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強大正念才能徹底清除邪靈的一切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4日】我想起2002年的時候,我寫信給單位領導,告訴他們我信仰法輪大法。由於作為修煉人,我當時的心態不夠正,被鑽了空子。他們要給我辦一個學習班,並在領導內部會議上宣布了這個決定。

我覺得不能夠讓他們辦成這個學習班,那樣會導致單位同事對大法產生更大的誤解,而我應該讓他們了解的是法輪大法如何的好,而不能讓他們覺得法輪功煉不得。過了幾天是單位運動會,有人告訴我,領導可能在開會期間找我談話。

運動會那天,我一直發正念,那時候還不能夠很正,因為有強烈的爭鬥心,還因為害怕做錯事情導致不良後果而緊張。但是我記得,領導在操場對面宣布運動會即將開始,要升國旗時,我想起中共在低層次的代表是紅色惡龍,就認為國歌既然是它們的,那麼國歌后面一定有它們的因素,所以我就準備發正念鏟除那個因素。等了半天沒動靜,忽然聽見喇叭裏傳來領導的聲音說:「不升旗了,磁帶壞了。」於是沒有升旗運動會就開始了。當時我沒有更多的想這件事情。

但是從那以後,我意識到中共的一切因素在世間都體現在它的標誌、音樂、言論等等裏面。我扔掉了家裏的一切中共理論書籍,包括馬恩列斯毛鄧的作品、蘇聯時期的小說;有一個作家好像是外國共產黨,我也把他的小說扔了,就像處理偽氣功書一樣。中共領導人的像章,是我姨母給我的,也扔了。我要求我的孩子不可以唱中共的一切歌曲,不可以背誦在幼兒園學會的歌頌共產黨及其旗幟的歌謠。

有一陣子,我連續幾天做夢夢見自己在看毛選(我從未看過這個東西),甚至在一個類似黨的甚麼會議上發言。醒來後感到吃驚,後來發現我兒子胸前居然戴著一個毛澤東像章。我問孩子像章從哪裏來,原來是一個長輩親戚送的。我把那個像章處理掉之後,就不再產生類似的夢境。

在班級裏,我不要求學生一定佩帶紅領巾,結果因此而扣分,幾乎每週分數評比都倒數;語文課本裏描述中共及其領導人的文章,我幾乎不做任何講解,尤其是那篇描寫江魔的文章。我記得在一次期末考試中,有幾個填空題考的就是我沒講的那幾篇課文的題目和主要人物,我班沒有一個學生答得出來,結果領導說我知識傳授不到位;我從不讓學生唱歌頌黨、歌頌紅領巾或者其它「革命」歌曲;學校要求各個班級每學期開兩次隊會(領導檢查),隊會的儀式就是中共的典型程序,又是宣誓,又是敬禮。隊會結束前,班主任老師要舉右拳宣誓:「準備著,為了××主義事業而奮鬥!」學生則舉右拳齊答:「時刻準備著!」──我認為一個正法修煉的人,不可以向邪惡宣誓,就取消了這個步驟,結果被領導質疑,所以我只好找各種理由迴避開隊會;每週一的升旗儀式,我有時候發正念,但是效果不是很好;我不願意寫國旗下的講話;我在單位裏經常要出板報,我不畫中共的一切標誌,包括星星火炬、團旗。──這些都是在2005年前做的。那時候只知道中共是反宇宙的,是它們在世間的代表製造了這場邪惡的鎮壓,所以本能的對它們產生排斥和要鏟除它。但是畢竟對中共還沒有更深入和更系統的了解,對鏟除中共邪靈也沒有更徹底的重視,尤其是沒有站在法上認識,結果很多事情做著的時候都帶有一種厭惡鄙視之情,效果也不是很好。

我尤其記得2002的一次文藝演出,學校選了一首歌,是歌頌江魔的,甚麼「改革開放的領路人」。我極力反對,可是沒重視發正念,於是歌曲仍舊被選上了。我站在同事中間,他們唱歌我就背詩,背的還是常人寫的古詩。事後才回味過來,其實這件事情可以不發生。

那麼,我們幫助大陸民眾退出中共的一切邪惡組織,就得重視鏟除它的一切因素,而它們的因素幾乎是無處不在的,所以我們就要經常警惕自己的思想。在2004年的時候,我背誦 「百年紅朝一路殺 乾坤倒運戲中華 看明此時紅花盛 可曉他日開蓮花」時,仍然有一個念頭不斷的在頭腦中說:「反詩。」並反覆出現宋江寫的「敢笑皇朝不丈夫」。我意識到這思想不對,一邊反覆背師父的詩,一邊告訴那個念頭:「你才是反的。」後來它就沒了。──我一直對中共沒有任何好感,它的言論幾乎打不進我的思想裏;我從不相信它的任何說教,它們的一切文化在我眼裏都是可憐可笑的;我從未把它們的任何一屆領導人當回事,一向認為有沒有它們,中國還是中國。

可是,儘管如此,我發現自己還是不夠清醒,我畢竟生活在中共無處不在的社會裏,每天耳濡目染的就是中共的各種言論和行為習慣,中共的因素仍然能夠無意之間被我接受,在某些問題上,我甚至也用中共灌輸的理論思考,尤其是對政治的敏感。寫完退黨聲明後,我感到自己頭腦一下子清醒了很多。而學了師父近期講法之後,才真正的對退黨以及挽救被黨文化毒害的中國民眾有了更深刻的認識,這種認識不是以往那樣建立在個人的反感和片面的認識上,而是有了更宏觀和更深遠的理解。這使我覺得要在任何時候盡最大的努力衛護佛法,使一切都以最正與最完美的狀態走入未來──這不僅僅是個人脫掉「獸記」修煉成為神的問題。

我覺得要重視看《九評》,九評分析中共很透徹,至少我看了《九評》後,對中共的認識更清楚了。可是九評不是法,修煉的人做任何事情都要「以法為師」,站在大法弟子的基點上去做。其實師父講法中早已經告訴我們中共是甚麼,通過學法可以知道中共是反宇宙的,中共的理論都是逆天理的。宇宙中的佛道神魔都想鏟除它,它的存在是眾生得救的一個強大障礙。師父一再給它機會,可是它到今天依然誣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那麼它就一定要被徹底的清除。所以很希望有的老年同修,如果受到中共的毒害很深,甚至認為中共早期的某個領導人不錯;或者有的同修認為寫退黨聲明是「搞形式」,甚至認為參與了政治,或者認為有參與政治的傾向等等,我認為都是沒有認真的學好法。

神做任何事情的理念是人的觀念衡量不了也解釋不透的,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夠真正的認識到鏟除共產邪靈和寫退黨聲明的重要。還有,我們遇到任何問題都要向內找,但是中共邪靈與宇宙中一切舊勢力的邪惡因素本身都不同,即使一個修煉人沒有甚麼漏洞,中共邪靈也是要極力干擾的,因為它就是反宇宙的。所以我們在對待如何鏟除中共邪靈的問題上,必須非常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