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奸邪政黨 回歸善良本性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1日】從小我就是個很聽話的孩子。上小學後很早就入了「少先隊」還當過甚麼隊長。雖然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了,但它也是我修煉中的一個污點,我嚴正聲明退出「少先隊」。

半個世紀以來,中共各次運動中我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土改時我家被劃為「富農」,儘管那時我才幾歲,同樣被共產黨排斥在外。事事「以階級鬥爭為綱」,反右時我也似懂非懂的受到牽連(因我父親在工作中與當時他單位的黨支部書記有分歧被說成是反對黨的領導,加上「富農」成分就被打成右派,致使我考高中沒被錄取)。第二年我遠離家鄉到外地考上了高中,繼而又考上了大學,學生時期一直是個學習好「守規矩」的學生,也寫過入團申請書但沒批(現在看來很榮幸)。大學畢業後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間,被分到邊遠的牧區,那時只專心自己的業務──治病救人。由於業績突出幾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三八紅旗手」等。84年被提拔當了系統領導(算是中層幹部吧)。師父在「向世間轉輪」中講「那時在大陸,中國就是中共,中國的中上層社會階層就必須是黨員的階層,這已經是一種自然的社會形式了。」當時有人動員我入黨,我說「不夠條件」,她讓我先寫個申請,很快就填了表,一年後又寫一次「轉正申請」開會全票通過,就這樣入了黨。說是被動入黨可當時也很激動,以後在工作履歷表「政治面目」一欄中就填上了「黨員」二字。也因工作成績突出被評為過「優秀共產黨員」,我並沒把它當回事,其實是它們把我好人的一面當成了「共產黨員的優秀」。

共產黨邪惡的本質註定了其成員的行為腐敗,我越來越感到自己和它們不是一類人,但當時認識不清,所以表面上還維護著它,後來黨的一些活動我就不願參加,選我當書記我也以身體不好推辭不幹,還被人說成「傻」「不知好歹」等。

98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受益很大,學法後更覺自己真正找到了正路,我想方設法請到了師父的《轉法輪》,每天除吃飯、睡覺外全部投入看書,早上到煉功點煉功,我身體變化很大、心性提高很快,全家都支持我,老頭買錄音機,女兒從外地往回寄師父講法的各種書。99年中共和當權小人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修煉的環境沒有了,我獨自在家煉、學。有人說「你是黨員怎麼還煉呀?」我說:「我想煉誰也管不著。」「那你在法輪功和共產黨之間選擇哪個?」「我選擇法輪功」。有位學員勸我:「你應該說兩者都要」。我說再有人問我時我可以說兩者都要(當時出於怕心)。現在看來後者是絕對錯誤的,當時我最開始選擇的那一念、脫口而出的真心話,宇宙中的眾神一定能看到。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想到寫退黨聲明這件事,只是在發正念時徹底清除自己思想中、身體內從微觀到表面各層空間殘留的中共灌輸的流毒影響因素。行為上從退休到現在已有5年沒交黨費了,早就不承認自己是黨員了。看到師父新經文後,我立即嚴正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組織,從此與共產黨沒有任何關係。

還有,不管前生前世和舊勢力有甚麼約定,我都不承認、全盤否定,我只跟著尊師修煉法輪大法,堅修到底。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三件事,絕不辜負歷史賦予我的偉大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