、「平安卡」也好,已經賦予了法的內涵,已經與常人的護身符、祝福卡、平安卡根本上是不一樣了。在講清真象中,在救度世人中,在解決不同層面的世人都需要得救這個燃眉之急之時,確實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